库克山, 寻一片冰心



匆匆离开新西兰之前,最后一趟旅程落在了库克山,冬日的公路旅行在一片白色之中,朋友是许久未见,徒步是旧路重走,对于Hooker Valley 这条步道我的心中一直有个疑惑,关于冰湖。

起初是因为一张明信片让我对库克山特别向往,向往的是山谷里的一处冰湖,许许多多荧蓝的冰块散落湖面,是震撼的画面,也勾起了一份相思。


(摄影/文字 桃花岛小妖女)

库克山, 寻一片冰心

约似曾相识的钻石 – Hooker Valley 2021


人之所以动心很多时候是因为相似,似曾相识,令我想起杰克沙龙湖的浮冰,一眼万年,理所当然,对于库克山里那条通往冰湖的步道是期待万分。

这条Hooker Valley Track走起来往返差不多需要3个小时,第一次徒步的时候遇上早春,雪山脚下萌生出了绿色的春意,天气也因为春意而渐渐回暖,山谷里的冰雪正在消融,肉眼可见的是春光,春光里的期待却是失望。


库克山, 寻一片冰心

一抹春色 – Hooker Valley 2019


灰色的,浑浊的,是映入眼帘的冰湖,在到达徒步的终点之后,只有一两块碎冰孤寂地漂浮在水面,叫人望了个寂寞。

是照片过分美丽所以现实更显得落寞、甚至有点残酷么?

还是我来得并不是时候,那些震撼都在春风里随着冰雪一起消失了去,也许是下一个冬季,可我应该等不到了。


库克山, 寻一片冰心

因为冰雪融化而浑浊的冰湖 – 2019


彼时的我,定然不会预料到在此之后新冠病毒带来的蝴蝶效应,让我在新西兰一呆就是两年半,也有了在库克山再次徒步、解开疑惑的机会。

冰湖还是那个冰湖,只不过这一趟是冬季,原本以为不会再落雪的冬末突然下起了雪,就像我也不曾预料到这之后的说走就走,连一声再见都来不及说的匆匆。

世事总是难料。


库克山, 寻一片冰心

库克山, 寻一片冰心

飘雪的步道-2021


比起初见,冬季的冰湖是另一个样子,可以说是冰清玉洁。

淡淡的蓝色让冰川水汇成的湖看上去纯净清澈,果真有巨大的浮冰,也捡到了如钻石般的碎冰,虽然数量和想象中有些落差,但一想到全球变暖这个事实,关于冰川的美好,只能且看且珍惜。

由此,扯一个道理,很多事情光有缘分和努力也未必圆满,对的时间很重要,不然,就是有缘无分。


库克山, 寻一片冰心

冬季冰湖的庐山真面目 


对于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库克山一直是新西兰的热门旅行地,然而疫情的影响对新西兰冲击最大的也是旅游业,曾经塞满旅行团的步道变得空空荡荡,疫情之前的那些人山人海突然叫人怀念,我怀念的是人来人往的热闹。


库克山, 寻一片冰心

同一个角度,不同的季节


库克山, 寻一片冰心


我也怀念山上老酒店的自助,座无虚席的盛况封印在了疫情之前,病毒影响的是边境,边境拦住的是旅客,而旅客又间接地改变了菜品和质量,再次光临怎么都没有当年胡吃海喝的快乐了,一如远去的那个没有新冠病毒的世界。

如果可以,一切都停在刚刚好,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遗憾和可惜了,病毒改变了一切,而时间又终将冲淡一切,且行且珍惜。








库克山, 寻一片冰心

投稿微信:adj-helper3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