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达布里斯班的第一晚,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雨,泪水莫名其妙的涌出,明明是给自己工作多年的福利,却突然有种流放的感觉…


布里斯班YHA青旅楼顶夜景

理想中的小城生活

悉尼观光结束后,想选一个宁静的小城,找一份挣得即使不多,但能cover住生活成本,闲暇时间慢慢体验当地的风土人情,但又不想太过荒野的地方,而且要有阳光、海滩,一年四季都不冷,于是目标锁定在昆士兰州的首府布里斯班(Brisbane),它在南半球的纬度与广州在北半球的纬度相近,应该相对不冷(然而布村其实并没有离海很近,看海得去黄金海岸,倒是有一条不错的河,冬天也会依然冷,热的时候又很热……),没想到后来完全陷入寻找工作的窘境…..


初抵布村的疲惫

3月10日飞机落地布里斯班,这也是我第一次在澳洲境内乘坐飞机,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飞机,却有种做长途公交的感觉,也许我选的是廉价航空?不过飞机在土澳应该算是比较常用的公共交通工具吧,哪怕很小的镇上可能也会有机场,座椅是比较low的皮面质感,服务员会在飞机上售卖食品和啤酒等,有提供一份免费的食品,有饼干和cheese。出了机场,与在悉尼相同,先办了张公交卡,坐上去市里的火车,火车上几乎不见什么人,下车后导航去预定好的青旅,没想到顶着大太阳、推着箱子一路爬坡,路上也几乎不见人,check in 后一开电梯,一只栩栩如生的大鲨鱼映入眼帘,顿时瞎得我退后一步(后来在这里住了一个月,终于看到无感了)。简单收整后已饥肠辘辘,又要在陌生的环境中外出觅食,也意味着又要下坡上坡。晚上回来已疲惫不堪,窗外又下起了暴雨,可是我却感到世界无比宁静,一个人,只有泪水不忍心我的孤单,夺眶而出…


现实中的求职焦虑

从布里斯班的第二天开始,我就在找工作,一直找一直找,这项”事业”持续了很久很久,直到Inverell,直到Ayr,直到Townsville,直到Melbourne……首先,我一般带着打印简历,去繁华的市区walk in 所有我觉得可能有工作机会的店面;其次,在青旅休息时就在seek和gumtree上疯投简历,疯投的目标主要是market research、office assistant、administration、housekeeper、attendant、sale等(其实在国内已经疯投了一些,只是无果),在布里斯班有了澳洲住址和电话,依然石沉大海,我的心态也随之沉入海底,没有心情去逛街观景,体验风土人情,没想到没有工作会让人如此焦虑……没办法,开始启用其实并不想用的华人平台(今日澳洲),我只是不想出国了还和华人打交道,感觉就失去了意义,事实证明我不能不用,很快就联系上了一个Motel的housekeeper的工作,没想到的是这个工作我只做了2天,但是它却给了我很多第一次,第一次做旅馆清洁工作,第一次赚到澳元($120 in total),第一次被无声无息的fire了。


那些挫败的面试

这份汽车旅馆工作结束后很快又从今日澳洲上接到另一个面试信息,是去布里斯班北区Westfield 商场里的一家日本寿司店做服务员,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面试可能将成为我人生中最短的一次面试,面试时一个一脸冷气的日本小姐姐坐对面,上来就问我”Where are you living?”,然后我没懂,懵住了,面试就结束了……


北区Westfield 商场里餐饮区的环境很美,可是被打击的我,心情一落千丈

后又从朋友那得知布里斯班另一家日本寿司店也在招人,她是从facebook上看到的,我就在网上投递了简历,因为之前也有其他小伙伴提供过很多工作信息(在这里非常感谢这些小伙伴),我都有网投简历,但都没有消息,没想到这次收到了面试通知,这次面试的日本老板娘还算友好,但同样认为我的口语做服务员有点难,给了我一个kitchen hand 试工的机会,试工那天又是满满的打击,进入后厨没几分钟,老板就认为我不适合做kitchen hand,本来就被英语搞得头晕目眩,工作时还必须要学几句日语跟同事和顾客讲,感觉自己真的没什么语言天赋,那个时候连姜、蒜、酱油、醋等等用英语怎么说都不知道,后厨失败后又让我试试前厅服务员,整个人既紧张,又懵,各种饮料、菜单的英文名对我来讲真的是比考试还难,忽然觉得上学时学了那么多年的英语,为什么没有学过这些呢?带我的老服务员跟我说她来这工作之前,就把菜单背下来了,明白自己也是没有做充分的准备,后来回去也有研究那个菜单,但真的很难啃,很多词可能还是日语音译过来的,都查不到。这次国外生活让我验证了有道词典是真的不好用


即使前路难行,但渐渐回归宁静

所以初到布里斯班的半个月里,非常焦虑,在发达国家消费人民币的感觉,物价水平乘以5,你懂的,知道自己英语不过关,但是没想到这么难。后来在青旅认识了两个中国小伙伴,在她们的陪伴下,让我改变了焦虑心态,内心慢慢归于平静,先是决定跟文宝贝去了一家中餐厅(枫林大酒店)做黑工服务员(现金时薪$12左右,英语要求低,华人顾客多),关键有一顿工作餐还是值得期待的;后又决定跟着薇宝贝去肉厂工作,没想到又是一条坎坷的路,但也都是体验


枫林大酒店

这段时光应该是我在土澳最”艰难”的日子,但后来慢慢发现,”艰难”的永远不是你的处境,而是你的心态。下一个故事我会带你看看布村的风光


任飘零|作者
公众号:任飘零的故事 | 来源澳打君 | 编辑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