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十七早四点,从霍恩斯比换宿家庭出发,七十五岁的房东太太开车把我送到车站,下车和我拥抱道别。

她说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去雪山的。”

“为什么?”

“我能感觉到你很想去,特别想的事情一定会实现。”

于是踏上一个人的雪山之旅。

 

朋友问我

“一直都是你一个人在走吗?这一路没有和你一起走的人吗?”

“没有,刚开始很害怕,失落,甚至觉得是我不合群。但是现在不会了,不再害怕从头开始,不再害怕和陌生人讲话,我很喜欢现在的状态。”

“你变了哎”

其实别人说你变了并不可靠,当自己能感受到改变或许才是真正的改变。

 

离开悉尼之前我就联系好了雪山的住处,房东是拥有三个面包店的老板,每天两小时的家务劳动换取住宿和三餐。


没想到的是房东不仅让我去她的面包店做咖啡师,还给我定了从悉尼到堪培拉的火车票和从堪培拉到库马的汽车票,一家开车来库马接我。

 

在一切没有稳定下来之前,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被不安包围,精神紧绷。


堪培拉的火车站很小,只有两间教室那么大,等车的时候我开始焦虑,对未到来的雪山生活,对没见过的房东。


涉足雪山|初到


堪培拉火车站


之前一直觉得未知的结果非黑即白,非好即坏,但是这种二分法实在稚气,因为是未知,所以才有更多的可性去创造,去把生活过成我想要的样子,

 

涉足雪山|初到

快到库马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天气预报显示只有三度,房东发来短信说会晚到十五分钟,下车之后我拖着二十六千克的行李箱坐在公交站的长凳上警惕的东张西望。


客车司机看我自己坐在那里走过来问

“这么晚了,有人接你吗?”

“有的,一会就到了”


房东的车到了,房东是一个比我还高很多的女老板,看到我在寒风中孤零零的坐在站台,跑过来没有寒暄就紧紧的抱了我。

“对不起,亲爱的,我来晚了。”

“没事,我没有等很久。”

可能是这个温暖的拥抱让我放下所有的戒备。

 

房东家房子很大,我一个人住在阁楼,两个月的辗转让我很快可以适应新的环境,第二天我就把这里当作我暂时的家了。

涉足雪山|初到


房东家


我深知自己是一个无聊的人,准确的说是无趣,所以用先有趣,而后酷告诫自己。但是我发现我酷不起来,因为我胆小,懦弱,不勇敢。

 

因为旅行,一点点的我不再害怕一个人出发,不再害怕和陌生人讲话,试着和路人say hi,迈出最难走的第一步,之后的所有水到渠成,

 

惊艳的风景,难得的体验,恰到好处的幸运都只是打工旅行中很小的一部分,大部分的时间是一样的朝九晚五,焦虑工作,住处,以后。

但是近三个月的旅行让我想体验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及时行乐


每一个当下都值得被珍惜,每一个想法都值得被尊重,相反,没有哪一种方式应该被羡慕或者模仿,生活,只需要合适就足够了。

 

涉足雪山|初到

在面包店工作几天之后,偶然有一个去南半球最大雪场perisher集团的工作,因为免费的滑雪课和雪票让我放弃咖啡师,变成一个waitress。

 

涉足雪山|初到


告别面包店


下篇来讲讲这个让我走出舒适圈的雪山工作


涉足雪山|初到


涉足雪山|初到

不执于旧,无畏于新


wechat:873669614

weibo:阿小传在南半球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