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红/儿/旅/拍/进/行/中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之前有朋友问过我这样一句话,“你是我认识朋友里转变最大的,想问下你为什么会突然做出如此大的改变”——其实不是突然,是很多积来已久的因果慢慢促成的,一因一果,所以生活轨迹才有了很大的转变,慢慢地,也就走到了现在这里。
——题记




公路咖啡馆,百味故事屋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今年年初,当我为工作和签证两边焦虑的时候,刚好有一家距离我住的地方两公里不到的咖啡馆准备开业了,急于找工作的我抱着侥幸的心理去面试了一下,没想到一试即成,当场就拿下了咖啡师的工作。

这是一家位于马路边上的咖啡馆,而且是游客开车通过跨海大桥进入菲利普岛后,望眼所及的第一家咖啡馆,地理位置极其优越。但与其说是咖啡馆,还不如说是咖啡站,因为它与我们想象中的咖啡馆完全不一样,没有暖黄的灯光,没有舒适的躺椅,没有文艺的格调,而是由两个黑色的集装箱组成的,一个集装箱制作咖啡饮品和出售热食,另一个则是用来烘培和零售咖啡豆,此外,户外宽阔的大草坪上再摆几张木制的餐桌与高脚凳,这就组成了一个特色又新颖的咖啡站了。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 咖啡馆的样子

第一天去面试的时候,我觉得它有点简陋,想过要放弃这个工作机会,但因为通勤极便、待遇不错,加之这是一家全新开张的咖啡馆,一切都在起步和试运营阶段,倘若以后我真的要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咖啡馆,这将是一个千载难逢学习的好机会所以,我还是选择留了下来。

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在这家店工作越久,我就越喜欢这里。因为它就位于马路边上,每天开车经过的人成百上千,尤其一到周末或节假日,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涌向菲利普岛,车流更是水泄不通。不少上班族或游客开车经过,总会停下来买杯咖啡,顺便和我们唠唠嗑话话家常,也因此,我们每天上班,总能认识到很多来自不同地方的游客,遇到很多有趣又新奇的人和事。相对于其他咖啡馆那些总是埋头于吧台后拼命做咖啡却鲜少有机会跟客人交谈的咖啡师,我觉得我这份工作,简直轻松又有趣得多了。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 南半球的冬天到了,天色晚了。咖啡馆六点半开始营业,早上出门去上班,天还是黑的,不过好处是,有时会遇到惊艳的日出。这是每一天最好的开始了。

因此,尤其说它是一家路边咖啡馆,我更喜欢称之为百味故事屋。




 培训三小时,上阵百来杯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原本以为,成为一名咖啡师,最美好的事情,就是每天到了店里,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做一杯香醇浓郁的咖啡提提神。然而,真的是我想得太多了。第一天上班,从站上操作台的那一刻,我就一直忙个不停,从早上八点一直忙到中午十二点才终于逮着了机会去上洗手间,才终于喝上自己当天亲手做的第一杯咖啡。

然而,可笑的是,在这上班之前,我算是没有任何工作经验的咖啡师,最多只是在家学过一些简单的咖啡拉花,但对于各种咖啡饮品的制作方法,我完全不熟悉,一般的常见咖啡,拿铁、摩卡、馥芮白、卡布奇诺,我还算有点了解,但对于那些复杂点的咖啡,如Magic、Piccolo、Macchiato,我之前听都没听过,更别说制作了。

但是,我的老板,那个深耕咖啡行业二十多年的“行家”,却只培训了我短短三个小时不到,向我简单介绍了各种咖啡饮品的制作方法,然后就匆匆离开了,走的时候还留下一句话,“Vivian, I trust you, you will be aright”,结果我就疯狂不停地制作espresso,打奶泡,换各种各样的牛奶,还要记住客人点的是single shot,double shots还是triple shots,甚至还要弄清客人要不要加糖,加几颗糖。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第一天下来,做了厚厚一沓的咖啡

第一天下来,整整八个小时,我制作了至少一百五十杯咖啡,累得手酸脚软,但听到客人的好评,“Your Coffee tastes so smooth”时,却高兴得心花怒放。




最尴尬的困难,最快速的进步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作为一名咖啡师,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打奶泡?拉花?速度?流畅度?熟练度……于我而言,这些都不是,而是每次做完咖啡,都要大声喊客人的名字,让他们来取自己的咖啡

我们小小的咖啡门面,有两个服务窗口,一个是收银台,用来接收订单,另一个则是操作台,用来制作咖啡。每次收银员下订单时,会把客人的名字、咖啡类型、牛奶、糖度、热度等详细地写在杯子上,作为咖啡师的我,则根据杯子上的信息制作出相应的咖啡,然后把完工的咖啡放到与操作台一窗之隔的摆放台上,并喊出客人的名字,客人听到自己的名字后,就会来领取自己的咖啡。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我们会把客人所点的咖啡详细的记录在杯子上

然而,尴尬的是,因为英语是我的Second language,我的英文还没有好到看到单词立马拼出正确发音的程度,所以,每次看到不常见的英文名字,尤其是那些又长又难拼的英文名字,我总是要一脸尴尬的回头转向我的澳洲同事,“How can I pronounce this name”,有时,店里忙到飞起,同事顾不上我,我硬着头皮念出了一个自己看不懂的名字,结果,错了,同事笑了,客人笑了,连我自己都忍不住尴尬地笑了。不过,好在客人从不为这种小事生气,每次他们拿到自己的咖啡,都会面带微笑地跟我说一句“Thank you. Have a lovely day”。

除了这点困难之外,就是随着工作深入不断进步和熟练的咖啡技术了。之前在家自学咖啡时,书里是以商用机器为例进行讲解和演示的,而我实际操作的是普通家用机器,所以学起来有点困难,等到了工作中,理论加实践,一切就茅塞顿开了

刚开始在咖啡馆工作时,只要时间允许,每次打奶泡或拉花时,我会心里暗想着书里的步骤和要点进行操作,一次两次,不断地练习,不断地强化,慢慢地掌握了诀窍,培养了手感比如听声音就可以辨别奶泡是否打得好,用手指感受牛奶的最佳温度,拉花时杯子的倾斜角度、奶泡的注入点和拉花缸的移动频率等……即便我们咖啡馆卖的都是外带咖啡,盖子一盖上去,客人就看不到里面的漂亮图案,但每次向espresso中注入奶泡时,我都会很珍惜地把它当成一次练习机会,尽量在上面拉出一朵好看的图案,哪怕那是一杯顶部洒上一层巧克力粉的卡布奇诺。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五个月来到工作和无数次的练习,拉花水平逐渐提升

但也因此,我的咖啡受到越来越多客人的喜爱和好评。每天总会有那么几个客人喝完咖啡,特地跑回到窗口跟我说一声“The coffee is really awesome, thank you”,这时我尤其开心;有的客人觉得咖啡特别好喝,直接往Tips罐里扔下10刀小票;有的客人站在玻璃窗口等他们咖啡时,看到我随手拉个漂亮的拉花,忍不住感叹到,“What a beautiful flower, I love your latte art”,顿了顿客人又说,“I love your smile too, very pretty”;还有的客人拿着两杯刚做好的咖啡,看着上面漂亮的拉花图案,“Thank you, nice work. I will give this flower to my wife”;甚至还有的客人喝到咖啡,兴奋地跑来跟我说,“You know, this is the best coffee I have ever had in the past few days. It’s really amazing,must be the best coffee on the island”……

每次收到客人的好评,我的内心就乐开了花,哪怕做咖啡做到手都酸了皮也裂了,但一声感谢,一句好评,就让我觉得一切都值了。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有时会咖啡师兼摄影师同时上线,帮帮老板拍拍菜品,用于网络宣传

当你的热爱变成别人的喜爱,这应该是平凡生活里最美好也最幸运的一件事了。




我那些可爱的澳洲同事小姐姐们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不知不觉,这家咖啡馆开业已经五个月有余,我慢慢地成了店里工作最久也是工时最多的员工。在这将近半年的时间里,我除了技术的进步和收入的增加,就是经历了一位位来了又走了、可爱又有趣的澳洲同事小姐姐们了。

小E是年仅19岁的澳洲小女生,才刚上大学,因为疫情,不用去学校读书,所以找了份工作打打工赚赚零花钱。她个子矮小,肤色匀称,性格精灵古怪,能言善道,三言两语的攀谈,就能与客人聊得不亦乐乎,客人甚为喜欢她。但除了把收银做得特别出色外,其他方面的工作,她有点懒,每次休息时间超过一小时,却没有老实记在时间表上,后来澳洲老板跟她说,你不用再来了。

小T是跟我同龄的澳洲女生,为人亲和,做事认真,即便老板大多时候不在店,她也总会自己主动找事做,勤劳又仔细,但就是性情有点古怪,有一次和她一起上班,什么事也没发生,她就突然哭了起来,而且很难受的样子,刚好那时老板也在店,就让她回去休息了。后来,好几次,在我们快要开门营业的时候,她突然发短信说生病了来不了,这时老板总是要临时急忙找替补,再后来,她就再也没有来了。

小C是位四十岁、有两个胖乎乎儿子的澳洲妈妈,但她保养得很好,看起来才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一开始跟她合作的时候,我真的好崩溃——她负责萃取espresso,我负责打奶泡拉花,但她完全不按流程和方法做事,每次冲煮手柄没擦干净她就直接盛取咖啡,还经常把操作台面弄得乱七八糟,这对于下一步进行拉花操作、而且超级想做出精品咖啡的我来说简直就是崩溃决堤、欲哭无泪,有一次,我真的急了,完全无法忍受她萃取出来的没有一点油脂的espresso,我亲自示范给她看,语气甚至有点强硬,但我又一时想不起那些机器零部件的英语单词怎么说,最后只能跟她说,“Like this, like this, like this, ok”……不过,跟她工作了几次,我发现小C其实人很不错,她是位温柔慈爱的好妈妈,儿子每天要早起上学,她也会早起,为儿子做好早餐,送儿子去学校,还要赶着回来上班;有时店里生意不忙的时候,她会主动找事情做,每次收摊关店的时候,我们也是互相帮忙一起完成,从不拖赖;再后来我发现,小C有点焦躁症,只要一忙的时候,她就会很焦虑,焦虑到忘了章法乱了秩序,于是,下次我们一起合作的时候,我就会想办法安抚她,“Calm down, we are getting there”,有时当她做出很好的espresso时,我会给她一些夸奖“Waa,well done, you are getting better, give me a high five,听到鼓励,小C很受鼓舞,越做越好,而我们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

小H是小C的亲妹妹,两人虽然是亲姐妹,但相差将近二十岁,这在澳洲也是极少见的。小H真的是我来澳洲以后遇到的最好的工作partner了,她长得非常好看,是那种漂亮里带着俏皮和灵劲的好看,一米七多的身材,又性感又火辣,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还真以为是哪位电影里走出来的明星,更重要的是,她聪明又能干,别的收银员接单的时候,总会犯那么几次错误,要么写错牛奶要么忘记写糖度,但她却很少犯错,而且她能同时身兼数任,毫不慌乱,接单、烤吐司、做奶昔、磨豆子……每次忙到飞起时,总是能看到她苗条又高挑的身影在店里飞速运转而我也最喜欢和她一起搭档做事了,因为每次只要有她在,即便前面有几十杯咖啡等着我去完成我也不怕,因为小H看好其他的一切,而我只要专心完成我的咖啡就好了——事实也证明,我们两个人是perfect team,因为店里的营业记录基本都是我们两个人一次次打破的!

小M是来自波罗的海爱沙尼亚的欧洲小姐姐,长得貌美肤白,纯净的蓝色大眼眸和洁白如雪的肤色,一站在店里,就立刻成为一道闪闪发光的风景线。她说话细声慢语,做事也是慢条斯理的,有次我急着下班赶着去打另一份工,她却还是那么温温吞吞地切着水果榨着果汁,真的把我急死了。但除了做事有点慢之外,她性格极好,温柔善良,乐于助人,有时天气不好,刮风又下雨,她会发短信问我需不需要开车接我去上班;工作上,她事无巨细,面面俱到,做事严谨,很多微小的细节,别人没发现,她总能及时察觉并告诉老板。当我们俩一起上班时,话题永远离不开她和她的前男友,她总会跟我将她和前男友的故事,永远也讲不完,最近她开始跟我聊某位来店里买咖啡然后开始追求她的男顾客……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 上周来店里帮忙的实习生小妹妹,才17岁的澳洲高中生

——这就是我那些可爱又有趣的澳洲同事小姐姐们,其实在这五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在工作中发生的各种大大小小的趣事,要比文中所讲的多得多,估计写起来又是很大一长篇。不过我很高兴的是,之前老是听说澳洲老板、同事欺负、压榨亚洲背包客,而我在这里工作这么久,却从没遇到过,相反的,我们互相帮助,互相尊重,一起开玩笑,一起犯花痴,一起闹了无数的笑话,也一起解决了不少工作难题——嗯,这是一个有爱又有趣的工作团队




有多少杯咖啡,就有多少个故事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在这家小小路边咖啡馆工作的五个多月里,每天上演和交织着无数的故事:

汤姆先生每次都会抱着他的爱狗来买一杯拿铁咖啡,那狗宠溺地躺在他的怀里,像他的孩子一般;

菲尔先生会一大清早用自行车载着他的两只爱狗兜好几圈,然后停在咖啡店门口,给自己点一杯拿铁,给妻子点一杯英式早茶,然后两个人站在店门口聊好久;

查理德先生是好几家跨国公司的老板,在菲利普岛拥有一栋度假小屋,有时周末他会从墨尔本回到海岛,然后绕岛骑行50公里,中途会在我们咖啡馆停下,点一杯soy chai latte,边喝边和其他客人聊天说笑,喝完又继续上路;

托尼先生明明有糖尿病,但每次来店里买咖啡,还要点一杯加三颗糖的拿铁,有时会再加一个特制专属汉堡,他三个月前刚跟交往两年的女朋友分手,后来女朋友用锥子弄伤了他的手,被抓进了警局,最近他生了场大病,每次来店里,看起来总是又虚又丧的样子;

亚当先生看起来很年轻,却拥有自己的独立事业,天天开车到处给人家装修家电,每次会来店里点一杯加甜味剂的豆奶拿铁,最近他在疯狂追求我们的小M同事;

马丁先生每次来店里会点一杯馥芮白,然后跟我们聊聊天气,聊聊他的冲浪趣事,不过后来他搬到昆士兰去生活了;

丽莎女士看起来又瘦又小,但其实身体健壮得很,手臂满是肌肉,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每次来店里都要点一杯double shots 3/4 full的超浓拿铁;

克里斯先生是在岛上定居多年的岛民,他的工作是粉刷匠,每天开车到处给人刷墙,每次来的时候他衣服总是白点斑斑,而且还会隔着老远就跟我打招呼,一见面就热情地喊我一声“Vivian”,也有衣服没有白点的时候,那就是他开车带着三个娃出去游玩的时候;

乔伊女士是一位房地产的销售员,每次来的时候,总是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得体优雅的知性装,她步履轻盈,举止文雅,笑容亲切,最喜欢喝燕麦奶茶拿铁了;

凯伦女士是一位六十岁左右的澳洲退休妇女,她养着一条非常高大顽皮的大黑狗,她说她几十年前去过中国,而且还是云南一带,所以我们两个人特别有话聊,她喜欢中国文化,想记住我的中国名字,但每次问了就忘了,下一次来买咖啡的时候,又要问一次,真的可爱极了;

……

这就是每天上演在咖啡馆的故事,而这仅仅是其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有多少杯咖啡,就有多少个故事——一杯咖啡,一口醇香;一次光临,一次交谈;一声谢谢,一个还未完的故事……

记得有次很朋友微信聊天,朋友说,“你怎么老想着咖啡师,做英语老师呀”,我说,“我就想做个简单快乐的咖啡师”。是的,我只想做个简单快乐的咖啡师,一个能记住客人名字和口味,同时也被客人记住名字的叫“VIVIAN”的咖啡师呀~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某天,客人下雨天还开车遛山羊,遛着遛着还遛到遛店里来,我逮着机会与山羊合个影,结果它不屑地把头扭了过去。原来,咖啡师也有被嫌弃的时候~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毕业六年的我,从一名广告策划师摇身变成了一名小小的澳洲咖啡师~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