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特邀人物:Summer

一个四处为家的国际流浪者。

在这儿,她分享了自己在墨尔本参与电影《吹哨人》拍摄的背后故事。


周思凉(汤唯饰)在开往Melbourne city的火车上着急地寻找隐蔽物,以躲避凶手的追杀。

抱着邻座妇人的小孩佯装喂奶,趁机打电话给马珂(雷佳音饰)求救,马珂告诉她在墨尔本北站下车……

 ——电影《吹哨人》


(图片来自官微)

镜头扫过墨尔本的街边巷陌,在家乡午后的影院里,似是跟着那列车,再次回到了专属的墨尔本时光。

初见Summer,是在初冬时节的墨尔本。那会儿我们都拿到了雪山的工作,约好一起去Falls creek工作,带着对雪山生活些许的期待和亢奋。

突然有一天,Summer跟我说”我不去雪山了,我要留在墨尔本拍戏。”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部戏就是电影《吹哨人》。

而她,就是澳洲拍摄部分的双语副导演。


吹哨人

电影《吹哨人》,讲述主人公马珂(雷佳音饰)与”神秘女人”周思凉(汤唯饰)为揭露掩藏在迷雾背后的巨大阴谋,携手横跨澳非亚三大洲开启”吹哨人”亡命之旅的故事。


(图片来源官微)


2019年12月11日晚七点,《吹哨人》在墨尔本首映。距离2018年10月24日杀青,已过去了413天。

关于墨尔本的记忆,是关于这部电影的记忆。

Docklands,Geelong,Werribee, Footscary, Hazlewood,North Melbourne Station,Little Bourke Street, Chinatown…


(图片来自预告片截图)

2018月5月31日晚,我接到朋友微信,剧组需要一个双语副导演,地点墨尔本。他在戏上,想介绍我去试试。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我正在收拾行李,隔天清晨我要离开墨尔本,去往念念已久的雪山工作。投不投简历呢?

距离17年11月踏上土澳,我已经半年多没拍片了。我心里打鼓,我可以吗?我来打工度假不就是为了暂时离开国内剧组的工作环境,休息一下吗?

可是,也许是太久没拍戏,我想念现场,想念剧组。落脚墨尔本时(5月17日),我还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消息:话说,最近有人在墨尔本拍片吗?本人可以各种打杂,充当人肉背景。

应该去试一试,谁知道呢…

我当晚发了简历,暂缓去雪山的计划。第二天中英文面试,隔天跟着大部队去堪景,回来做堪景报告到凌晨三点,七点收到offer。至此,我加入了《吹哨人》团队。


这是一个中澳合拍片。澳洲部分90%都是OZ,浩浩荡荡三四百号人。这是中国与维州政府至今合作最大的一个项目,由于投资比较大,我所接触到的大部分都是澳洲Top级的电影人。


前期筹备时,每天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可能上午去堪景,下午就开制作会,晚上有时回到酒店还需要整理报告。


邻近拍摄日期,越来越多的同事进组,我也越来越紧张。语言,拍摄流程都需要不断熟悉和磨合。毕业就入行,已经快变成老油条的我,因为这次异国拍摄,又仿佛把我拉回到刚刚入行的阶段,每一天都很紧张地活。

在一个不熟悉的制片体系里,我第一次在现场偷偷地哭过。哪能那么轻易呢?我宽慰自己。毕竟是英语环境嘛,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在国外拍戏嘛,毕竟是一个这么大的组嘛。


(超级organized的机械组)

一个高度专业的团队,工作时,不分国籍和性别。工作就是工作,不会因为你是女生而低估你和照顾你。如果不想被开除,就得做好分内的事情。在澳洲拍戏,每个人分工明确,省心省力不需要过多的沟通。他们会工作,也会生活,party,家庭一个都不能少。他们偶尔也会拿同事们开涮。


邻近杀青时,摄影组一姑娘把一个巨大的熊娃娃掏空,自己钻进去吓人,还抱着场记板跳舞。


最后一个镜头拍完落地,我以为自己可以很淡定从容。却在和澳洲同事们一个一个拥抱说再见,和同组的副导演说再见时,眼泪开了水龙头似的哗哗流。我已经很久没有那么激动过了。

接近70天的拍摄,也就一步步过来了。看电影时,电影画面已经不再仅仅是银幕上的影像,是所有关于拍摄的记忆。拍电影真的是最棒的事情呀!如果可以,就一直这么拍下去吧!

感谢剧组的所有伙伴们。

鞠躬。

最后教大家两句对讲机里的黑话。

What’s your 20(twenty)?

– 你现在在哪里?

I’m in 10-1(ten one).

– 我在厕所里。

— 2019年 于墨尔本

Summer


每个吹哨人都渺小却又伟大,他们是隐匿于黑暗中的英雄。

正如电影最后,马珂的儿子引用了蝙蝠侠的那段经典台词,对马珂说:

He’s a silent guardian, a watchful protector, a dark knight.

他是一个沉默的守护者,一个警惕的保护者,一个黑暗骑士。

花絮

我:”Summer,用一句俏皮的话来形容你的薪资水平呗!”

Summer:”这估计得是背包客的上流社会水平啊!”


我的观影有感

澳洲打工度假两年结束后,我回到了家乡。对于澳洲的记忆日益模糊,遥远得仿佛不曾发生过。

那天在影院里,看着电影里镜头扫过的大街小巷,饭馆车站。突然的,记忆如水涌来,我甚至可以真切地记得片中那个街角在哪里,那个红绿灯要等多久,那个饭馆走出来是哪条街道,那附近还有什么好吃的……

如果有阳光,墨尔本会是最理想的城市模样。

我一直无法准确描绘我的墨尔本情结,或许,她就是电影《吹哨人》里的样子吧……


未完待续

2019年6月,澳大利亚

又是另一年南半球寒冬,Summer终于背上行囊,坐上了开往Falls creek的火车,圆了去年的雪山梦。

她的故事还在继续,带着她的梦想和行囊,流浪……

愿好!


summer|作者
公众号:他说YouAreBeautiful | 来源毛蒙蒙/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