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今天,搭乘着老板的(过山)车,我终于离开了。

离开了一个我很早就深知并不喜欢的地方,离开了一个隐忍了半年的地方,好像…也有点不容易。但这都不是抱怨,因为这都是我知道现状后的选择,是一个交换。

一边坐车一边看着路边由蚂蚁堆起来的土丘,我不禁想起第一次搭车进村的场景,那时,我也盯着小土丘看,心里嘀咕,那是什么?而传说中的原住民社区,又是怎样的存在?那一瞬间,我惊觉 – 这时间,也过得太快了吧!真正的转眼即逝。当然也有一点点开心 – 好在,这半年过得这么快…

不过,我深知这样想是不对的,因为我们的时间应该是要来享受,而不是痛苦地虚度。

所以,我希望我以后的选择,都能让我快乐,而不是每天希望日子快点过 – 人生匆匆,每一秒都很珍贵

02.

不过,虽然很多时候我们都觉得在土著社区的生活不那么舒适,但跳出来想想,这段经历又是非常独特的。

虽说原住民社区的工作对于working holiday来说是很自然的一个选择,但是,在世界上,真正有多少人,会深入终年干燥,购物不便,基本没有娱乐设施,睁眼只有满地红土的地方工作和生活?在世界上,又有多少人有机会跟少为人知的澳洲原住民联系交往,谈笑风生,体察他们的生活现状?

站在这个角度,在这片红土地里的半年体验,真是有点稀罕和……有点值得珍惜。

03.

在这半年里,每当身体因为酷热或干燥不在状态的时候,都会怀疑自己 – 好好有稳定生活不过,干嘛还要出来折腾,尤其现在年纪已经不小(不比5年前去新西兰working holiday的时候)?

但现在回头想想,要是不出来,我或许就不会遇见那些让我大开眼界而又闪闪发光的人了:

从华为辞职决心要拿PR的哥哥;

深谙家庭哲学的绝世好男人退役军官老板;

(今天刚听说他们在家自己打点滴….我….膜拜)

乖巧伶俐而又对未来孜孜以求的拎包小弟;

天然开心把乐观主义进行到底的酷小妹;

同是“大龄”却并不畏手畏脚对未来充满规划的同龄妹子;

还有教会我意大利美食的意大利哥哥和台湾姐姐……

还有很多很多,他们很大程度地拓宽了我的视野,也给我的生活带来更多的力量

每想到这些,就觉得,这一次出走也就有了意义。

我的小手

此时此刻,在澳洲的第一个半年,我带着有点过敏,又变得愈加干燥的双手离开了土著社区(怀念我的纤纤玉手)。或者这就是现实版的No pain no gain.

没关系,pain来了,或许好日子就不远了。

接下来,我也很快地又一次重新出发,去往新的地方,开展新的计划,希望做上自己更喜欢的事情。未来将来,常怀感恩,GOOD LUCK to me.

半年前从凯恩斯出发达尔文:)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