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V路上的朋友们——马来西亚女孩彩霞

 

WHV路上的朋友们——马来西亚女孩彩霞

 

打“风”筒

 

附近的果园开工了,开始跟工厂“抢”人了。

 

工位已经贴在墙上了,我凑上去看。一张四四方方的亚洲面孔已经靠上去看了。平常都是50多个人上班,今天只有40个人。那张四四方方的脸也发现今天人少了,用手捂着嘴巴,憋着笑,小眼睛看向我:“Just 40!”她心里偷着乐——工厂“抢”不过果园。


她还想说点什么,发现我也是亚洲面孔,改口问我:“Where are you from?”“China.”四四方方的脸和小小的眼睛如释重负,偏南方口音的声音都轻松起来:“那我们说华语好啦!”

 

WHVer中南方人比北方人多,而这家工厂里,能说一口带南方口音的华语的马来西亚人,比中国人还多。经历过几次认错同胞后,我小心地问她:“那你是哪里的?”

 

“我马来西亚的。”

 

“哦哦,这里讲汉语的,你们马来西亚人比中国人都多。”我向她感慨。

 

“哈哈。”欢乐的小眼睛好像要装不下那好似小朋友发现小秘密般的欢喜。她把脸凑到我跟前,手捂着嘴巴,一副怕别人偷听到秘密的样子,压低声音跟我说:“今天人真少哎~”

 

于是,我也很配合地捂着嘴巴小声跟她说:“是呀是呀,都去果园了吗?”

 

“嘻嘻嘻嘻。”

 

“那你在多少号呀?”我问她。

 

“16号。”

 

“你很靠前呀,那你一定开的很快喽!”

 

她扭头瞅一眼身后的Trainer,又捂上嘴巴,把头凑过来跟我说:“开的慢的话,Trainer会站在你旁边一直说说说,很烦的。”小眼睛投过来的眼神带着一股“我猜到你的心思啦”的得意,好像在问我“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哈哈哈哈”我完全是被她这神秘又好笑的表情惹笑的,“就是呢。”

 

这是第一次见到彩霞。几天后,我在食堂吃饭,一个身影风风火火跑过来,一屁股坐在我旁边,冲着我大喊一声“嗨!”

 

我扭头一看,又是这张四四方方有点黑的脸,于是学着她的方式大声回应她,“嗨——!怎么啦?”

 

“你是骑自行车来上班吗?”

 

“对呀。”

 

“你自己买的自行车?”

 

“不是呀,我骑房东的,免费骑。”

 

“听说这里骑自行车要戴头盔,那你的头盔呢?”

 

“也是房东的。”

 

“都是免费的哎~!”她一脸羡慕的表情。

 

“是呀,怎么啦?”我往嘴里扒口饭,回答她。

 

“今天是我最后一天,明天我去果园工作,准备骑自行车去。”四四方方的脸,一副郑重其事的表情。

 

“那你有自行车吗?”

 

“我应该会去买吧。除了头盔,还需要什么?”

 

“头灯,荧光马甲。”

 

“这些是你自己买的吗?”

 

“头灯是自己买的。”

 

“哦——”她边掰着手指头边说,“头盔、头灯,马甲”,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问我“那——骑自行车需要风。。。”

 

“风?”

 

“自行车不是要有风吗?没有风怎么办?”

 

这没头没脑的风把我都弄疑惑了,“要风干嘛?这不是放风筝呀。你不怕逆风吗?”

 

“不是啦,不是啦。”她一口南方口音,“我不知道怎么说啦,就是轮胎里的。。。。。。”

 

“气儿!”我恍然大悟。

 

“嗯?”她一脸地不明白。

 

“就是——气。”怕她听不懂,我把儿化音给去了。

 

“啊——”这下轮到她恍然大悟了。“气”她一歪头,仔细品一品这个字,“你们说气。那没有风,哦,是气,没有气怎么办?”

 

“打气儿啊。”我边扒饭边回答她。

 

“那你们用什么呢?”

 

“打气儿筒啊。”我心里怀疑,马来西亚没有自行车、打气筒吗。

 

“哦哦,那我可以借你的打风筒吗?”

 



WHV路上的朋友们——马来西亚女孩彩霞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