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寿司店厨房上班,是一种什么体验

来澳洲之前,我曾设想过去厨房上班,一边工作,一边提升自己的厨艺。想象中,干净宽敞的厨房,各种雅致好看的摆盘,一片岁月静好。可真实进厨房之后,完全是另一幅样子。

每天早上9点,带上围裙,进厨房。从那一刻开始,就像陀螺一样连轴转6个小时,顾不上喝水,更别提上洗手间。下午3点,开始吃午饭。歇一歇,然后忙到晚上8点,收工。刚开始那两天,累得腰酸背痛,抬胳膊穿衣服都费劲。后来,渐渐都麻木了。

话说这一周,我在厨房都做了些什么呢?
炸、煎、切、洗、配料


炸台基本由我负责,鸡排、猪排、虾、春卷、豆腐、鱿鱼、三文鱼、软壳蟹、蔬菜饼。店里需要什么,客人点什么,我就迅速炸什么。

在寿司店厨房上班,是一种什么体验

最讨厌炸的东西,有两样:
软壳蟹(稍一用力,就断腿或者稀巴烂,不懂TA为什么如此不硬气)
三文鱼(先切成一指宽,然后裹上面糊,滑溜溜,摸着就恶心)

在寿司店厨房上班,是一种什么体验

蔬菜饼,淋上蛋黄酱和OK酱



猪饺、虾饺、素饺
先放入微波炉解冻,然后倒进油锅,煎至金黄,摆盘,配上饺子醋

胡萝卜丝、白菜、鸡丁、洋葱
切的大小要符合要求,动作一定要迅速,切记要保护好不切到自己
我第一天切胡萝卜的时候,就不小心切到手,幸好伤口不深。
在国内,最讨厌切肉的我,硬着头皮切了一大盆鸡丁,加一大盆鸡排。

锅碗瓢盆,洗上无数遍
每当主厨做完一道菜,我都要迅速洗完锅铲,放回原位。
在国内,每次在家洗碗,我常常会专门带上手套。而现在,不管多么油腻的锅盆,直接上手,洗刷刷,快快快。否则,耽误厨师或者客人。

在寿司店厨房上班,是一种什么体验

配料
寿司醋:把醋加入适当比例的糖盐,变成寿司醋
蛋黄酱:鸡蛋、糖、醋、油按照规定的比例,做成蛋黄酱
金枪鱼:6公斤的金枪鱼,手工使劲压干水分,加入规定比例的糖、盐、蛋黄酱,以备包寿司使用
打饭:米饭,配上固定比例的寿司醋,搅拌均匀,以备包寿司使用

在寿司店厨房上班,是一种什么体验

店里除了寿司之外,还提供正餐,比如便当A/B/C/D,咖喱鸡扒/猪扒饭,牛肉乌冬面,鳗鱼饭,照烧鸡肉饭……

难处在于,一是需要记住的东西很多很多,二是动作一定要非常迅速,尤其是客人点餐高峰期。

我需要记住每种餐,在店里吃,应该用什么样的碗碟,如果带走或者外卖,应该用什么样的打包盒;

厨房里有4个冰柜,楼上有3个冰柜,我需要记住,这7个冰柜里,分别放了什么食材。留意厨师要用的种种食材,迅速去相应的冰柜取货补齐;

米油糖盐酱醋面粉,瓶子罐子桶里不够的时候,无需提醒,迅速加满;

在面积不大的厨房里,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来形容,一点儿都不夸张。

这一周,被催促了很多次,也被嫌弃了很多次。动作一定要干脆利落,要快、快、快。
在寿司店厨房上班,是一种什么体验

工作这么繁忙,是不是瘦了很多?

No。
既然工作这么累,又怎能亏待自己。目前,犒劳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吃吃吃。

中午,多吃饭,多吃菜,才有力气接着干活。(有一天,我吃了一大碗米饭,比俩男生加起来吃的都多,这饭量把精瘦的广东老板惊呆了;另外一天,我一口气吃了10个鸡翅,简直刷新了自我认知)
晚上8点下班,店里没卖完的寿司,带回去,挑喜欢的吃。
一周下来,不仅没瘦,反而胖了几斤

在寿司店厨房上班,是一种什么体验

在寿司店厨房上班,是一种什么体验


就这样,在墨尔本的第一份工作,让生活暂时有了着落。如果没有经济来源,以墨尔本的物价水平,每天的衣食住行都会让人心生忧虑。

所有价钱乘以5,折成人民币,让你面对日常消费,都忍不住吐槽连连。
比如,普通的快餐(3个菜),50多块;
一颗生菜,10块;
房租按周支付,每周五六百;
出门坐地铁,单程最便宜也要20多块(超出2小时,就是40多)。

在寿司店厨房上班,是一种什么体验

在寿司店厨房上班,是一种什么体验

在寿司店厨房上班,是一种什么体验


九九六,繁忙的一周,总算过去。
下周,会发生什么事,期待ing…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