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个夏天想念另一个夏天的,
落日沙滩,露天影院,红色礁石,恐龙脚印。


离开铁红色的皮尔巴拉,横跨八十英里滩,绕过罗巴克湾,我们终于在金伯利第一大镇——布鲁姆,找到了一点绿色。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Sandfire Roadhouse

抵达镇中心的首要事,就是到唐人街吃一碗pho。唐人街位于大镇的最东侧,靠近一片淹没海湾的红树林,俯瞰是一只凶猛的龙的形状(或者一棵健壮的花椰菜),是布鲁姆一切的起点。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Yawuru原住民一直都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他们收集海参,龟壳,和珍珠蚌,很早之前就开始与远道而来的望加锡人交易。十九世纪末,欧洲人在罗巴克/雄獐湾的北端,选择这块三面环海的犄角建镇,将珍珠产业从Cossack搬到了布鲁姆,逼迫土著成为苦力。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海参

由于潜水装备的引入,他们被更有技术的亚洲移民取代,其中大多是日本人。到了一战前,罗巴克湾内能有四百艘船,近4000人同时工作,供应了全球七成的珍珠蚌,是名副其实的珍珠中心。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这些珍珠通过Streeters jetty送到岸上,船员在此休憩,商贩到这谋利,一个鱼龙混杂的唐人街也就诞生了(早期称为日本城更恰当)。时至今日,这里依旧满是售卖珍珠的商店,出于某些显而易见的理由,我就没进去逛了。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红树林中的唐人街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旧称布冧(粤语发音)
 
Streeters jetty建于1897年,是一条长69米的栈桥,加固后对游客开放,一瞬间就能从闹市穿越到红树林深处,想象当年的劳工如何克服北部夸张的潮汐。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我们跟着当地一位马来华人来学手艺,他用几根变味的鸡腿,很快网起一桶青蟹。如果你对钳比脸大的螃蟹有非分之想,不妨试试这里(小声)。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大哥还插到一只犁头鳐,有点心疼

不远的卡那封街上,来自日本的多崎家族开了一家亚洲商店,出于对能剧的喜爱还设置了小剧院。被珍珠大亨买下后,变身为Sun Pictures并于1916年正式营业,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露天影院(营业中)。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当年的布鲁姆种族冲突频发,影院里,优越的欧洲人位于正中,自己的孩子则在前排打闹,有能力挤入上层的日本和中国人有权同坐,但马来等肤色更深的人,只能使用一旁的板凳,和另外的出入口。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星空下,荧幕前,瘫在躺椅,微风和母蚊子同时拂过你的肌肤,是我最推荐的布鲁姆体验,除了当时看的是【The Good Liar】,一部彻头彻尾的烂片。据说在堤围建起前,每晚潮水都会涌入影院,观众甚至能边看电影边钓鱼,日常想回到过去。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鲨鱼的攻击,减压症,时不时的热带气旋,使得采集珍珠成为死亡率极高的工作。超过九百位日本移民,安葬在异乡;布鲁姆的华人社群,同样也有自己的墓园。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戳↑图看小颜在澳洲的墓地游历

沿着Dampier Creek往外走,红树林渐稀疏,Town Beach是观赏月梯的最佳位置,也是散步野餐的好地方。某些特定的日子,潮水会退后好几公里,露出一些飞机残骸。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1942年,水上飞机还是重要的交通工具,载着荷属东印度的难民逃到布鲁姆来。日本军机突然出现时,还有16架满载的飞机停泊在海湾内,成为飞弹的活靶子,最终至少有88人在火海中丧生。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clubmarine.com.au

布鲁姆是二战中受损第二大的澳洲城市(仅次于达尔文),关于它的历史,采珍珠用的太空服和飞机残骸,推荐到Town Beach附近的历史博物馆看看(Broome Historical Museum)。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海湾中同样有无数珍珠船被摧毁,布鲁姆也就没再出现“千帆竞速”的盛景了。如果你还是无法放下对珍珠的执念,可以拜访仍在经营中的珍珠农场,Willie Creek Pearl Farm。

https://www.williecreekpearls.com.au/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老照片:Streeters jetty的珍珠船

前面提到了北部有着夸张的潮汐,在布鲁姆这落差十米属家常便饭,这使得挖掘深水港很不明智。建镇早期,货船都要趁着潮高才能靠岸卸货,潮水退去后便用平船底立在泥中,等下一个潮高再离开。1964年,最南端近一公里长的栈桥开始建设,连接到三百多米长的离岸码头,成为黑德兰和达尔文之间重要的港口。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如今市民也得以享用一侧的观光栈道,水深的变化为钓鱼创造了条件,就是不小心中了鱼,拖上来还真不容易。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Gantheaume Point是布鲁姆伸入海中的另一个犄角,碧绿的海水和白净的沙滩在此撞成了橘红色的大块砂岩。这些砂岩形成于白垩纪早期,经过长时间的冲刷,崩塌成散乱分层的海洋废墟。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幸运的是,潮水退去后,一些同时代的恐龙脚印会显露出来,也留下了几处天然小泳池。去之前最好先了解潮汐,泡小池子则要小心扎人的海螺仔。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看出了米拉之家天台的感觉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遵循了到海角必下暴雨定律
 
如果把布鲁姆看作一个菱形,左顶点是甘森角,右顶点是唐人街,下顶点是码头,那上面便是大名鼎鼎的凯布尔海滩。布鲁姆距离西澳首府最短也有2000公里的路程,平日有一万多的居民,到了旅游旺季立马翻三番,全靠它。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印度洋带着亚洲来的风,堆积出这片近乎水平的宽大沙滩,绕过甘森角的怪石嶙峋,往北绵延二十多公里。1889年,一条电报电缆从爪哇岛跨海于此登陆,从此澳洲才真正地与世界联通,因此被命名为Cable Beach。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来到布鲁姆的时候,恰巧找到合适的房间短租,同住的人都热心工作干劲十足。而我,天气太热就睡到下午出门,到向西的凯布尔海滩看一场黄昏汇演。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这里的风浪比湾内要强许多,游起来欢喜过瘾,就是要注意是否立有警告牌,雨季可能会有伊鲁康吉水母(Stingers )出没,它是世界上体型最小,毒性最强的水母之一。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沙滩上走着游客最爱的骆驼队,背景是爱用纱幔装饰的度假村,散起步来有价格不菲的海岛味。布鲁姆四周的红树林生活着约五万只狐蝠,暮色降临时四处滑翔,路灯透过它们的翅膀发出黄光。就这样散步到夜里,回去吸一碗泡面。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房东家门口的鸡蛋花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泡面搭档

又一场黄昏汇演里,潮水退到很低的位置,我们照着Wikicamp上标的点,寻找恐龙脚印。在这附近露出很多黑色石头,允许四驱车通行,再往北则是天体区域。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仔细阅读网友描述,比对石头细节,来回横移都没有什么发现,还好意思提什么“地图小王子”。当所有眼球都对准下沉的咸蛋黄时,我不服输地用脚抠泥,没想到还真抠出了一前一后两只脚印。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它们属于一亿多年前,某只肉食兽脚类恐龙,直到16年才被一位捡贝壳的人发现。身后的餐厅传来愉悦的声音,我一脚踩在脚印坑里,看见一个远古的太阳稳稳落下。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布鲁姆 | 刮着亚洲风的澳洲珍珠之都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