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和韩国小哥是去年认识的,在查理农场同吃同住同劳动,建立了深厚感情,季节结束后小哥要去汤村边工作边等待农场的下个季节,小A跟着小哥去了汤村,手牵手走过汤村的每一条街道,一起在屋檐下躲过最美的雨天,最后小哥没有挽留小A,小A飞去了悉尼。小A不甘心,在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一直联系小哥,小哥杳无音讯。

 

小哥今年又回到了查理农场,小A收到消息后,立刻也辞了悉尼的工作回来。再见面,小哥黑了瘦了,客气疏离尴尬,小A很难过。小A没有放弃,硬挤到我们这一桌来和小哥坐在一起,主动向老板娘申请下班后和小哥一起擦机器,找各种机会见缝插针的和小哥交流,直至小哥主动搬到其他桌去坐。

 

小A崩溃了,告诉我们她要和小哥摊牌,问问他到底为什么今年突然变得那么奇怪,问问他知不知道她喜欢他。他们坐在洗衣房门口用手机翻译器沉默的交流了一个晚上,小A跑来我们房间,哭了一个晚上。小哥曾经喜欢过小A,但现在不喜欢了,让小A不要再对他有什么special feelings了,不然他就会离开。

 

小A又有了新的追逐对象,是一个美国人,花轮式卷发,我们都觉得不如小哥。小A不再天天围着小哥转,小哥也开始跟小A正常的交往开玩笑,小哥和小A,加上我和我室友,组成的洗机器四人组,每天吵闹不休,日子平静如水。

 

直到小哥上周早上突然把我拉出去,说今天就是他的last day,明天他就要离开这里去下一个城市,我问他为什么这么突然,为什么不早告诉大家。他说他怕小A会哭他会尴尬。

 

那天下班后我们一起做饭为小哥开了个欢送party,小A在party上和大家一样,聊天,开小哥的玩笑,一如往常。第二天早上小A起了个大早为小哥煲了鸡汤做了炒面还准备了给小哥在路上吃的便当,我们最后在一起吃了一次午饭,然后开车送小哥去车站。

 

在车站,车来了,小A跟小哥拥抱道别,小A说,我愿意放下一切跟你走,跟你回韩国跟你结婚,小哥摸了摸小A的头,说你还是好好呆在查理农场吧。然后头也不回的上了车。小A嚎啕大哭。

 

今天早上上班前,小A来房间找我们,说我今天穿了一身黑色,来祭奠我死去的爱情。

 


 

 

小B是个走路带风1米7很飒的北方妹子,一笑方圆10米都能听见她的声音。中秋节一起吃火锅的时候听她说她有一个意大利男神,身高2米,性格神秘,从来不喜欢和backpacker里其他吵闹的意大利团体为伍,每天独自上下班独自做饭独自游泳,但是为人周全体贴,充满吸引力。

 

小B豪爽大胆,从不吝惜表达对男神的爱意,约男神看恐怖片被拒绝,那就送男神现摘的小辣椒,给男神抛媚眼男神没领会到,就直接在男神手心里画小爱心。小B的真诚,直白,热烈,击败了围绕在男神周围的四五个各国劲敌,我每晚出去路过公共厨房时,终于常常看到小B笑靥如花的和男神一起吃晚饭了。

 

依然是上周,小A的室友要走了,约我们一起晚上聚餐。准时出席时发现小B和男神也赫然在桌,一问才知道,男神第二天也要走了,签证快结束了,男神要去柬埔寨旅游一圈,然后就回意大利。当晚小B全程都很安静,默默吃男神做的素食豆腐,偶尔和男神翻译一下我们在谈论什么。

 

第二天,小B请假去送男神,回来之后跑来我们房间和小A促膝长谈,男神从头到尾也没说接受,也没说拒绝,会捧着小B的脸告诉她她很美,会想要在某个瞬间顺势吻她。小B红了眼眶,问我们,他喜欢我吗?他怎么就突然喜欢我了呢?

 

再然后,听说小B决定辞了工作,去柬埔寨找他。

 


 

 

小C来澳洲的第一站是墨尔本,在一家日餐厅认识了在一起工作的小男孩,小男孩高帅可爱体贴,小C很是动心。在认识半个月之后的圣诞,小C邀请小男孩来和自己的朋友们一起吃火锅庆祝圣诞,吃高兴了喝大了,说着胡话被小男孩扶进房间,吐了一地之后体力不支摊在床上。小男孩收拾完一地狼藉之后蹲在小C床前说,我走啦,我们要不在一起吧?小C说,我在墨尔本只待三个月呀。小男孩说那就在一起三个月吧。小C没有说话。

 

跨年的时候,小男孩约小C一起去看跨年烟花,小C很开心。在午夜烟花表演开始之前小男孩先带小C去了一家口碑很好的韩餐厅吃饭,韩餐厅的桃子味烧酒很特别,小C一口气喝了两瓶,又喝大了,走不了路,站不起来,在seveneleven门口蹲了两个小时,躺在墨尔本的街头看完了跨年的烟火。小男孩吃力地把小C拖上车送回家扛进卧室塞进被窝,然后蹲在小C床前说,我走啦,我们今天就算在一起啦。小C说,好呀。

 

然后小C原本计划3月离开墨尔本北上集二签,拖过了4月,拖到了5月,小C必须要走了,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小男孩开车过来,

 

“你还会再回墨尔本吗?”

“大概率不会了吧。”

“哦。”

“那我走啦。”

“嗯。”

 

时至今日小半年,小C和小男孩从未彼此联系过。

 


 

 

小D是个超有趣的台湾妹子,去年在backpacker遇见了一个意大利男生,交往一段时间后意大利男生回国了,小D今年决定去意大利找他。

 

小E是个腿很长的日本妹子,在查理农场遇到了一个法国男生,谈了一段时间我们都看不出来的恋爱,然后小E决定去其他城市,法国男生决定继续留在查理农场。

 

小F是一个有着深邃大眼睛长睫毛的印尼妹子,她去年在backpacker遇见了一个欧洲男生,很照顾她,常常和她在一起,却始终回避言明他们的关系。令她常常感到很困惑。我们常常讨论,为什么我们来澳洲,见到了这么多段感情,大多数都是男生洒脱帅气,说放下就放下,女生常常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甚至要不顾一切去跟随他。我跟她说,中国有一首歌叫《问》,大概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欧洲男生今年又回到了北部,下周会途经backpacker,约小F出去。我问她你要去吗?小F说就不了吧,This is Australia, don’t think too much.

 

今年过年我要去墨尔本送我室友回国,小F问我你要去找他吗,我说就不了吧,This is Australia, don’t think too much. 

 

 

 

 


 

 

啦么哒|作者
公众号:刹车乐队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