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内容

新西兰打工度假-度假生活

Alina

塔斯马尼亚露营地,常驻初体验

想要分享这次的露营经历是因为它是一份难得的体验。 与最早的设想完全不同,最初我们的打算是在塔州这边布置一个温馨的家,承托着它的最大的标签是“独享”。这并不代表合租亦或是青旅这种形式不好,只是我们都刚好

桃花岛小妖女

生活在别处 ,新西兰VS加拿大(气候篇)

2019年背井离乡去新西兰的那会儿,总以为这只是一趟较为漫长的旅行,时候到了,旅途尽头,就是回家的路。 一晃三年而过,却再也没有踏上故土,疫情仍在,物是人非,打工度假也离我远去,我还在远方,却安了一个

桃花岛小妖女

生活在别处,新西兰VS加拿大(疫情篇)

说来也神奇,截至目前我这辈子只经历过一次核酸,还是为了跨国所要求的核酸报告,我才做了人生中第一次的鼻拭子,彼时是在新西兰,为了转去加拿大。 在“气候篇”我提到初来加拿大是特别不习惯这里的寒冷,还有一样

桃花岛小妖女

库克山, 寻一片冰心

匆匆离开新西兰之前,最后一趟旅程落在了库克山,冬日的公路旅行在一片白色之中,朋友是许久未见,徒步是旧路重走,对于Hooker Valley 这条步道我的心中一直有个疑惑,关于冰湖。 起初是因为一张明信

桃花岛小妖女

弗朗斯约瑟夫,我本清冷

离开瓦纳卡的时候,风停住了脚步, Lake Hawea 如未谙世事的少年, 没有一丝褶皱的脸,沉睡在梦乡。 迷离的蓝,如无尽忧郁的宇宙,怀抱着世间万物, 天空的云消散了, 因为远方的召唤,个个跑得不见

掰二雷

29岁尾声,新西兰三年整,那又如何?

2022年4月7日,距离迈入30岁还剩不到三周,我在新西兰三年整了。 来新西兰第一年,没有疫情和离别,所念皆星河,被好奇和兴奋支配,被山川湖海喂鸡汤,坚信世间一切真善美。 来新西兰第二年,悄悄咽下心中

桃花岛小妖女

洗牙这件小事 | 在新西兰看牙是种什么体验?

拖拖拉拉,上周四我终于去了趟牙诊所,解决了心头上挂着的一个小事。 说到事情的起因,那要追溯到一个月前,某个早上一觉醒来,在两颗牙齿间的三角区域有块牙肉,突然就肿了起来,红得有点可怕,明明前一天晚上还是

桃花岛小妖女

普纳凯基的海边,来一份巨人煎饼

Sam Smith有首歌, 那时新鲜出炉刚打榜,我正在西海岸浪迹天涯。 就是这么一首歌, 曾经深情款款、单曲循环在6号公路上, 这个冬天不太冷, 他唱着Oasis,我的嘴里吧唧着薯条, 太阳当空照,热

Lora

一次难忘的经历 | 谁说新西兰没有毒物!

今天经历了非常惨淡的10分钟。 事情是这样的,首先有个背景:几周前,我老公脸上长了一颗类似痘痘的东西,我们猜测是被啥虫子咬了。非常痛,他一个从来不抠任何痘痘和脂肪粒的人,居然想下手去挤它。最后经历了肿

桃花岛小妖女

世界在你脚下

就在几周前,因为一篇游记我又一次上了马蜂窝的蜂首,我在新西兰环岛的故事成了那一天的封面,有人向往我打工度假的生活,有人憧憬新西兰的田园风光,而令我心头一热的是,也有很多人喜欢我的字里行间,就像这个号里

桃花岛小妖女

Tekapo | 风花雪月,这三年

又是一年鲁冰花的季节,还留在新西兰的朋友传来了Tekapo的照片,年年岁岁花相似,熟悉的鲁冰花摇曳在南半球的春风里,可岁岁年年人却大不相同。 第一次邂逅Tekapo,还要回到2019年,那是我来到新西

Felicia

第一次在新西兰钓鱼以及补办丢失的银行卡

早上起来把之前穿去薰衣草庄园的小白鞋洗了,我本来去薰衣草庄园玩的前几天刚把小白鞋洗得白白,在薰衣草庄园待了几个小时之后,小白鞋变成小黄鞋了。 因为一排排薰衣草中间长满了好多的小黄花,在庄园玩的同时,鞋

朱二木

新西兰幼教毕业后的常见问题及解决

毕业后闲散地度过了一个月,我终于也在圣诞节前找到了一份心仪工作,开心了贼久,等到现在心情平复,便决定要做点什么。经历过两次不同园的面试,注册了reliever网站,拿到了qualification,也

掰二雷

纽村减法生活|越长大≠快乐成本越高

“人之所以痛苦,不是因为拥有的太少,而是想要的太多。” 纽漂近三年,二字头年华也近尾声,我把如今的状态提炼为八字:百事可乐,万事如意。 我所虔诚经营的生活,就如一棵被细心呵护的幼苗,正在开花结果。 这

桃花岛小妖女

徒步塔斯曼,做回原始人

几次环岛,我在新西兰遇见过无数背包客,同是天涯旅行人,大家总会分享自己眼中喜欢的风景,比如,冰岛的钻石沙滩令我念念不忘,我也总是提及新西兰最南边的斯图尔特岛; 而 Abel Tasman,是我从那些西

Felicia

新西兰挖生蚝,打第二针辉瑞疫苗送购物卡,加油卡和食物。

待在新西兰的日子,希望自己可以不厌其烦地记录在新西兰的生活体验,突然想到到时候直到回国,应该可以把所有的文章编辑成一本书送给自己。 记录生活的时候是很开心的,不仅当我码完字写完每一篇文章时,都会有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