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芒果农场做Packer,我都经历了什么?

澳洲旅居记录-03 【2019.9.15-10.30】

 

芒果农场的工作分为户外和室内。在芒果成熟的季节,户外主要是Picker,采摘芒果,Picker们通常是男生,他们拿着长剪刀,剪夹树上垂挂的芒果,有时芒果很低,则直接用手折断枝条,然后是de-sapping去蒂头和芒果树汁,最后集中到bin里。我没有实际接触过,全靠听说,据说难度系数相对较大,一不小心还会被芒果枝干溅出来的汁“毁容”,留在皮肤上的暗色疤痕可能一整年都消不掉。

 在芒果农场做Packer,我都经历了什么?

左图来自于芒果农场的Instagram;

右图来自于Wei的Instagram

 

室内的工作则有几种不同的细分:

 

人数最多的是Packer,主要是女生。装到bin里的芒果通过一条长长的传送带,按大小、重量等的不同进入到不同的工作台,等待在不同工作台的Packer们按特定的要求对芒果进行快速高效的分类和包装,使散装的芒果成为市面上批发时最常见的那种盒装/箱装的;

 

包装芒果时使用的纸box也是在芒果农场完成的,几个男生彻夜折叠制作,摞成又高又长的几大排;


Packer通常不需要自己去远处拿,工作台的最上层是一排摆着整齐的折叠好的box的架子,只要伸手就可以取下来使用,会有两个男生专门负责把那些摞在远处的box不断抬到最上层的架子上,以供Packer使用;


Packer们把包装好的芒果box上贴上标签,推向另一条传送带,所有工作台上包装好的芒果box全部通过这条传送带传送到尾端,盒子里的每个芒果被尾端的一台机器贴上统一的农场logo,这时就会需要另一批男生stacking box,把这些箱子按芒果的不同分类摆放到不同区域,摞成很高的一个立方体;

 

之后再由驾驶forklift的小伙伴把这些立方体们抬到一起,用机器旋转着进行胶带捆绑,最后这些捆绑好的芒果box就只剩静静等待着被一辆辆大货车驮走了,驮到墨尔本等南部大城市售卖……

 在芒果农场做Packer,我都经历了什么?

Stacking box的男生们

左图的远处是彻夜折叠好待用的空箱子

 在芒果农场做Packer,我都经历了什么?

可点击放大图片,查看黄色字体说明


在芒果农场做Packer,我都经历了什么?

工作间1/4全景图

 

这张截图可以看到中间并排着的工作台,和颜色不同的两种箱子,其实除了颜色,红色箱子从体积上来说也有深浅之分,这就涉及到芒果的大小和外形等不同因素对包装的影响了。

 

芒果按外形可以分为Premium,Class 1, A grade等——Premium是最优质芒果,也是市面上卖最贵、农场主能挣最多钱、所以也最重视的果,Premium芒果表面光洁润泽,即使有斑点,面积也不会超过指甲盖儿大小;Class 1相对来说没有Premium那么完美,可以有较小面积的晒斑等,但整体形态也不错;A grade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歪瓜裂枣”,外表很丑陋,有黑斑等,不用严格包装,较为整齐地塞满黑箱子就可以了。

 

而Premium和Class 1又按芒果的size不同,细分为9、14、16、18、20、22、44等,简单说就是一个红箱子里能装多少个芒果,工作台也是按照这个分类的,从前到后(画面从左中至右中)分别是Premium9、Premium14……Premium44、Class One 9、Class One 14……Class One44,和没有细分的A grade区。

 

这些用来包装的芒果通常都是绿的(可以稍微带点红和黄),坚硬的,完好的,这样才能经得住漫长的运输,到达澳洲的另一端;另外还有大量的Rubbish和Soft,就是有裂痕或者虽然完好但有些区域已经变软了的芒果,它们会像垃圾一样被农场主毫不留情地全部丢弃。

 在芒果农场做Packer,我都经历了什么?

成品:包装好、贴好标签的Premium芒果

 

因为室内禁止拍照,所以我想尽量详细地描述,抱歉夹杂着一些英文单词,无意装X,只是觉得用原词表达更清晰,更不容易混淆,比如bin和box都可以译成箱子。

 

以上用到的所有截图均来自Instagram,除了Wei的一张,其他都是这家农场主当时拍摄并发布在Instagram上的照片和小视频,虽然为数不多,截图下来极其模糊,但也许可以跟我的文字形成互补,更直观地展示整个工作环境和工作内容。






 

正如在前一篇文中所提到的,因为气候因素,芒果迟迟未熟,工期一延再延,我们在农场待工了接近两周,才终于在9月15号等来了第二天一个确定的training;但不是全部人,那个印尼的supervisor在当天很晚的时候点了一些号码(每个人都有一个写着号码的工牌)作为第一批training的人。


我跟Min都没有被叫到,但也总算看到了希望,想着17号应该就轮到我们了。不过由于果量不多,第一批training的人不到半天就结束了工作,17号甚至没果,全体员工都休息…就这样又等了两天,我跟Min才有了机会上场。

 

18号早上,之前training过的人可以直接上工,我们则乖乖坐在跟工作间相连的休息室,等老板娘需要人的时候喊我们进去。我们隔着玻璃向里张望,又期待又紧张,听闻老板娘特别严厉、唠叨,一上来就已经辞退了好几个,就在我们坐在休息室的那会儿,还有一个被辞退的法国姑娘啜泣着从工作间走出来…

 

工作间的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忙碌,老板娘在其中跑来跑去,风风火火,偶尔来到休息室,“需要两个男生!” 男生跟着进去工作了… “谁之前在农场做过水果包装!” 有工作经验的女生跟着进去了…就这样,1个小时过去了,留在休息室的人越来越少,老板娘很久都没有再出来。

 

又过了很久,老板娘终于又来到休息室,她说,“需要一个强壮的男生搬箱子!”这时休息室里只还剩一个矮矮小小的瘦弱男生,老板娘示意他过来,在带领他走进工作间之前,跟他开玩笑似地确认“Are you strong?!”(你强壮吗?!)万万没想到,那个男生扭扭妮妮回了句……“I don’t think so…” 老板娘跟他面面相觑,就在这时候,Min突然高举她的手臂,喊了句“I am strong!”“好,跟我来!”老板娘带着Min跟那个男生进了工作间。


我透过窗户焦虑地向工作间内张望,但堆积的箱子太多,机器也多,根本看不到Min。真替她捏把汗啊!她可以胜任男生的工作吗?会不会还没等我上工,就被老板fire掉了?要是她被辞退了,我肯定也会跟她一起走……


就这样想前想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Min出来了,不过不是她一个人出来的,是和一群人,和所有在里面工作的小伙伴一起有说有笑地走出来了——10点左右,10分钟的休息时间到了。

 

Min一出来便给我传授经验,先是觉得我工作帽子戴得不太对,显得太可爱了,不像能干活的样儿,又说“下次老板娘再出来问,你就自告奋勇说你很强壮,先进了工作间,老板娘会看情况给你安排活儿的,像我,现在还不是在包装芒果嘛,也没有真的让我去搬箱子啊!”

 在芒果农场做Packer,我都经历了什么?

上工第一天,我和Min拍照留念

 

我谨记Min的“教诲”,跃跃欲试,可惜老板娘怎么也不出来了。转眼都快11点了,有五六个包着头巾的姑娘等不下去了,决定先回去,第二天再过来,于是休息室就只剩下了我和另外一个女生。


另外一个女生虽然小小的,但一看就很精神很灵活也很有力气,短头发,像男生(一直到工作了很多天,老板娘有次还误把她当成了男生),在我和她之间选一个进去工作的话,明眼人谁都不会选我…不过,这个女生自己不想进工作间工作,她说她受不了室内做精细的活,更喜欢去户外采摘。


所以,当老板娘终于又进来的时候,果然要让这个像男生一样的女生跟她进去的时候,这个女生表现出了极大的不情愿,而我在这个时候赶紧抓住机会跑过去说“我可以做!我也很强壮!我迫切地想要工作!”老板娘快速地打量了我一眼,虽然不怎么相信,但还是让我跟那个女生一起进去了。


我以为会像Min一样去包装芒果,没想到老板娘带我们两个到了搬箱子的区域,让男生教我们一下…搬箱子?!!!绝对的体力活啊,身体起起落落,腰弯弯直直,胳膊上上下下,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好好撑着,低血糖不能犯,千万别晕倒!那个像男生一样的女生倒是干得很开心,她说她更喜欢这种体力活,对她来说,比挑挑选选包装芒果容易太多了……


大概是工作第一天,长时间铆足的劲儿发挥了作用,我也没有拖后腿,加上男生们真的很照顾人,主动往高处搬运箱子,我并没有太费劲儿,总之配合蛮默契的,速度很快。以至于结束工作之后,老板娘特意跑过来朝我们伸着大拇指说,“Better than boys!” Emmm,暗自庆幸,幸好工作时间不长(大概只有一个半小时),不然胳膊得废…

 

在这之后的第二天,老板娘没有让我继续搬箱子,把我带到几乎最里面,premium 16(一个盒子中装16个优等芒果)的工作台停下,让已经在这条线上工作的女生教我具体需要怎么包装芒果。这个女生也来自印尼,温柔友好的女孩,之前有芒果农场的工作经验,特别耐心地教我怎么包装,并操作给我看。

 

工作台最上面是排列整齐的空箱子,伸手就可以拿下来,放在一个有坡度的金属台子上,金属台子下面是乳白色的传送带,符合设定条件的芒果落下来之后就会进入到这条白色的传送带,Packer也就是从这条传送带上挑选芒果并进行包装,盒子里按要求装满16个芒果之后,在盒子外面固定的地方贴好标签,然后把箱子往上一推,箱子进入到另一个传送带。


工作台的最下面通常会放两三个篮子,用来放rubbish和soft果,还有一个用来放不符合Premium的Class 1果,篮子满了之后会被抬到Class 1区,有时候也会直接对这些Class 1包装,通常两个人会放三个箱子在金属台上,中间的箱子是用来放两个人选出来的Class 1的,包装好之后放在地上,最后一起搬运到Class 1区贴标签,推上传送带。

 在芒果农场做Packer,我都经历了什么?

 

芒果包装不是把芒果放在箱子里就可以了,首先要能够正确地辨别芒果的等级,选出合适的芒果,这个就需要很长时间的训练,尤其是不同的supervisor有不同的要求,老板娘的要求又不一样,有时候一个人前脚刚说了这不能算premium,后脚就有人过来指责说为什么把这个premium果放在class 1 里,诸如此类很多。


另外,摆放也有严格的要求,盒子里需要先铺一层有下凹印的红色塑料纸,应该是为了防止芒果在运输途中晃动,有的size的芒果放到塑料纸上,芒果屁股能正好卡在凹槽里,很稳;但对size 16果来说,这个纸真的没什么用,如果按纸的凹陷摆放芒果,芒果又高又容易晃动——而老板娘的要求是,箱子里的芒果必须紧到用力摇晃也能一动不动,而且因为size 16的芒果比较大,如果竖着放下去,最后箱子摞箱子的时候,就很难扣紧,所以要求芒果必须平平地放在箱子里。

 

虽然在工作之前,听其他小伙伴分析,最好不要被分到包装premium果,因为premium果能给老板带来最多收益,老板娘因而最重视,便会一直在旁边走来走去,唠叨不停,压力山大;但还好并没有困扰到我,我包装的时候都没有留意过老板娘站在哪里,我在工作台的里面,外面站着这个之前有芒果包装经验的印尼姑娘,让我有种很强的被她罩着的安全感。


而且可能因为大家都是刚开始工作,老板娘有意调慢了机器的出果速度,正好本身果量也不多,所以我感觉还行,带我的女生甚至不敢相信我是第一次做这个工作,她也觉得我做得还不错。

 

我跟Min私下里也相互鼓劲儿,好好表现,努力熬过最开始的这个星期,稳定下来也许还能适度偷偷懒,而现在,要努力表现到十分好、无影手才可以。其实我觉得我那会儿那么努力表现,除了新鲜感——我对所有未曾接触过的新鲜事物在最开始的时候都会有特别大的热情和好奇心;还有就是不想牵累Min,那会儿我们两个可能不管谁被fire掉,另一个人都会跟着一起离开,我不想Min工作得好好的,因为我而不得不离开;另外那会儿只有我们两个中国人,很多时候我们的表现会被说成是中国姑娘的表现,也不想给中国人的形象抹黑吧…

 在芒果农场做Packer,我都经历了什么?

一上午就破裂的手套

后来我换了加厚的棉质手套

很多女生为了工作方便甚至不戴手套

 

工时刚开始很不稳定,前一天picker们采摘的芒果多,我们第二天就工时长,否则就短,有时候前一天下雨,第二天就不工作,刚开始那会儿,基本都是工作一天,休息一天,如同有个缓冲适应期,所以身体上并没有觉得太累,就是手疼,一张一合的手,短时间内抓太多芒果的缘故。

 

后来随着芒果季到来,果越来越多,机器速度越调越快,要一直包一直包,动不动就爆果。爆果就是工作台的白色传送带上全是芒果,挤得满满的,来不及包装,而后面还不断有新的芒果大量涌进来,以至于传送带最前面的挡板挡不住如此之多芒果,像被洪水冲毁的堤坝一样,芒果瞬间倾斜而下,滚得满地都是。


通常感觉即将爆果的时候,就要提前大喊”Help!” 这时候,其他工作台相对不太紧急的人就会赶紧跑过来帮忙,supervisor或者老板娘也会跑出来帮忙。但后期有一段时间老板娘故意把机器开得超级快,最严重的时候几乎所有工作台同时爆果,芒果吧嗒吧嗒地落,咕噜咕噜满地滚,谁也顾不上谁,supervisor只得飞奔着跑到最前面按停机器,不再有新的芒果挤到传送带上,暂时缓一缓。

 

刚开始我跟那个带我的印尼女生一起包,她有经验,速度极快,只要我们两个同时都在,即使果量巨大,也很少爆果,偶尔感觉要爆的时候,一喊“Help”多一个人过来就能马上解决危机。


可惜这样干了一周左右,那个印尼女生跟我说,她要辞职了,去另一家农场,她之前在别的芒果农场工作过,从来没有遇到包装要求这么严格、这么变态的,然后第二天就没有再来了。后来也陆续调过来几个姑娘,但都属于帮忙的性质,来来往往,一直没有固定下来,而我这条线果量巨大,一个人手速再快也很难维持正常包装,频繁面临爆果甚至直接爆果。

 

每到这个时候,就会突然涌过两个甚至三个临时的小伙伴,这些小伙伴本身也不固定,经常是新面孔,大家手忙脚乱狂包一通,表面看问题是解决了,但等这些箱子传送到最后贴logo、搬运的时候,就会经常出现问题——芒果在箱子里横七竖八,歪歪扭扭,不得不返工。


因为我这条线的芒果不像其他一些size的芒果,只要放进箱子里就能自动固定,而是如前文所说,必须放得又平又紧,才不会东倒西歪,摇摇晃晃。而那些从其他工作台上过来的小伙伴,就像包她们的果一样,当然不能合格。


有时候supervisor或者老板娘路过,会指导她们一下,偶尔我也会提醒一下,但通常她们过来的时候都是情况特别紧急的时候,有时甚至一个小小的工作台前能挤满4个人,芒果才勉强不落到地上,这时候谁也顾不上谁,就是机械式地包装而已;而且人家是过来帮忙的,我总觉得应该充满感恩才对,指指点点总归不太礼貌。而且她们也经常跟我说,觉得size16很难,不想过来这边帮忙。老板娘和supervisor也多次表示size16确实很难包装。

 

有一次,我这条线频繁爆果,又频繁被要求返工重做。我接到需要返工的盒子一看就知道不是我包的,但我也不知道是谁;我很生气,有种越帮越乱的感觉,但面临爆果又不能不求助。


更让我生气的是,那个印尼的supervisor让我跟她到A Grade区,暂时先在那边包装,好像问题出在我身上一样。关键她平时主要都是在Class 1区和最后面监工,很少出现在premium区,负责premium区的是一个越南的supervisor,很好,总是帮我,那个印尼的supervisor甚至都没有跟越南的supervisor说,直接把我调走了。


我喜欢一切美的事物,这可能也解释了为什么premium16那么难包,但我却很喜欢,因为那些芒果太美了,光洁的表皮,匀称的身形,看着多么赏心悦目啊;而A Grade实在太丑了,有的斑点甚至爬满全身,龇牙咧嘴、张牙舞爪,丑得我实在不想包,其实准确说也不用包,放到箱子里就好,但我不想挑选,也没有心情挑选,只觉得很委屈。


我跟那个印尼supervisor说我不想包A Grade,之前出问题的premium 16也不是我的问题,她竟然跟我说,只是换一下试试,看是谁的问题——这话一说,感觉好像更是我的问题了——然后还跟我说包A Grade特别容易,很多人都想包这个。


我觉得她脑子有问题,我一直都负责这条线,要是我包得有问题,岂不是每一盒都有问题,问题应该从开始到现在就没有停过。把我调到A grade区,我不知道是她一个人的决定,还是跟老板娘商量的决定,我不管了,冒着“大不了不干了”的决心,直接去找了老板娘,她听出了我的满腹委屈,安慰我说她知道不是我的问题,正好这时候那个越南的supervisor也来找我,问我这么长时间去哪了,在premium16的工作台怎么没看到我,老板娘立刻就让我回到了原来的工作台,安安心心包premium 16果。

 

值得一提的是,第二天老板娘还特意跑过来问我, Bamboo, are you happy now? 那个当下蛮感动的。老板娘跟那个越南的supervisor都很喜欢我的英文名,每次从我旁边经过,都喜欢连喊两声“Bamboo Bamboo”,有时候会喊“Bamboo come on,Bamboo come on”,很有节奏感的加油。虽然工作间隙,我从其他小伙伴那里听到过很多对老板娘和越南supervisor的抱怨,但她们俩一直对我还好,所以我蛮喜欢她们。


越南的supervisor我会在之后的文中单独写,她背后有让我跟Min超级惊喜的浪漫爱情故事。老板娘有时也很可爱,有一次特别忙,即将爆果,她拿着手机给我们拍照、录像,让我们抬起头来微笑,噗哈哈,很久之后找到了她的Instagram,蛮感谢她帮我留下这张工作照的。

 在芒果农场做Packer,我都经历了什么?

前面这位是对面工作台临时过来帮忙的意大利妹子

 

再回到前面,我之所以肯定不是自己的问题,是因为那会儿我已经找到了包装16果的规律,想出了自己的一套包装方式,把芒果从箱子右下角开始摆,从下往上摆,芒果头朝下,一个芒果头压另一个芒果屁股,横着四个,竖着四排,交错牵制,左上角的最后一个芒果通常需要硬挤甚至要砸进箱子里,这样包装的芒果怎么摇晃箱子都一动不动,后来有次老板娘路过,觉得箱子中间个芒果看起来不像premium,想抽出来看看,怎么拿都拿不出来,抠了半天也没抠出来,朝我一伸大拇指,走了…

 






最后总结一些在芒果农场工作期间的感触,希望能够帮助到之后想要在芒果农场体验的你们,虽然不同地域不同农场情况很可能会有所不同。


缺点/不满:

 

工作间一直没有空调等冷气设备,一直说在维修中,到芒果季结束也没修好。我是那种不怕热、不怎么出汗的姑娘,但都感觉到汗水顺着脖子躺到肚子上,Min曾说大腿上全是水,内裤都湿透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中暑的都没有,我的低血糖也没犯,都挺有劲儿的)而且休息间经常把空调开到温度很低,休息的时候从大汗淋漓一下子到冻得打哆嗦,应该对身体很不好,我们后来休息的时候经常跑到户外坐着。

 

机器噪音相对较大,应该对听力有损害。

 

每个人的包装速度不一样,有的人的速度可能是我最快手速的两倍,有的人则很慢而且频繁出错;每条线的果量也不一样,有的人相对轻松,有的人会很累——但所有人工资是一样的,我总觉得有些不公平。


但也不是大问题,小伙伴们习惯性相互帮助,相互合作,只是刚开始工作那会儿,很多人速度比我快,帮我的时候,我会有一种羞愧感,总觉得应该多劳多得才合理。

 

机器速度在中后期调得巨快,频繁爆果,要一刻不停地工作,有种要把每个劳动者的体力精力压榨到极限的感觉,希望我们能像机器一样高速运转——不过机器都累坏了好几次,一动不动了,找人来修才恢复。

 

优点/开心:

 

每天都可以吃芒果,那些rubbish和soft随便我们带走,想带多少带多少。

 在芒果农场做Packer,我都经历了什么?

芒果最大的有头那么大,小的跟核桃差不多

 在芒果农场做Packer,我都经历了什么?

 

应该算第一次强烈感受到团队合作的力量和重要性,而且跟小伙伴的相处很愉快,经常有被照顾的感觉,也很乐意帮助别人。虽然工作很累,但整体氛围很好。我后来熟练了,也经常去其他工作台帮忙包装,体验不同size的芒果包装起来的不同感觉,也经常借机跟Min偷偷聊天,各自聊工作期间发生在各自身边的趣事。

 

很多之前文化研究课上的专业词汇会不时从我脑海中跳出来,以前都是理论,似懂非懂,现在我有了相对深刻的亲身体会。

 

经验总结:

 

  1. 做事要善于找规律,找到自己的有效方法。就像我找到了怎样包装size16果的方法,让我之后工作变得相对省心。再比如,老板娘经常让我旁边的姑娘two hands,two hands,两只手一起往箱子里放芒果;但我一直都是单手,左手从下面的传送带挑合适的芒果,快速传递给右手,右手往箱子摆放的同时,左手再挑,再给右手……以此循环。老板娘在我旁边包过很多次,从来没有让我两只手过。


  2. 有问题及时沟通,有觉得不公一定要当场面对面提出来。就像安排我到别的地方包装芒果这件事。欺软怕硬的人哪里都有,庆幸自己是那种虽然看起来很软,但可以硬起来的人。我之后也原谅了印尼的supervisor,芒果季临近结束的时候,我中招芒果rash,她跟老板娘一样,对我各种关心。


  3. 人各有所长,但也要尽力而为。就像永远都有比我手速快的小伙伴,包得又快又好,真的像无影手一样,还能一边轻松地哼歌。在我叫苦不迭的时候,我男朋友的弟弟的老婆Melly跟我说,她觉得很轻松,相比于她之前做过的其他工作。她也在无影手之列,个子小小的,却永远充满无限能量。


  4. 要在实际接触中了解人,不先入为主,比如对印尼人的印象改观。因为芒果农场大多数小伙伴是印尼人,最开始我很忐忑,在知乎上搜索“跟印尼人工作是怎样的体验“之类的,得到的普遍答案是,他们很懒,容易知足,注重享受,心思较单纯、简单。实际接触之后,我发现我接触的大多数印尼人的确心思很单纯,简单,乐于助人,而且他们手脚灵活,反应很快,工作很拼,挣钱很拼,又懂得享受生活。

 

就这样,在芒果农场经历了整个芒果季,由工时不长到慢慢变长又减少,还无意中经历了周薪破千。随着芒果季接近尾声,我以为第一份工作就会毫无波澜地结束了,没想到……我竟然得了芒果Rash! 且听下回分解……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