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雪山的三个月,除了我经常提起的房东和让我有一点骄傲的滑雪,有段我几乎没有讲过,但又很有趣的经历——路边搭车。

澳洲大部分地方地广人稀,没有车子几乎寸步难行,于是澳洲有了一种很特殊的出行方式hitch hick。就是站在高速公路旁竖起大拇指,过往的车子有空位就可能会为你停下,如果顺路还会载上你一程。

路边搭车的高速路口

涉足雪山|路边搭车那些事

我住的地方到雪山火车站要二十分钟车程,房东不上山的日子里,路边搭车是我唯一的上班方式。

朋友问我:“你不怕吗?一个女孩子随随便便每天搭陌生人的车。”

我说:“我怕呀,可是我没办法,我没有车子,我要按时去上班,我只能这样。”


生活不会因为你是女孩子就对你网开一面,它一样会把困难摆在你面前,然后冷眼傍观地看着你能不能把它解决。


也是因为路边搭车,让我每天都会遇到不同地方的人,三个月的时间,我搭过几十次陌生人的车子,二十分钟的车程里我和他们聊天,听他们的故事,然后给他们起名字记在日记里。(英国的滑雪教练/来自库马的叔叔/卧龙岗的一家四口/开车超速的卡车爷爷……)


这些人里面印象最深的是一家没有停车载我上山的澳洲人,有天上班的时候突然被客人叫住:“你早上是不是在镇上的路边拦车?”我有点狐疑的说是。

然后他突然和我道歉:“对不起,今天早上山的时候,我的女儿看到你在路边竖大拇指拦车,刚好我们车上有一个空位,但是我的车速太快了没能停下来问你,实在抱歉。如果下次上山看到你在路边搭车,我们肯定会停下来载你。”

听他说完我愣了一下说:“谢谢您,没关系的,我今天也很快拦到车上山啦,祝你们玩的开心!”

之后转身,我哭了。可能是因为积压了太久的情绪,也可能是因为每天路边拦车带来的羞耻感,但是善良的澳洲人带给我的温暖我永远记得。


我感谢每一个人愿意在路边停下车问我一句“你去哪里?”的人,也感谢给我一个空位免费载我上山的人,他们的善意真的在一点点打消我对这个世界的防备和敌意,让我愿意相信温柔和美好。

 

因为本身缺乏安全感,我会选择大众交通而很少打车,现在我可以在路边竖起大拇指等着陌生的车子停下,大大方方的拉开车门问上一句“顺路吗?可不可以载我一程?”


每次站在路边准备招手搭车之前的我都是怯懦的,又会在上车之后暗自悻悻,其实到现在我也不能说路边搭车的那段日子是快乐的,即便我每天都坐着不同的车子,听着不同车主的故事,但是我仍在上车之前心存恐惧,认为自己站在高速公路边竖起大拇指的样子很丢脸,但是我要承认那段有点痛苦的日子过后,我整个人比以前勇敢很多。

涉足雪山|路边搭车那些事

就好比学滑雪摔到撕心裂肺之后终于可以游刃有余,那么当我享受滑雪带给我自由的时候,我该感谢的是游刃有余的技术还是之前撕心裂肺的疼那?


其实路边搭车让我最恐惧的是未知,不知道会不会有车子为我停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车子为我停下,不知道能不能准时上山上班,这种未知让我焦虑,而也是因为路边搭车这段未知在治愈我对未知的焦虑。


现在我仍然很聒噪,但是我开始慢慢在每件棘手的事情面前变得冷静,我不再害怕未知,甚至对未知抱有美好的期待。


当生活一次次把我推出舒适圈,我气愤过,怨怼过,甚至妥协过。但是这一次,我选择接受,接受它带给我的挑战,然后在每天的未知里,风生水起。

雪山火车站

涉足雪山|路边搭车那些事


雪山的故事结束了,下一次来讲讲旅居大堡礁南端海岛的故事。



涉足雪山|路边搭车那些事

不执于旧,无畏于新


wechat:873669614

weibo:阿小传在南半球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