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内容

a'ben

a'ben

疫情隔离期,从换宿的欢乐到农场的腰酸

3月份,疫情蔓延到了澳洲的偏远小镇,商场、餐厅开始逐步停业。 政府开始劝告大家Stay home Safety。 我一个人呆在家里,看书,拼图,看电影,佛系得快要怀疑人生。 于是很快做了决定,搬进打工

a'ben

“他们生活的世界”,12个月里我看见的澳大利亚

转眼又四月了。 转眼,我在澳洲呆了12个月。   一年前上飞机前的忐忑,我好像还有点印象。 也纠结过,是否会因为生活艰难而哭,或者落荒而逃半路回国。那是不是会有点狼狈。   202

a'ben

达尔文除了日落,还有值得纪念的小事

每一天的下午两点过后,share house里的伙伴们就开始陆陆续续的下班,回家,吃饭,洗澡,累得摊尸床上。 Jamie通常都在睡觉,今天破天荒的在学英语。从落地达尔文的第一周起,她每天都计划着离开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