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首都两厨帽餐厅Aubergine| 被食物治愈有多美好


今年1月尝试预约Aubergine时发现太难了,3月根本没想到会来堪培拉,或许是近期疫情导致旅游业受影响,竟然出奇地好约,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家连续七年摘得两厨帽餐厅的Fine Dining,被众多美食爱好者追捧。主厨Ben曾就职于伦敦米其林Chez Bruce,菜系深受法餐和欧洲菜系影响。


餐厅预约好以后,就按耐不住地去官网研究菜单,由于Aubergine并不是主厨固定的套餐制,所以需要自选4 道菜套餐中的后三道(前菜是固定的)。


澳洲首都两厨帽餐厅Aubergine| 被食物治愈有多美好


来之前正巧在看《东京大饭店》,剧中演到主创天团研发冲刺米其林三星餐厅的套餐,其中一道是派皮半裹斑鸠,在官网研究Aubergine菜单时惊喜发现竟然正好有斑鸠法式菜包卷,果断划下小星星。。。另外还选了一道海鲜,搭配的酱料之一是西班牙红辣椒酱,特意又去网上查看了它的传统做法,脑补了做出来后应该是什么味道,就等第二天到餐厅验证是否和我想象的一致啦。


澳洲首都两厨帽餐厅Aubergine| 被食物治愈有多美好


然鹅来到餐厅当天一看菜单,已经换上了新菜单。之前想好要选的竟然一个都没有!有种明明做好了万全准备上考场,一拿到试卷,全不在复习范围的凌乱感。还好服务生非常礼貌地倒上水以后,就放下菜单离开,这样有足够的时间慢慢研究一番。每道菜提供四种选择,刚好是试卷上的ABCD,首先用排除法删除了素菜选项,然后排除我不喜欢的羊肉,剩下的二选一总是每次考试时的难题,作为选择综合症候群,此时内心进入无限挣扎中。。。


难道我的纠结已经写在了脸上?服务员都不忍心看下去,走过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忙!我的天啊!太好了,此时还能用到场外援助。在她的帮助下,主菜选择了猪颈肉,甜品选择了黑芝麻Custard。


澳洲首都两厨帽餐厅Aubergine| 被食物治愈有多美好

当日菜单


又双叒叕是受到《东京大饭店》的影响,感觉佐餐酒也很重要,本来想直接选择Wine Pairing,但每吃一道菜就喝一杯酒实在对我来说too much,还好店里竟然真有电视剧里的“侍酒师”(Sommelier),可以单独为你推荐想要搭配的菜色的酒。值得一提的是,厨帽餐厅在评分中对餐厅的酒品也有打分,而Aubergine一直是高分选手,后来看当地的美食作者写到这家的酒时,说到有些热门酒品即便在官网都售罄,在这里依然能找到,而且价格合理,并没有“奇货可居”。侍酒师为我推荐的是一款产自维多利亚州Yarra Valley的白葡萄酒,口味较清淡,含有丰富的果香,适合衬托套餐里的大部分食物。听起来还不错,就选它了吧。


把菜品和酒选完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澳洲首都两厨帽餐厅Aubergine| 被食物治愈有多美好


开胃小饼组合(Capapes)是首先被端上来的,一共三种:红菜根山羊奶酪酥、薄荷帕尔玛芝士以及鳟鱼卵蛋黄鳗鱼酱黑麦泡芙,三种小菜色彩组合丰富,配合暗色调的餐具异常好看。红菜根奶酪是冰镇的,菜根微苦,而薄荷帕尔马芝士散发微酸的甜柠檬香气,最后鳗鱼酱黑麦泡芙是咸鲜口味,所以这道开胃小菜真是集齐了酸、甜、苦味啊。


澳洲首都两厨帽餐厅Aubergine| 被食物治愈有多美好


接着是开胃餐包,同时之前点的白葡萄酒也被递上来,酒味清淡,有种奇异的“烟熏”味。


澳洲首都两厨帽餐厅Aubergine| 被食物治愈有多美好


前菜烟熏鲣鱼配黄瓜和柠檬白杨,鱼肉鲜嫩,配合黄瓜和柠檬白杨的清香很好入口。


澳洲首都两厨帽餐厅Aubergine| 被食物治愈有多美好


下一道主菜红鲣鱼片、炸虾配醋渍萝卜与蒜泥蛋黄酱,是我最喜欢的一道。平时就很爱吃Aioli蒜泥蛋黄酱,这个酱和所有炸物都是绝配,但这次的Aioli的蒜香味简直是普通版的加大加强升级版,同时鲣鱼片鱼皮焦脆,炸虾也炸得恰到好处,几乎是零缺点的一道菜。


澳洲首都两厨帽餐厅Aubergine| 被食物治愈有多美好


下一道主菜猪颈肉配腌渍树莓、无花果蜜饯和羊肚菌。之前在牛排和猪颈肉之间徘徊许久,被服务生强烈推荐猪颈肉这道,她连续使用“Amazing, fantastic, excellent”等形容词修饰,使我觉得这道菜必不会让人失望。加之早年吃烤肉时非常爱吃烤猪颈肉,口感比瘦肉脆爽,又不像五花肉那么肥腻。但是这道猪颈肉的奶油蘑菇酱实在很普通,好在有腌渍的树莓酱搭配,另外一个小惊喜就是这道菜表面撒上的几片“猪油脆”嘎嘣香,想起小时候在乡下吃的油zhe,竟然是一毛一样的味道!这是西方Fine Dining主厨和东方乡村主妇的一次不谋而合吗?


澳洲首都两厨帽餐厅Aubergine| 被食物治愈有多美好


最后上的甜品是黑芝麻慕斯配百香果、椰奶雪芭和覆盆子。

纵观甜品菜单,新品都似乎融入了亚洲元素,除了黑芝麻Custard,另一个是豆奶布丁,听起来都像是黑芝麻糕、黄豆糕这类东方糕点的变种或迁移。不得不说,近来发现很多Fine Dining主厨都喜欢研发亚洲元素,东西方原材料组合出的一道菜,也是文化融合的象征,一次猎奇的旅程。这次的芝麻慕斯甜度不高,但还算香味浓郁,常温的慕斯配上冰镇百香果原汁和甜香的椰奶雪芭,刚开始不觉惊艳,但是餐后竟然打嗝都散发出芝麻香也算是“后劲十足”了吧。


澳洲首都两厨帽餐厅Aubergine| 被食物治愈有多美好


吃完最后一道菜,还剩一口酒,四道菜历经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酒已变成常温,似乎失去了一些风味,但是温煦的灯光中摇晃一下酒杯喝下最后一口,那一瞬间简直被治愈了。这些天因为疫情,生活工作都受到了一定波动,心情总体很down,但就在这一个半小时,完全投入地好好吃完这顿十分满足味蕾的餐食,又想起《东京大饭店》中乐观坚持的“老阿姨”早见伦子,莫名其妙就有种小火花又被燃起的赶脚。。。


澳洲首都两厨帽餐厅Aubergine| 被食物治愈有多美好


澳洲首都两厨帽餐厅Aubergine| 被食物治愈有多美好

The End…



✉️

联系我

caishumei@163.com


往期精选:

Noosa | 澳洲小镇能吃到正经八百的怀石料理?

悉尼Ester | Good restaurants Hide

尝试了澳洲各种牛排餐厅,确定我不是真正的肉食爱好者

GC开业一年,这家低调浪漫的法式餐厅,喜提帽子一星

布里斯班 | 网红酒店的餐厅值得一去吗?

Potager | 再次对自给自足的美式田园生活心生向往

没有比安静享受美食更要紧的事情了-皇后镇觅食札记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