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那么年轻,干净,那么寂寞地生活着。直到自己可以毫无防备的突然消失在马路的那一天。」

 

作者/阿绵

配图/阿绵

 

从新西兰回来澳洲以后,先到布里斯班落脚,之前同住的上海阿姨心地太好一直让我不要再折腾还给我找好了新的share house,但这次却没有之前刚到布里斯班的那种兴奋感。有时候在路上久了便不能再内心宁静地守着一座城市,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


我给自己列了好几个如果,如果之前的寿司店继续让我上班,如果新的share house一如既往地让我开心…但是这些如果的念头都一一被我否决,最终想上路的心又一次蠢蠢欲动,于是在某个布里斯本炎热的午后,我坐在屋子里,盯着呼呼吹的风扇,终于做出了决定。


我直接去维珍订了飞往Perth的机票。Perth是我一直想去的城市,以孤独为代名词的城市,在澳洲西边的脚下一直隐隐在心里发光。也由于它的地理位置,不管是哪里到perth都需要很高昂的机票,曾经有个澳洲的朋友就跟我说,你看,有钱让我飞到珀斯,还不如出国去趟巴厘岛呢!

 

我的航班在夜晚十一点多抵达Perth,从飞机的窗口往下望着这座城市,偶尔有星星点点的灯光,但街头的车和人流却一下少了许多,那种孤寂的迷人感一下子就把我的心紧紧抓住了。一下了飞机,这座城市果然也又是一种独特的味道,一种只有西澳的味道。我在刚到达珀斯后的前三周暂住在了北桥,由于当时没找到工作,便临时在家旁边的餐厅打了两周黑工,也不至于流落街头。

 

但闲暇的时间也多了起来,除了日常去工厂投投简历,我也和和朋友去国王公园看到了夜里的珀斯全景,海边宁静的小蓝房子,黄昏时候的海边,还有傍晚时候像漫步在古代欧洲街头的frementle。珀斯真的是一座迷人的城市,它的迷人之处并不在于它的活力,而是一种带给人的、又内心生出的另一种平静。

 

但就在第三周,蔬菜厂的中介告知或许第二天就可以去蔬菜厂上班,终于可以开始正式工作的我瞬间开心了,但是也就在接到这个消息的当天晚上,突然接到了dome Cafe的电话,也就是我这份海岛工作的菲律宾经理,电话里我一直以为她是个印度人(毕竟满满的印度腔让我有点招架不住)。


在电话里我只匆匆问了她一些零碎的问题,她就让我赶紧买船票然后之后住在岛上。所以到最后我知道的信息就是薪资还有他们可以提供员工宿舍。内心还是蛮忐忑的毕竟一无所知就要上岛,但是她给我考虑的时间后,我几乎没有任何思索就决定上岛上工作而不是蔬菜厂。毕竟,谁会不想在人生中体验一次岛上生活的感觉呢?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我即将工作的咖啡厅

 

第二天我就开始匆匆地收拾行李,同时也上网搜寻了一下岛上的信息,发现Rottnest island在那段时间正好在综艺里走红,后来我工作的同事也告诉我当时谢娜她们有进到店里买咖啡,我们可爱的supervisor见到一群扛着摄影机的人瞬间懵逼然后跟人家说,“店里不行拍!”


当时听完这个故事我笑死了。但我怀着终于可以实现在海边生活的梦想和看可爱小袋鼠的期待,匆匆上了前往袋鼠岛的船,于是就开始了我这一生为止最难忘的三个月。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岛上的码头

 

那时候是三月底,我是傍晚时候到的岛上的码头,由于当时我已经买了自己的车,但是员工可以享受一个月停在frementle码头只要30刀的停车费,也可以享受船票半价的折扣,最酷的是我们可以免费坐小岛上要花好几十刀才可以坐的快艇去看野生动物!


那时候正是游客最多的时候因为天气很暖和,据说很多有钱的澳洲当地人会自己买大船,周末休假的时候会自己开船出海来岛上捕鱼。澳洲朋友们都说,我们澳洲人比富有并不是比谁的房子多谁的车子好,而是谁的船好。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岛上最有名的就是会笑的小袋鼠

 

我就这么和这群游客格格不入的背着一个巨大包找即将工作的咖啡厅,结果发现这家店是离码头最近的一家店,难怪后来每次一到节假日我们的生意就是首先开始门口排到门外的两条长队。也是每一次我听到码头鸣笛的声音就忍不住shit…


当时到店里的时候正好打烊了,supervisor便直接让我跟着她去员工宿舍,通过后厨的时候我见到了第一个同事Sam,当时的念头是,第一个同事就这么帅之后是不是会一个比一个帅哈哈哈。


然后supervisor带着我走到房间,是一个双人间,正好我的新舍友也在,于是她让舍友待我熟悉一下环境就离开了。这是我第二个见到的新同事,也是我的第一个舍友alannah。后来一直嫌她名字太难记她就说大家都这样觉得于是大家给她改了个名叫阿曼达,所以她就是老鼠岛的阿曼达。

 

这可是第一次和白人女孩一起当舍友,于是我很激动的问她你是哪国人!她说,我是珀斯某个区的。后来才发现同事里面有一半都是local(澳洲人)。阿曼达是个超级大话痨,我行李才刚放下,还来不及喘口气,她就激动地开始跟我介绍她贴在墙上的乐队海报还有店里各种各样的八卦以及各种“后宫”生存技巧。


所以才到第一个晚上,我已经大概知道了经理们的习性还有我即将要做的工作。然后她便开始热情地带我熟悉环境,介绍我给所有人。我们宿舍是那种有很多房间,然后在一个平房里,大家公用厕所和厨房的那种房子,我也是第一次体验那样的房子。


也因为这样的构造,让我们所有人都不得不紧紧地被绑在一起。可以说,除了睡觉大家二十四小时都要见到对方。当然因为员工有点多,大家的名字隔了一周我才都记住。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我的舍友阿曼达

 

我的隔壁屋是个新西兰女生,当时见到她她正在吸烟,剃着光头,帅气得不行,我真的觉得她的颜值可以媲美克里斯丁斯图尔特,然后我就被她的美深深吸引紧张地和她握手。后来她男友每次见到我都开玩笑说,你离我女朋友远一点。

 

然后回到房间阿曼达还在跟我介绍,后来熟了渐渐发现这个bitch讲话永远停不下来,就算不回应她她应该都能自说自话上很久。这里的所有同事都超级热情,我刚理完行李去厨房做饭,发现大家都下班了所以所有人都会在厨房里,虽然我还没记住他们的名字,但是他们都也不是很介意。

 

当时我玩的最好的应该是和一个叫Richard的菲律宾裔男生还有一个叫egi的德国男生,因为当时我吃饭,然后egi突然光着膀子走进厨房然后开始在我面前秀他的肌肉,还问我他的肌肉如何,当时虽然一口饭差点喷出来,但是也让我觉得这个男生挺有趣的。所以我们经常会一起去看夕阳然后去打球。


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们坐在庭院里聊天,egi说他很多以前恋爱经历,还说他曾经3p过要给我看视频,被我们所有人狠狠地拒绝了:)但是第一天晚上当所有人都在厨房里以一种疯狂地澳洲语速聊天的时候也让一直习惯住在安静的share house里的我第一天感觉有点想逃跑。


但好歹也是跟他们住在一起,我的英语水平蹭蹭提高,从第一天沮丧地告诉阿曼达“你们所有人在一起讲话的时候我都听不懂”到后来已经可以听懂而且可以用一些他们教的澳式英语怼人了。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上班的第一天我被告知我的工作任务是负责做饮料,这其实是一个很有趣的工作,因为我从来没有做过奶昔还有那些饮料,而且我还需要打包和加热甜品,真的是一个很快速而有趣的了解当地食物的一种方法。


教我的女孩vivian是个超有耐心的温柔的人,夏天的时候客源很多,一排又一排的order挂在玻璃上,manager每次点完单就喊我做一杯饮料,但是前面我提过,她的印度腔口音有时候真的让我抓狂,同时那时候我根本记不住那些乱七八糟的饮料做法,所以我有时候看着挂满了一大排的order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但还好熟能生巧,凭借我在澳洲积攒已久的服务业经验,最重要的就是记忆力的考验,到后来已经是抱怨订单太少了。


我真的超爱做饮料,这就像小时候扮家家酒或者玩小游戏那样,我们会按订单做各种各样有趣的饮料和甜品。但是可惜过了一周就开始让我跑前场了,虽然也蛮有趣但是还是更喜欢做饮料。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总有quokka调皮的偷吃披萨还打翻盘子

 

工作的第三天我就开始学习开店了,开店的时候我上午六点半就要到店里,第一次得知上班时间的我生生的震惊了,因为我真的不是一个能早起的人。所以那天下班后回去忍不住egi抱怨要起个大早了,egi却告诉我,刚来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可他也告诉我,“当你看到日出从海上升起的那一刻,你就会觉得值得了。”


内心想着他说的,第三天起床的时候发现天都还是全黑的,我匆忙换好衣服跑去店里(其实员工宿舍走到店里一分钟都不到)。因为我们的店正对着大海,而后厨的同事要比我还早上班,他们和我打了招呼后我走到店的正门口。当


我开始把椅子搬出去外面的时候,阳光渐渐出来了,海平面开始渐渐出现粉色、橙色,海面变得波光粼粼的,那是我从未见过的一种大海的样子,一切事物似乎重新开始的感觉。后来开店的时候我尝尝在门口摆menu的时候呆呆地看着远处的海面,想着远处的人们坐着船来到这个遥远的岛上,而我却已经有幸漂浮在远方了。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店里望出去的日出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清晨的时候店里还经常会跑进来小袋鼠,阳光照到它的身上,它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在outside area往店里看,觉得有些着迷。那真的是一种,很难以言说更难以忘记的一种奇妙的情感,只有dome才能够给我的。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清晨的dome

 

而且我真的很喜欢店里的同事们,他们都会很热情地每天道早安,好像有种,嘿,我们今天一起充满干劲地开始又一个美妙的一天吧!这样美好的感觉。而且工作的时候如果是要等咖啡区做完咖啡,还可以站在那里和sam聊一会天。


我真的很喜欢这样的工作氛围,并不是只有机械的工作充斥着每天的生活,更多地是一种在温柔的环境里和同事还有顾客的有趣的交流。

 

店里忙碌的时候我都会疯狂地跑,端咖啡做饮料送食物还要一边回答客人的问题,而且有时候最恐怖的时候是突然来了好几艘船,而我刚巧负责收银的话,面前是两排等着的游客,我就需要以最快的速度疯狂点单。


虽然我之前已经做过很多点单的工作,但是这家咖啡厅真的是我见到的菜单界面最复杂的也最多的,大概是因为我们卖的东西很多,而且西方人有很多食物的要求和禁忌,比如他们很多人不能喝全脂奶只能喝lactose free或是脱脂之类的牛奶,有些人是只能吃gluten-free的食物,还有奇葩的客人点一份大份英式早餐几乎把所有的材料都换了,比如培根不要脆皮之类。所以刚开始点单的时候我只能一边研究一边跟客人道歉,因为是刚开始不熟悉业务- -不过当最后做的很熟练的时候却也变成了一个小小骄傲吧。

 

而且点单的有趣之处在于,岛上有个开旅行巴士的员工经常来买咖啡,他每次都要点全黑咖啡不加糖,第一次的时候我们聊了一会天,他告诉了我他的名字;第二次他来的时候我已经记得他要的咖啡,但是我忘了他的名字,问人家,你是m开头的名字对吧?(因为外带要写名字),对方又重复了一次;后来每次都恰好我给他点单,我们都会像老朋友那样聊会天,但我每次都像是脑筋短路一样忘记他的名字,最后我已经不好意思再问了,直接跟做咖啡的同事说,一会做完我直接给他吧你就别喊名字了,同事“……”。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同事Gerald清晨给我做的兔子babychino

 

在这里工作让我学到了很多澳洲人的饮食习惯,有时候我也会和同事打赌说你猜那位客人会点什么咖啡。一般老爷爷老奶奶都喜欢点黑咖啡尤其是老爷爷,打着领带的男人一般喜欢点浓缩,年轻一点的人则通常都喜欢flat white。


澳洲人还有如我前面所说有很多食物的禁忌,这个我会下次专门写一篇文章专门讲。有时候不懂一些词也会问客人是什么意思,很多澳洲的老爷爷老奶奶都很友好,会告诉我这些澳洲的单词是这样使用的。

 

这些都是我们前场的工作,而后厨的工作也都挺有趣的,我每次去拿餐的时候都会见到他们在厨房疯狂的聊天,还经常会在厨房唱歌,有时候我在前场都能听到那种惊天动地的男高音。


后厨同事们都是逗逼,就和破产姐妹里的怪后厨们一摸一样,同时也看到了外国人多么奇怪的低效率。比如明明做好了一道菜却摆着不让送,一定要整个单子都做完了才能送,然后有新订单就会跟唱歌一样念,new order balabala…


所以经常出现忘记做食物的情况然后我们就会被客人投诉…(大家不妨搜搜我们店的google review就会知道评分多低了)每次送餐前在窗口还要被问一堆奇怪的问题或是说一些神经病的搞笑话,然后才慢慢地让我去送餐。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后厨的怪咖们会偷偷做吃的

 

而到了冬天以后客源渐渐变少了,甚至有时候两三天都不用上班因为船都停开了,所以岛上除了员工就没有其他人了。认识的船员告诉我说,这个岛夏天的时候住着250多个人,而冬天就只有150多个人了。


因为岛上很小同时为了保护小袋鼠们,所以没有私家车可以在岛上开,游客也几乎很少住在岛上,因为一晚的房费贵得惊人,海边的房子一晚上租金要500刀,也就是2500多块人民币左右,所以我当时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


冬天的时候manager和另一个supervisor去holiday,所以只剩下一个我们最喜欢的supervisor在店里,我们就会很轻松的一边工作一边聊天,有时候聊的太过分,变成了两两站在咖啡前和后厨聊嗨的场景。


supervisor就会无奈地说“hey guys,at least find something to do plz!”我觉得简直充满了喜感。在dome工作是很开心很开心的,因为可以和我喜欢的人一起工作,一起偷偷议论哪个客人很cheap,哪个女孩屁股翘之类:)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工作时的自拍

 

当然除了工作以外最难忘的就是和我的同事们一起生活的时候了。他们除了一半的澳洲本地人剩下的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所以也可以更多地了解到不同国家的样子。我们下班后会一起去g store买便宜的打折食物,会去海边chilling,还会去老地方看日落,在后院里看流星,在厨房开party,去酒吧social。


白人的世界是很有趣的,他们一刻都不能让自己无聊下来,所以dorm里有很多奇怪的日常,因为白人没有储蓄的习惯,几乎都是发工资就花光,所以每两周发薪日的第二天大家都会一起去酒吧买酒party,每个人离开的前一天都是固定的farewell party,还有生日的时候会准备surprise。

 

我觉得这些都并不是大家有意去营造一个温暖的氛围给彼此,而是他们的生活环境让他们愿意自发地去让大家都开心的度过每一天甚至每一刻。在这里我见到的所有人都太没有利益心了,国外的孩子生活在非常单纯的土壤里,他们对对方好只是因为喜欢,他们可以很凶地吵架,然后下一秒就忘记了,喜欢和不喜欢谁都直接写在脸上。这是我第一次体验到的,那么多人一起生活在一起时刻绑在一起的生活,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被填补得满满当当。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大家一起吃饭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在海边

 

每周厨房的毛利同事都会做一顿family dinner给大家,所有人都会一起坐在厨房,聊一些有的没的事情。以前我在旅行的时候总是奇怪,为什么西方人总能坐在bar或是餐厅里聊那么久的天。


来这里以后突然觉得这些都是很自然的事情,我们几乎不需要上网(因为岛上也没有网络),面对面地交流变成很普通的事情,尽管它在现在的这个社会已经越来越不普通了。我们有时候会在晚上心血来潮一堆人一起走路40分钟到海滩边的餐厅吃饭,从海边走过去看着对岸,有瞬间觉得恍惚的感觉,分不清岛上是现实还是岸上。对岸灯火星星点点,我那时候才深刻得感受到了一种叫做远方的感觉。


有时候走累了所有人就会排排躺在地上,因为不受任何污染,一抬头就是漫天繁星和银河。从人生第一次在岛上见到了流星后,现在已经有点见怪不怪的意思。大家吵吵闹闹后躺下来突然所有人都没有了声音,身边只有海的声音和彼此的呼吸,天空的流星一颗又一颗划过。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一起看电影

 

傍晚的时候我们时常会一起去看夕阳,那个地方好像是大家约定俗成的地点。只要下班后就会有人在门口喊一声,所有人就会一起出去。那个地方就好像是一个只有我们才知道的秘密基地,每天都可以在那里见到油画般的夕阳,那个最高点往下可以看到澄澈的一片湖水,湖水里倒映着夕阳的颜色。


那或许是我一生中至今为止见到最美的夕阳之一了。有时候同事会拉着我爬到最高的顶点,那里看到的夕阳是耀眼的橙色,然后渐渐变成紫粉色,最后融化到天边的尽头。那一刻,总希望时间可以暂停在那里就好了。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秘密基地的夕阳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粉色的夕阳

 

而有时我们也会去游泳,冬天的时候海水是很冰凉的,我在水里瑟瑟发抖,而且我发现自己的游泳水平其实很差,因为我没办法在深不见底的海水里自动浮起来。所以每次下水后我就开始扯着同事不放手,他们每次都“relax!深呼吸”


我还有一次不小心把ej的戒指给扯掉了丢到海里找不回来了…每次上岸后都冻到说不出话疯狂得跑回宿舍,也不管我的法国朋友在身后大喊“等我一下啊!”但是冬天游泳并不是这种鬼畜的西方人做的一小件疯狂事。

 

他们还很喜欢在冬天的晚上开完趴体喝完很多酒以后去jetty jump(就是从码头跳海)。大家每次都会脱光衣服然后像猿人那样“呜——!”地叫着然后一边义无反顾地跳进大海里,结局就是,有一周所有同事开始相继感冒来跟我借药。


而且他们最疯狂的地方就在于大家都是很爱劝别人一起做疯狂事的人,这点真是和我想象中大有不同,以前一直以为中国人才是最会劝酒的民族。结果我被逼着喝醉那么多次都是因为这些疯狂的朋友们,而且每次他们都会买一大桶的那种酒而不是像我们那种瓶装的,所以每次都会设置各种游戏被逼陷入喝酒的循环。但是在夜晚跳海实在是超越了我的极限,所以我每次都死死地抱住海边的柱子不让自己被他们推下去。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jetty jump

 

而有时候结束了工作以后我会和朋友lu还有bess去打网球,虽然有时候刚下班后只想瘫着,所以也经常很疑惑为什么西方人体力可以这么好。回家后大家会一起做饭share,我也有幸尝到了各国的奇艺美食,比如法国的一种烙饼,还有我们的后厨主管wish时常会来宿舍给我们做大餐,德国同事moritz则永远都做各种各样的土豆。我每次看到他在厨房就会问,“又是土豆吗?”他就会翻我一个白眼,“每种土豆做法都不一样的!”

 

晚上的时候我也经常喜欢在lu的房间里和她一起刷美剧,我们很喜欢把零食对在床上,一开始的时候还挺担心会不会弄脏她的床,结果她很大气地说,没事啊随便吃。后来发现西方人好像对卫生真的毫不在意,同事们经常闯进我的房间也不脱鞋就躺到我的床上,虽然我以前经常在电影里看到很多人会穿着鞋躺在床上,但我那时候真的以为是电影啊喂!lu应该是我玩得最好的朋友之一,因为我们感觉每次都有说不完的话题,她以前在法国的工作是给报纸提供图片的摄影师,所以她拍的照片都很好看。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下班后一起去打网球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在lu的床上看剧

 

冬天到了的时候,同事们因为工时短接二连三的离开了,于是也就有了无止境的party,我记得每次派对的时候整个宿舍都要被掀起来一样,大家都很爱音乐,所以厨房甚至会摆着一个巨大的蓝牙音箱。


然后大家都会去买那种大桶的酒,每个人都会准备一些食物摆在桌上,不过其实大部分的时间除了喝酒大家都是在跳舞。但是喝酒的好处应该就是,喝完了之后本来看似优雅的一些欧洲同事瞬间都会变得很crazy。


我记得有一次喝多了以后大家就开始乱砸鸡蛋和面粉,第二天的时候满地都是白面粉,那时候break我被叫回来熨衣服结果刚把衣服拿起来发现全部都洒满了面粉。后来回到店里我真的很不爽地疯狂骂人…


而我的同事则更夸张,那位德国兄弟本来好端端地一个颜值(他长得很像甜茶)但是喝醉了之后就会蠢得很夸张也很搞笑。但也好在他有颜值所以就算了,而且这位甜茶兄弟凭着他的颜值在店里很吃香,经理总是对他网开一面,而且他在工作还经常收到顾客给他的ins纸条(在国外如果对一个人感兴趣大家通常不是跟别人要社交账号而是把自己的账号给别人),但是他很专一,每次都把那些纸条转眼就扔掉然后骂这些人肤浅,给他点个赞!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lu教我梳发型,sam和wish为试验品

 

不过也或许我们的文化比较内敛,所以一开始也不太好意思和大家一起跳舞,但是久而久之发现,其实你跳的好不好别人也根本不会在意,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放得开的问题。所以到后面大家也会嘲笑我跳舞的时候就像“fucking the chair”:)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大家

 

也是在这座岛上体验了无数个第一次,第一次喝醉,第一次和大家一起吸weed,第一次冬天游泳…每次喝完酒大家也会好心的送我回房间,但是由于我很喜欢喝醉了之后开始跟大家吐露别人告诉我的“秘密”,所以除了最后一次给我开的farewell party都没有人敢乱叫我喝酒了。

 

送朋友到码头是一件很难过的事,就像中国古代送友人,送至码头后,一别就不知何时再见了。即使现在有了很方便的社交软体,但渐渐有了自己的生活后鲜少能再专门打开只有对方国家使用的软体去看看彼此的动态。因此才觉得格外伤感吧。但是旅行了这么久,渐渐习惯了这样的事实,我们开心的挥手再见,因为这段时光能够彼此陪伴并且成为人生中最重要的财富。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岛上的黄昏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秘密基地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岛上的火车

 

最后离开的那天我在船上看到朋友的留言,还是忍不住哭了。但是至少我们是笑着说再见的。在这里学到了太多太多的东西得到了太多的爱和关怀,得到了别人一生都得不到的东西,所以很知足。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关于这座岛的所有,就像dome店里的那个motto一样,那些零碎的小事,才变成了我们每一天的生活。我们厨房里的冰箱,上面是所有曾经在这里工作过的人用马克笔写下来的关于他们的感受,每个人都在这里遇见过一段无比美好的故事。我也是。和这些朋友们在这里相遇,它远远超出了最初我对这里的期待,也让这段故事变成了我未来会想要和所有人分享的一段经历。

  


 

在海岛上生活的梦想,我实现啦!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