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在新西兰,泪洒太平洋,干饭人趣事



春去秋来,没啥心事,

一条私信,略加思索。

桃花岛小妖女,你在何处?

基督城一场秋雨一场凉意,

我正一边凉快着。

如果有人问起,我在干嘛?

混吃等死是门深奥的学问,

这不,我在认真琢磨。


今天吃什么?

这个问题百问不厌其烦,

今天吃什么好呢?

纯净新西兰,我呼吸着小岛国的空气,

一丝香甜,眼泪苦涩。

泪洒的起因,来自于一包速冻金针菇。


吃在新西兰,泪洒太平洋,干饭人趣事


物以稀为贵,却耐不住嘴馋,

差不多2公斤的新鲜青口,

可以换包500克的金针菇,还是速冻的,

别说see u tomorrow,嘴瘾都还没过,

就全葬身在我的牙缝里了,

壮士一速冻,就咬不动,嚼不烂,

哎,太平洋的水,我的泪。

干饭在新西兰,说起来也是一把泪。


吃在新西兰,泪洒太平洋,干饭人趣事




01/大户人家



那是环岛的一个冬日,游山玩水走江湖,早餐青旅自己做,正当我摸出一颗番茄的时候,一道光射了过来,是个中国姐姐,

她的眼睛扑闪扑闪,“你竟然有番茄!”,

随即,几道光刷刷射来,是她的几个小伙伴,“冬天吃番茄,大户人家啊!”,

我呵呵笑了两下,”什么大户人家,你看,我们也是2个人分1个番茄呢。”


吃在新西兰,泪洒太平洋,干饭人趣事


说起番茄,住在新西兰的人应该深有感悟,冬天来了,第一个反应不是春天还会远么,而是冬天来了,番茄还吃得起么?

1千克的番茄夏天可以是1刀多,冬天也可以是10刀多,或者向20刀努力冲刺,每个冬天来临的日子,令人瑟瑟发抖的不是冷空气,而是蔬菜。


吃在新西兰,泪洒太平洋,干饭人趣事

*初冬的番茄,还不算太贵  


正所谓两个黄鹂叽叽喳,一排蔬菜上青天,十几刀一根的茄子多瞅瞅我也就不爱吃了,贵上青天,小老百姓的日常多了一项:望菜兴叹。

生活成了一穷二白吃牛排,穷得只吃得起牛排算是新西兰的凡尔赛,要是真按照砖家建议:每个人每天蔬菜一斤水果半斤,如果不是大户人家,你等着,看看那人还能活多久…




02/吃个寂寞



有段时间我住在Blenheim,那是一个距离基督城300多公里的小镇,不到3万的人口,华人不多,但也不算稀有,有家中国餐馆,老板和我是老乡,老板常常抬杠,我常常蹭饭。

天寒一日,老板神色得意,“来,给你吃样好东西”,我正寻思是人间哪种美味,端上来一看,是一小碗冬瓜虾米汤。


吃在新西兰,泪洒太平洋,干饭人趣事


我还没来得及要求换个大碗,就被冬瓜的来头给镇了住。

话说几日前,老板的女儿去了趟奥克兰,比起Blenheim,奥克兰繁华得五光十色,小姑娘开启买买买,也不忘心系老父母亲,带回了一小块新鲜冬瓜。

冬瓜有啥稀奇,可是整个Blenheim都买不到一块呢,就算奥克兰,冬天里头也变成了奢侈品,那一刻,我不敢嫌弃碗有点小,我的碗里是千山万水,打着飞的的冬瓜略过我心,像是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烈烈,燃烧着我的心。


吃在新西兰,泪洒太平洋,干饭人趣事





03/干饭精神



“民以食为天”,作为一个中国人,老祖宗留下的祖训让吃饭成了天大的事,有比吃饭更重要的事么?容我想想,呜嗯,先吃饭再说。

天气凉了,想吃个排骨莲藕汤,找了一圈只有速冻藕片,鸡肉牛肉常常吃,猪肉吧,是非常嫌弃,新西兰的猪不知哪儿来的那么大腥味,常常被同胞们吐槽。超市买菜,吃腻了生菜胡萝卜,换个菠菜西蓝花,一周七天不重样,哎、别逗了。

俗话说的好,给华人一块地,能给你种出一片菜,但凡家里有个院子,华人最爱的就是种地,比如我的房东。

小葱蒜苗简简单单,生菜空心菜自给自足,煲汤的雪莲果,炒菜的枸杞叶本令我心生敬畏,直到有天房东给了我颗咸蛋,“小桃,尝个咸蛋,自己腌的”,某天又是拿出腊肉,也是自己弄的,为了吃如此努力,果然是龙的传人。


吃在新西兰,泪洒太平洋,干饭人趣事

*房东院子的一角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人在新西兰,我煎着三文鱼,响油鳝丝的油光勾起了口水,虽然吃着清蒸蓝鳕鱼,但我想念的是豆腐鲫鱼汤,中华美食博大精深,出了国门醍醐灌顶。

吃在新西兰,尽管不如国内那般有滋有味,但日子是自己的,可以进阶成中华小当家,也可以是不挑食的好宝宝,切记,无论身处何方,都要照顾好自己。

正所谓天地广阔任我飞,不吃饱飞不动,没营养飞不远,心可以受委屈,胃不可以,我们吃饱了才能祈祷爱与和平。

举碗,干饭!


吃在新西兰,泪洒太平洋,干饭人趣事





吃在新西兰,泪洒太平洋,干饭人趣事

投稿微信:adj-helper3

吃在新西兰,泪洒太平洋,干饭人趣事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