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又四月了。

转眼,我在澳洲呆了12个月。

 

一年前上飞机前的忐忑,我好像还有点印象。

也纠结过,是否会因为生活艰难而哭,或者落荒而逃半路回国。那是不是会有点狼狈。

 

2020年,全世界的人似乎都在过本命年般,坎坷。

在疫情的强势影响中,迎来了我的第二年打工度假生活,度假生活,吃饭睡觉打豆豆的宅家生活。

 

无聊得我开始反思,这一年来之不易的异国生活,我得到了什么。

也是时候给我爹妈一个交代总结,理解我要出国的执拗,感受我的满满收获和愉悦。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这一年里,我在四个不同的城市生活,跨过了北领地、南澳、维多利亚、昆士兰四大州。我看见红土地的荒漠宽广,感受大都市繁华的喧闹,沉浸在沿海岸的自由。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这一年里,我体验了三种不同的工作。工资确实挺高,工作也确实很累。一周发一次工资,定时地提醒我,珍惜当下的生活,及时行乐。


这一年里,我认识了很多朋友,听说了许多故事,他们许多的想法和决定,是我从未涉足过的新大陆,感染着我去冒险。(妈你听我说,这个冒险,不是真的去冒险。)

 

这一年里,我的厨艺好了那么一点点,我的英语好了那么一点点,我看见的世界也多了那么一点点。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像本地人一样,柴米油盐酱醋茶


刚到澳洲,买东西总是习惯性乘上5的汇率,换算成人民币。(在这次的疫情影响下,汇率竟一度跌至近十几年最低,我赚的澳币都缩了水!幸好现在开始慢慢回涨。)

 

一份越南河粉20刀(人民币约100元),一瓶375ml的可乐4刀(人民币约20元)…对于当时只能花人民币的我来说,简直就是天价。

 

再后来,开始赚澳币,花澳币,物价似乎变得平易近人起来,甚至感觉比国内更加划算。毕竟每小时工资是26刀(人民币约130元),公众节假日和周末还会翻倍,最高每小时36刀(人民币180元)。

 

当然,这只是我在北领地达尔文的物价和合法工的工资水平,离开了偏远地区后,我再也没拿到过这么公道人心的工资。

 

在阿德、墨尔本等留学生聚集的大城市,一小时10刀(人民币约50元)的黑工满地都是,老板通常都是具有生意头脑的华人。

 

出国前,我看了很多打工度假者和留学生的澳洲生活攻略。一句话总结就是:东西贵,衣服丑,出国能带多少带多少。

 

我屁颠屁颠的买了一大堆日用品,牙刷就带了差不多10支,我爹还一直提醒我,要不要多带几瓶沐浴露。


而事实上,我的爹啊,这里的洗发水沐浴露打折后就5刀左右(人民币约25元)!有很多东西都比国内的要便宜,比如牛奶、披萨、还有衣服。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如果你想买衣服

 

K-mart是澳洲最大折扣商城之一,还有Big W、Target…它们低价售卖任何你想买的东西,应有尽有。我喜欢买这里的T恤来当睡衣,很舒服,而且只需要5刀(人民币约25元)。

 

大型购物中心里,也有很多连锁服装品牌。你总能慢慢挑出几件好看的裙子,价格通常在20刀左右(人民币约100元),质量也很好。在澳洲买衣服,就可以享受到,试衣服只需要拿最小码的幸福感。

 

如果你想买吃的用的

 

澳洲由两大连锁超市,几乎垄断市场,woolworths和coles。

 

每一天都有指定的商品半价出售。跟“故意提高价格再减价”不一样,它们是真的限时半价。每天去超市晃一圈,就总能用最便宜的价格买到所有想要买的东西。

 

在小镇的娱乐活动不太多,逛超市绝对算得上一项大型活动,可一人行,也可多人行。多人行最大的弊端就是,你会受他人影响,买上比平时多一倍的零食。而好处就是,我们可以合力把满满的购物车,咵嚓咵嚓地推回家。超市的工作人员会定时到每条街道回收手推车。

 

街边的餐饮店还算挺多,麦当劳、肯德基、Nando‘s、无处不在的亚洲餐厅。价格不太贵,但没有家的味道,而且远远没有自己做饭省钱。于是出门在外的我们,都练就了一身好厨艺。几个朋友一人一道菜,再凑在一起吃,也算是一种集体活动。(谁能想到,我在国外学会了包饺子包馄饨炖羊肉煎牛排)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如果你想喝点酒

 

在澳洲买酒,严格受到国家管控。我们只可以在指定的酒类销售商店才能买到含酒精的饮品。大多数的酒超,晚上都会停止营业。

 

在liquorland、BWS等小型商店买酒,需要在结账时出示身份证或护照。如果在大型酒超,在入口就会有安保人员检查身份证件。

 

我第一次见识澳洲最大的酒超Dan Murphy,是和另外三个朋友一起。我们在门口就被拦下,警卫大叔示意我们出示护照。我和其中一个女生都忘记带,于是跟大叔商量道,手机有护照图片可以吗,我们只是进去看一看不买行吗。

 

警卫大叔好心地把我们拉到一边,说,理论上,样子看上去不超过24岁,我们都需要检查身份证件,必须是护照原件。

 

我立马说,我保证我们都28岁了,你知道亚洲人的,普遍显小。

 

警卫大叔回答到,我相信你,所以,原则上,如果你们两位没带护照,另外的两位也不可以入场,但今天就算了。她们可以进去,你们就留在外面。

 

之后去了别的酒超,我终于记得带上护照,然而却没有检查,气得我主动拿出来给他们看,这才不算白拿一趟。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如果你只是想随便逛逛

 

除了常规的商场和超市,每个城市必有几间亚洲超市、越南超市、韩国超市……

 

货品的丰富程度跟城市的大小成正比,货品的价格跟城市的大小成反比。总之你可以买到所有想吃的东西,比如火锅底料、即食螺蛳粉、即食酸辣粉、即食凉皮……

 

每个城市的每个社区,都会有周日集市。

 

每周只开放一个早上,售卖各种新鲜蔬果(超市里见不到的亚洲食材,比如韭菜、河粉、豆腐花…),各种手工饰品、东南亚小吃、花草盆栽…摊位老板们大多来自越南、泰国、香港、台湾。


这里还有很多二手集市和二手商店。大多数商店是由各类教会组织运营,带有公益性质(国外的信教徒比想象中还要多)。“Red Cross”和“Vinnies”是我见得最多的两个连锁二手店。店里有二手捐献的晚礼服、普通衣裤、复古首饰、图书、甚至农场工具、工作服、潜水用具等等。价格很便宜,他们会把获得的收益又会再次捐献出去。


二手集市相比下,热闹更多。因为集市的门口都会有一个露天咖啡广场,社区的邻里都会一大早跑来这里开茶话会,联络感情。小男孩们兴奋地跑来跑去,小女生们则坐在草地上跟着教会姐姐学编花环。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如果要说,这里有哪些不好

 

这里的生活便利性很差。

 

商场和餐厅一般都在下午5、6点的时候关门。街上几乎没有个体商铺,除了稍微大一点的城市会有7-11商店。甚至连墨尔本的酒吧,大多数也都在12点左右关门。


澳洲有许多公众节假日,很多店家都会任性的关门,享受休假的权利。在夜晚和节假日开门的商店,基本上都是兢兢业业的华人了。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喔,对了,还有夜市。

 

我只在澳洲的第一个城市去过夜市。去过之后,再也提不起兴趣。

 

这里的夜市通常只在夏季开放。传说中,Mindle Beach(明迪海滩)夜市是达尔文最大最热闹的夜市。我们为了看烟花,在夜市开放的第一天,兴冲冲的赶去。然而败兴而归。

 

夜市很热闹,但没有什么特别,烟花也很普通。我相信国内的孩子,应该都不会特别惊喜。国内各城市的每条著名夜市,应该都比这里夜市的规模要大。更别说美食的味道,更加无法相提并论。




生活在澳洲,你要热爱大自然


传闻中,澳洲的天空有臭氧层空洞,一不小心就能晒脱一层皮,皮肤癌的几率更大。澳洲的野生毒物比人口数量还多,说不定家里什么时候就爬进一只有毒蜥蜴。

 

亲身体验后,我想说,这里真的很晒,这里的动物真的很多。这里的蚊子也真的超级毒,跟后妈一样毒。

 

澳洲籍蚊子不咬自己人,专咬外地人,被咬后的几天又涨又痛,中国的所有药膏都完全不起作用。还有各种小虫,比蚊帐的孔还小,我一度被它们折磨得快疯掉,连续半个月,每天晚上被痒醒。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澳洲的天空蓝得像画,蓝得不需要加滤镜,可能是太阳猛烈有关。但澳洲人出门从不撑伞(连下雨也不撑)。他们戴上墨镜,擦了防晒,就毫无阻挡享受在阳光下。也是因为这样,西方人的皮肤都普遍比实际年龄皮肤老化,暴露在阳光下的皮肤布满晒斑。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澳洲人过分热爱阳光,喜爱亲近大自然,就连住的房子,成面成面的大大的玻璃窗,有人甚至把沙发餐桌直接摆在室外。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在人稀地广的澳洲,大都是平房别墅,没有太多高的遮挡物,视野非常开阔,天空很大,马路很长,延展得一眼望不到尽头。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于是,平层的房子里,的确会容易跑进些奇奇怪怪的生物。我在仓库看见过几条蛇;夏天厕所马桶里偶尔会蹲着一只全身绿的青蛙;房间墙上趴着蜘蛛那都是常有的事儿。


更别说街上的鸟,比走着的人还要多,它们占着人行道,走得理直气壮。有时超市或餐厅里,莫名其妙飞进一只小鸟,在货架中间扑扇着翅膀,在厨房门口探头探脑。它们一点也不怕人,也没人来赶走它们。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如果想见国宝级野生动物,那就一定要尝试在半夜开车,特别是开在荒郊野外。当你车速飙到100,一定会出现袋鼠在路中间吓人,扭头看看车上一脸惊魂的人,再淡定的笨拙的一跳一跳钻进路边的草丛。也因为这样,高速公路经常会出现撞死袋鼠的事。所以半夜开车真的要小心,看见野生动物指示牌千万要减慢车速。

 



像澳洲人一样享受生活,活在当下


澳洲人爱光脚走路,不管是土著还是白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小孩。

 

他们光着脚,迈着外八字;张扬的裸露出身上的纹身;对每个过往的陌生人打招呼。只要他们愿意,随便路上经过的陌生人都能聊得像认识几年的老朋友。


在海边,我经常会遇见遛狗的老人家。他们会像看孙女一样对我笑,礼貌的打招呼问道How are you。当我终于不再用课本上古板又经典的句子回答,开始自然问候,他们通常也会停下脚步跟我攀谈起来,话题能扯得远的超乎想象,想想就很可爱。

 

他们天生热爱度假,热爱亲近大自然。

 

每个地区都有规划出来的露营地,房车区、帐篷区。每家人坐在支好的帐篷下,喝酒喝咖啡、聊天看星星。看着夕阳慢慢西沉,彼此不说话,也很美好。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他们狂热的喜爱野餐。

 

任何一片草地,任何一片沙滩,只要铺上一块花碎布,配上简单的三明治热狗,举着红酒杯摇晃着,就能坐着消耗一整个下午。

 

头发花白的爷爷奶奶看着远方,时不时交谈几句;年轻人围坐着,嬉闹叫笑,话题没有停下来过;两家几口聚会,爸爸们随意斜靠着喝啤酒,妈妈们凑着聊天,小孩追逐打闹摔倒再自己爬起来。

 

沙滩音乐节、草地派对、露天电影、他们乐此不疲地庆祝各种节日,即使没有节日的噱头,也自然随性的享受生活。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在澳洲商场里,海滩边上,经常能看见手牵手的情侣或夫妻,年轻的学生们,头发花白的老人们。他们看起来,都是一脸的幸福快要溢出来。这样的景象,我在国内见得不太多,也可能是东方人更含蓄。但我却更羡慕他们,特别是看见牵手散步的爷爷奶奶,竟然有欣慰的感觉。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后记  


澳洲的人口种族多样化,文化多样化。在高度融合的大环境中,不管长相如何,黑皮肤或是肥胖的,好看的或是有身体缺陷的,他们都有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自信,谦让,友好,让人有一见钟情的冲动。

 

在澳洲,我遇见了很多善良的人,也碰到过脑子有病的人。


我们无法用区域化、国籍化,片面地形容一群人。

 

但我们可以相信世界上的好人居多。

 

又或者可以去相信,我们付出,总能得到相等的回应。

 

接下来的一年,我想看看更多世界的精彩。

 

疫情过后,我们一起更加珍惜当下的生活吧。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