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澳农场生活,枯燥吗?


有人抱怨偏远的农场生活太无聊,远不如繁华的大城市丰富多彩。


于我而言,恰恰相反。


在墨尔本那大半年,我基本都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没什么娱乐,也没什么社交。在邦德堡(Bundaberg)的这段时期,是我入澳以来,工作和生活两方面都最丰富的时期。



工作方面,尝试了5个工种:机采番茄、包草莓、手采番茄、采节瓜、采草莓。


关于机采番茄和包草莓的经历,写在前几篇文章里。


第35周:机采番茄的苦与乐(上)

第36周:机采番茄的苦与乐(下)

第37周:快手,是可以练出来的

第38周:被自己打脸了


今天,来写写另外3种工作。




手采番茄


相比于机采,手采番茄完全是另一副景象。


它是个体计件制,不分男女,工作氛围紧张得多。每人拎个桶,边走边采,动作一定要快。拎着装番茄的桶,在地里走,老费劲了。每装满一桶,就插上自己的tag,立马开始下一桶。如果动作慢,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番茄被隔壁的人采走。


有一次,我和室友急中生智。她手速快,在前面专门摘,摘完集中放到地上,我在后面负责去蔕,装桶。效果出奇地好,两人都没那么辛苦,而且速度一下子就胜过了隔壁的快手。




采节瓜


土澳农场生活,枯燥吗?

*每人一把工具刀,顺着根部,轻轻把节瓜剜下来。选择标准:长度和工具刀一样,粗细适中,瓜身完好无损。

这是一份,我只做了一次,就发誓再也不做的工作。


为什么?


腰太特么痛了土澳农场生活,枯燥吗?


莫言在小说«檀香刑»里,描述过一种刑罚:腰斩。采节瓜给我的感觉,就像有个刽子手拿把大刀,切割我的腰。听起来很夸张,但这就是我采节瓜时脑子里浮现的画面。当天勉强采完一桶($2.45一桶),我就干不下去了。索性蹲在路边,等工头宣布收工。


之后,再有采节瓜的工作,打死也不去。


甲之砒霜,乙之蜜糖。


有些人采节瓜,特别牛。


比如,60多岁的江西大叔,果好的时候,他7小时能采70多桶,挣200多澳币。(按照最近1:5的汇率,相当于RMB1000+)。


还有,新认识的马来朋友,天天采节瓜,干完活儿回来,生龙活虎地喝酒聊天。我很想掀开他们的T恤,看看其腰背是否骨骼惊奇?




采草莓


我只去过一次。


那天早上5点半出门的时候,滴滴答答在下雨。穿雨衣的时候,我忍不住想,这么早这么冷,老老实实睡觉多好,非要出去瞎折腾?


转念一想,就当多挣点钱,补贴生活费。谁让自己包草莓那么慢呢土澳农场生活,枯燥吗?


抵达目的地的时候,雨已经停了。而且,没有我想象中那么泥泞,难怪室友一直说,机采番茄最脏。


在国内,采草莓赤手空拳就可以;在澳洲,要使用草莓车。


啥?草莓车?


草莓车有3只轮子,原理有点儿像婴儿学步车。每人一台,坐在上面,用两只脚使劲儿蹬,车子就能前行。


width="100%" src="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1473981433412190209"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true">


听起来容易吧,实则不然。


一来地里高低不平,草莓车又大又重,蹬起来费劲。二来方向不好控制,走着走着就歪了。三来调头特费劲。室友经常采草莓,磕磕碰碰,腿上一片片淤青,就像被家暴了一样。

采草莓,一般都是早上5点半出发,6点开工,中午12点多,或者下午2点多结束。一天能挣一两百,两三百,甚至更多(取决于手速,和果量)。工作氛围很自由,想多挣钱就勤快些,干不动了待在地里休息也行。


郁闷的是,我那天直到快下班,才终于找到窍门:针对草莓车,倒着走会更加轻松省力;摘草莓的正确姿势,手握住草莓轻轻一掰,而非用手指使劲儿掐断下面的茎(掐多了手指疼)。


那天,只挣了70多澳币,队伍中垫底的那一个,不过也够维持自己2周的伙食费了。




说完工作,来聊聊业余生活。


业余生活中的节目常常变换,以下是部分节选土澳农场生活,枯燥吗?


烤薯条/披萨/地瓜

和Phoebe/Jayson一起做咖喱牛腩饭
和Phoebe/Jayson一起做越南春卷
和Phoebe/Jayson/Nik一起看恐怖电影
和Phoebe/Jayson/Niki一起做火锅

买份KFC,去海边耍
去看薰衣草,去路边的地里捡西瓜

去Onn家BBQ
去Shiva家吃尼泊尔餐
去Haris家party

和背包客们一起去打保龄球
和背包客们喝酒聊天


土澳农场生活,枯燥吗?

*夕阳下的我


土澳农场生活,枯燥吗?

*左二为Onn


我的伙食水平,一下子提升好几个档次,看到什么都很馋,饭量和体重都蹭蹭地往上涨;


看恐怖电影时,眼神无处安放,捂着耳朵,低头刷抖音来缓解恐惧;


在Onn家看马来人唱歌---大壮的《我们不一样》,屏幕上的字幕是拼音版的;


在Shiva家,第一次尝试尼泊尔餐,全程用手抓;


在Haris家,吃到心心念念的nasi lemak(椰浆饭),一连吃了两大盘,饭量震惊了在场的日本妹子;


生平第一次打保龄球,技术菜到爆;


对欧洲人脸盲,前一天晚上,坐在隔壁的爱尔兰帅哥,第二天在院子里光着膀子和我打招呼,我就傻傻分不清他是谁......


土澳农场生活,枯燥吗?

*Haris家party合影


土澳农场生活,枯燥吗?

*搞怪的爱尔兰帅哥,及女友


无论白天过得如何,晚上总会很有趣。吃吃喝喝,嬉嬉闹闹,日子简单纯粹,如同活在乌托邦一般。


过往人生,很少像这般自由自在。


童年时期,为交不起学费发愁,为父母争吵伤心;中学时期,为学业担忧,为肥胖自卑;大学时期,为前途焦虑;毕业后,为择业茫然,为职业发展恐惧......


而今的时光,就像是偷来的一样。





土澳农场生活,枯燥吗?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