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今天开始的时候我还是挺开心的,把Krystal送到学校之后,用English买了杯grandi的星巴克,听到half sugur的时候男店员一脸惊讶,再三确认,但我要提醒你们,还是很甜!

然后步行了三公里走过Darling Habour。


都闪开啊!我要骂人了!(悉尼Latte Coffee School一生黑!)

都闪开啊!我要骂人了!(悉尼Latte Coffee School一生黑!)


到了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打了个卡。

都闪开啊!我要骂人了!(悉尼Latte Coffee School一生黑!)

都闪开啊!我要骂人了!(悉尼Latte Coffee School一生黑!)


到了午饭时间,和大美妞们舒舒服服吃了顿火锅,在唐人街的香天下。味道还挺正宗的。

都闪开啊!我要骂人了!(悉尼Latte Coffee School一生黑!)


嗯。完美。然后逛街的时候正好路过Rachel她们之前找的咖啡学校——Latte Coffee School,她们已经去学校看过了,觉得还可以,准备去了。

因为我之前也打算学,后来有一个小伙伴Jayce说他正在Latte学,说觉得不怎么样,260刀,三天,每天5-6小时,感觉老师很敷衍,重点教拉花,但其实实际操作的时候没什么用。Rachel问价钱的时候,学校已经改成了190刀每人两天,两个人180,三个人170。

都闪开啊!我要骂人了!(悉尼Latte Coffee School一生黑!)

都闪开啊!我要骂人了!(悉尼Latte Coffee School一生黑!)

因为今天我一直很气,没照照片,刚才翻出来Rachel之前给我发过的去考察的时候的照片。


我跟Rachel说,要不就一起再看一下吧,就找到了学校所在地——Topshop那家店楼上,7-11旁边进去,有个小电梯,直接上三楼。因为没有预约,楼道也黑着灯,我们本来也是想着如果没有人在就算了。到了门口,我喊了几句Hello没人应,又往进走了几步,Rachel看到了负责人(我猜测是老板),是个华人老太太。

Rachel和我们一样远远地站在教室门口,很礼貌地说:“不好意思,我们今天没有预约,但是临时走到这边,她们也想看一下教室,如果您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没关系。。。”

还没有说完,就被老太太打断:“我只给你们五分钟,你们可以进来看一下。”

然后我们走进去,一眼就可以看完的教室,真的不大,顶多顶多50平米。

我们还没有站稳,她就开始吹嘘她家的咖啡学校,说整个NSW只有她家的咖啡培训有州政府颁发的执照,而且咖啡和酒牌必须一起学。顺势一边去拿在两米外的剩下的半杯咖啡,一边用手指着东南西北各一下,说“这家、这家、这家、这家,她们都没有州政府的执照,你们去问吧,只有我家有。她们都不正规的。”一股磅礴气势。这个时候我竟然还是有点相信的。

我问她学完之后的执照是什么样的,她转过身拿出一沓纸,指着纸说,这个人啊现在已经在我这里上班了,是你们的老师,她之前就是刚刚从这里毕业的;哦对我们是比较培养老师的地方,从你们下周正式开始上课开始,10位老师,全部是新人,她们都比较有能力。这杯咖啡!我喝的这杯哦,就是我的学生做的,就在那边,你们一会儿可以去喝,一杯4块。

然后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好便宜哦。

我插了句嘴,我今天早上买的星巴克也才5块。

老太太马上鄙夷地看着我:“喂!你喝什么星巴克啊!懂不懂咖啡啊?谁来这边喝星巴克啊!”(我有钱爱买什么管你屁事!)

然后她一边甩头一边接着拿那几张破A4纸给我看,你们看,这是我的,我是博士学位,不过来这边就无所谓啦。(所以博士学位的素质是?)

我问,这是咖啡执照?

她有点糊弄的说,这是酒店管理证书啦!

(所以?执照呢?她没说。)这个时候我才看见她姓HUANG,三个字,名字没记住。

之前听Rachel说楼上也有一个教室,我就问了下还有教室吗?老太太扶了扶眼镜,开始大谈特谈她家楼下还有一家教室,跟这里差不多。我说其他地区呢?她说之前别的地区有,现在没有合作的了。

我们说到了授课语言的问题,她回:

“我们从现在开始课程都是全英文的啦!来这边了谁还讲中文啊?你都不融合人家的啊?像你们这些人,我真的建议先报个语言学校,先把语言学好了!你得出钱啊,你不交钱,你能学到什么呢?你看其他的小孩,都是先在学校学习几年啊。可是你们呢?(我当时回人家是为了学位,老太太没理我继续说)你比如在中国出来的人,只有清华啊北大啊才有人认。其他的野鸡大学,谁知道你啊,出来这边照样从头学。。。

我当时已经怒火中烧了,野鸡你妈的野鸡大学啊!FUCK!

我问:“您是已经移民了吗?”

没理我。

“移民多久了啊?”

没理我。

“您是PR吗?“

”啊呀!什么PR啊!你懂不懂啊!我在这边都20多年了耶!还PR!要我真的说,你们这些小朋友啊,先去学学这边的东西吧,什么都不懂,别一张嘴人家都笑话你!。。。。“

Eros问:“想问一下您,移民这么多年,觉得这边和国内。。。”

黄老太太又直接打住,用手势打住,也用嘴巴:“停!不要问我这些问题!真的已经回答够多了!”

我:“好了五分钟已经到了,我们走吧。”

这些执照啊课程时间啊你们都要拍照!好好记住!

谁特么拍你的照片!


——整个NSW只有你家有执照?

FUCK!

——咖啡和酒牌必须一起学??

FUCK!

——国内除了清华北大都是野鸡大学???

FUCK!FUCK!FUCK!

——移民了20年以为自己超牛逼????

FUCK YOU!!!


这20多年国内发生了多少变化啊,一叶障目,井底之蛙,盲人摸象,傻逼呵呵。去国外,被外国人歧视不可怕,可怕的是,被自己同胞赤裸裸地DISS,我真的不想爆粗口。

出门之后我就建议Rachel她们不要来,再看一看别的学校不着急,因为黄老太太声称自己也是这个培训学校的老师,身为老师却没有师德,鄙视华人,鄙视同胞,又怎么能教得好呢?她可以真心实意为你服务吗?够呛吧。而且她那么小的培训学校,目前不仅在缩减投入(其他地区并没有和合作学校,从下周开始全是新手当老师,那么小的写字楼里的区域,三天的课程缩减成两天),生源也在扩招,我相信不管是留学生还是WHV的人来学,最大客源都是华人。所以我只能尽一己之力,写上来,告诉你们,不要来这个破学校!

如果真想学当地的咖啡,就去当地去找,Rachel她们在回家的路上就看到很多家当地的咖啡培训学校的店面,而且都很便宜,给我发了截图,有广告嫌疑我就不po图了。大概一百三四刀的样子。


最后再说一句——

黄老太婆,

Who is fucking you think you are ?!



You Only Live Once


都闪开啊!我要骂人了!(悉尼Latte Coffee School一生黑!)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