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摊儿这件事呀,得从大学时说起。

那年大一寒假,心血来潮,和发小儿从花店进了几百块的红玫瑰,在十八线小城市最热闹的十字路口,支了张简易书桌,用小时候大会主席台经常会看到的红色绒布盖上,就这样瑟瑟发抖的守在花丛里一整天。

一边要整理玫瑰花骨朵上的枯叶,吹熟还没绽放的花骨朵,还要学着制作最简单的玫瑰加满天星花束。还没忘联系高初中母校那些早恋的学弟学妹,电话销售送货上门呢。如果当时有朋友圈,大概我会想到在家做私人定制美团派送吧哈哈。

一转眼,都快十年过去了。可我竟然还在练摊儿,只不过是地点从我的家乡变成了土澳的大城市悉尼。而且这次我竟然还不是摊主,就还只是个看场子的。

这么一想,嗯,混的是有点惨。

不过在悉尼皇家复活节嘉年华这12天,现在回头想想就觉得很魔幻啊。


在正对悉尼奥林匹克运动场的射箭摊,每天早上十点钟就开始看驰骋赛场的马术跨栏比赛;

下午4点半和准时经过的盛装游行队伍笑到僵硬的挥手;每次让人紧张到不敢闭眼的勇士牛仔竞技,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每个人摔出不一样的弧度;

转火轮(double wheel of death)的表演者用黑布蒙上眼睛,随后大手一挥,给出转动轮子指示的瞬间;

高空钢丝摩托和杂技表演者快速穿梭在空中,映在场中热气球上的刹那;

全场我最爱的yin&yang,两位表演者完全靠自身超强的体能和韧度以及世间无二的默契配合;

每晚站在最高处,看超近距离只要伸手就可以抱满怀的音乐烟花谢幕……

就这样每一幕每一帧一遍遍的在眼前重复上演,

这让人一直沉浸在澳洲节日氛围的十二天。




射箭游戏的摊主老爷爷,是澳洲各个城市嘉年华秀的世家。说白了,就是祖传摆摊的。

直到现在,从七十多岁老爷爷到他二十几岁的孙辈,这一整个大家族还在继续着澳洲各个大小城市嘉年华的游戏和餐饮的生意。


大概是成长于这永远是节日的氛围中,RJ couple像是一对老顽童,每天吃吃冰淇淋逛逛各国的特色美食摊位。每晚还不忘准时看田径场里的热气球升起,高空钢丝摩托杂技表演。而且干起活来随意爬高爬低,说什么也不让我们帮忙,说自己都习惯了,手脚麻利着呢。


老爷爷在20岁那年娶了19岁的老奶奶,到如今结婚已经53年了。每晚临近结束老奶奶要先回家跟我们say goodbye时,如果没有特别跟他告别,他还会嘤嘤地装作生气的可爱。

嗯,看着俩人的背影就觉得甜蜜。

世家嘛,就有资本常年占据着所有最好视野最多流量的摊位。

每天还有各式各样的老朋友前来探访他俩。

有次过来了一位穿着非常体面,走到面前还一直在打电话的发福大爷,但老爷爷很兴奋很紧张的一直握着手等待他讲完电话,招呼着他坐下慢慢聊。

还有一位可能是他的发小儿,每次来都要趁老爷爷不注意,突然来一个扔出水瓶或者箭的恶作剧。有一次有些些被惹怒,两个七十多岁的老爷爷了还像模像样的比试着打了一架。

每一次有老朋友找过来,看着他们叙叙旧唠唠家常,顺便邀请要不要试试这个新的十字弓玩具呀。我就在想,这么多年过去了,大概对嘉年华有长久深刻记忆的每个人来说,如果RJ的摊位还在这里,复活节皇家秀就永远没变地还在那里吧。


来复活节嘉年华的游客来自全国各地,新南威尔士居多,带小朋友来玩的家庭最多。看过各式各样的面孔,也观察到了蛮多我觉得还有趣的事情。

有次,有个看起来一两岁的小孩子偷偷从我们的箭桶里拿了几只箭,被妈妈严肃教育这是非常不对的事情要say sorry,同时告知爸爸,两个人严肃地又温柔的跟宝宝解释这些弓箭是商家的是需要有买卖这件事情。

也有一群小学生模样的和几个带队的老师来时,熊孩子在我们眼皮上偷偷多拿弓箭,而被带队老师视而不见,自顾自的哈哈大笑。

还有很多带孩子的父母路过,问孩子要不要玩时,孩子如果回答yes一定要加please。

也会很多像中国家长的习惯一样,站在远处给孩子钱,让孩子独自完成购买这个过程,嘱咐着要记得说excuse me和thank you.

大多数父母在年幼的孩子没有能够中靶时会鼓励说,nice try,just have fun。有些显得不耐烦的家长,自然也会影响出很多不自信容易放弃和急躁心理的孩子。

我观察到在眼前经过的大概有七成的婴儿车是steelcraft这个品牌。也就是英国Britax宝得适的澳洲版本。这个儿童安全用品公司是设计、制造和销售汽车儿童安全座椅,手推车和旅行用品的专业公司。公司自1960年代开始生产设计汽车儿童安全座椅。麦克英孚(宁波)婴童用品有限公司为宝得适产品中国总代理。

很多外国学生情侣年轻人,会选择AA付款,对,各自拿出钱包付钱。

很多中国年轻人,会直接出钱买够所有同伴的份数。

很多很多比例的人都很酷或者在当年很酷的纹身,年龄段25-70岁都有。

只有极少数人穿高跟鞋,最多的是拖鞋运动鞋,最最多的是耐克阿迪万斯匡威经典款。

还有一个很tricky的事情。也许为了保持较低的中奖概率,或者因为被用了太多次,很多弓箭头是凹陷的哑的。其实这对很多完全没有射箭经验的人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因为他们连靶都上不了更别说靶心中奖。而且摊主老爷爷一再强调用力射的话,这些哑箭还是一样可以射进箭靶。

但还是会被一些有经验检查弓箭的人质疑,于是我就擅自把所有的弓箭做了私密分区,采用后进先出的原则,确保每个人手里拿到的都是我精心挑选的好箭。

嗯呢,自以为的小机智。


每天在眼前除了来来往往的游客,就是和我们一样的工作人员了。

我遇到过做园区清扫的印度小姐姐说太喜欢那只树懒的玩具,一定要在下班休息时来玩一局赢到,然而等她到最后一晚,她还是没来。

还有一个穿着制服挂着工作证的小男孩跟我说,嘿我能免费玩一局么,我可以给你带一个免费的大汉堡哦,然而我还是拒绝了他。

还有隔壁摊位卖手工UGG老爷爷总是会在无人光顾的时候过来跟我们聊聊今天的天气呀,生意怎么样呀。

还有每个路过跟我们say hello的执勤医务警察志愿者们。



从1822年新南威尔士皇家农业协会的前身慢慢发展到越来越壮大,经历了数次变革,增加了多种赛制和种类,迁移了数次大型场地,到如今受宏观经济影响甚至有些萧条的今天,这场冠名皇家的农家乐传统大概是承载了澳洲几代人蛮荒别致的文化。



在秀场,有一处专门的展厅你可以看到各个年代秀的老照片和奖杯,甚至还有这辆来自上个世纪的嘉年华专线。

在老旧的双层巴士里坐上一会,能感受到当年激动着叫嚷着那群要来嘉年华撒欢儿玩的小年轻人们么。



既然是农业协会主办,那一定少不了澳洲最大超市连锁wws的生鲜展馆,这满满的来自全澳各个农业基地的瓜果蔬菜,全是营业售卖中哦。


未来农场体验,人类进一步利用太阳能和被机器人占领的世界。


冠以皇家的花店和南瓜大挑战。


中小学生来听养蜂人说~



其实还有很多,我更感兴趣的部分还没来得及去研究,或者说太懒忘了当时的兴趣。比如说horse ride牛仔竞技时所有人都在站起来致敬时的那首歌的意义?比如马术牛仔在澳洲的历史和传统?比如腊肠狗比赛和羊驼比赛牵牵走走摸摸就决出胜负了到底在比什么?比如wood chopping这么惊险刺激粗暴游戏的由来?比如秀场所有摊位游戏的大玩偶为什么都是来自于同一个中国品牌供应商?

请问,有了解这些好玩无趣的知识点的朋友们一起来学习涨姿势的么?


在打工度假的第一年,悉尼复活节皇家秀,我是以游客的身份来,还是那个初来乍到whv新鲜人的我。第二年,我以工作人员的身份,带着历练了一整年的复杂心情和平和心境重回这里。

所以其实,对于超级注重仪式感的我,这份工作给我的意义在于,我莫名地强烈感受到这一年完整的结束了。

在工作第一晚的烟花秀里,我回顾了这完全谈不上什么光辉伟大成功的一年,但对我暂时已知的自我成长,我第一次有无以言语的小小满足感。尤其是无限近距离地在看台第一排将第一晚的烟花满满抱在怀里的时候,这时候我觉得迎面而来的,不是一年前所说的生活以及成长的压力,而是一种面对已知和未知的淡定幸福感,生而为人最基本的简单快乐和享受当下。这一刻也不再想hope you were here, 也不想跟任何人share这一刻,大概是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烟花?ending呢~

最近我在墨尔本过得很开心呐,希望你也有个好心情~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