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要变得温柔和强大,就算哪天突然孤身一人,也能平静地活下去,不至于崩溃。」

—— 《言叶之庭》 






写在前面


用了五天结束了2471公里的公路旅行,麻了,脚踩油门踩麻了。后台有收到一些消息,但是澳洲的荒野信号不是太好,等我看到想要回复时,已超过48小时,就无法回复了,实在是抱歉。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顺利,又,不那么顺利吧

3月29日落地珀斯,Trumpet来机场接我,送我到提前租好的房子。接着我们去吃饭,离开祖国的最后一顿是机场的KFC,到达澳洲的第一顿也是KFC,无缝衔接。窗外夕阳西下,橘黄色的天空布满整个视野,虽然两天前才刚离开家,也突然莫名有点想家。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落地第一天的夕阳

接下来的日子开始疯狂找车,在澳洲没车真的很不方便。原本想着既然在珀斯city,至少火车和公交还是很方便的,那么也可以先找找工作,等看到有合适的车的时候再买就好了。可陷入了一个奇怪的循环,很多工作要求有车,或者就是有的上班很早,下班很晚的,没有公共交通,现在车价又很高。买车需要钱,挣钱又需要车。无解。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晚霞与火车

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应该抓紧找车。可是「找车」又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因为我完全不懂车,加上我脸书的Marketplace又被锁了,二手车的信息就更加受限。好在Yee帮了我大忙,她把账号借给我看车,那几天真的是沉迷于疯狂找车的状态。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一边帮Trumpet他们比赛拍照,一边找车

当然,也同时在看工作。约了一个做矿石实验的工作面试,离我住的地方不算远,坐火车可以达到。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第一张火车票

这是我第一次坐澳洲的火车,我也不知道该如何买票。好在站台上有两个宣传「Transperth」APP的工作人员,其中一个叔叔给我发传单,我便告诉他这是我第一次坐火车,我不知道如何买票。叔叔很热情地告诉我如何操作!

在等车的过程中,想着借此机会练练英文吧,于是便和他们聊了起来。我说我坐火车是因为我有一个面试,其中一个小姐姐便问我是面试什么工作?我一时语塞,因为我不知道「矿石实验」这玩意儿用英文咋说……可是又不能让才刚开始的话题就此结束,我只好说我去面试餐厅,小姐姐就问我是中国餐厅吗!我说是的,她说她很喜欢中餐,但是不会做,她觉得很难。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绿衣服的便是Tyler的爷爷

叔叔拿起他手机里的小红书,问我视频里面的中文是什么意思?我……虽然知道中文的意思,可是要翻译成英文……我也是尽力解释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否准确。然后叔叔告诉我视频里的混血小朋友是他的孙子,名字叫Tyler,超级萌的一个混血小宝贝儿。

就这样,我关注了Tyler妈妈的账号,还聊起了遇见叔叔的整个故事经过。觉得很有意思,她邀请我去家里玩耍,但我因为「沉迷」于找车,这件事暂时搁置了。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每天抬头都能看见飞机,世界在慢慢复苏

陆陆续续和两年前的朋友们见面,大家有的忙于学业,有的忙于工作。感谢大家抽空相见,并和我分享了很多澳洲的资讯。

一个人在屋子里坐着的时候,会有莫名的焦虑感,无法形容,却非常难受。走去附近的公园,坐着看看天空的云,听听树叶与风的合奏,等着夕阳落下,思考着下一刻的去向与安排。生活都挺不容易的,无论在哪里,默默给自己加油打气。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住宿附近的公园

去小海工作的餐厅吃午餐,虽然菜单上没有dirty咖啡,但是小海还是帮我亲手调了一杯,不过我没及时拍照,咖啡和奶就融到了一起。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在小海的餐厅吃饭

吃饭的时候,黑天鹅从远处游来,之前好像一直没见过黑天鹅,这是第一次见。这里可是黑天鹅的故乡,名副其实,黑色的天鹅,沉稳且优雅。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黑天鹅

托小海的福,我再次走进西澳大学的校园。之前住在北京海淀,周围全是各大高校,闲了就喜欢去校园里散步。西澳大学和国内见过的学校都很不同。大片的草地,不高的建筑,很多飞来飞去的乌鸦,阳光透过枝丫洒下斑驳的光影,视野很开阔,就是蚂蚁挺多的。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西澳大学

次日,和我的师傅Alice、Ellen见面,感慨虽然两年多过去了,但是大家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她们听说我在找车,立马帮我在脸书上查找信息。吃着饭,聊着天,也不知道怎么就提及了「抓螃蟹」,师傅说车上正好有工具,问我今晚想不想去看看。

于是她们开车带我去海边捞螃蟹。下车后,我看见天上有很多星星,忍不住惊呼:“哇,好多星星啊!!!”Ellen说:“哈哈哈,一看就是国内刚过来的!”哈哈哈,可不是嘛,超过10颗星的天空,对我来说都算奢侈品。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还遇见了好几只水母

好在当晚很幸运,捞到了一只大螃蟹。Alice说要让我尝到新鲜的螃蟹,所以立马去她们家下锅煮螃蟹。听闻Trumpet是捞螃蟹高手,等下次回珀斯,一定要和他学习一下。因为我捞螃蟹的样子,实在是很搞笑。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很实在的大螃蟹

买车啦,实话说,真的是又贵又坑,但是现在车价确实也高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房东叔叔是澳洲人,他说愿意陪我一起去看车,因为他之前是在矿上从事机械类的工作,所以我也相信他会更懂车。(虽然那时候我知道他自己买的二手车开了一周后就送去维修了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这件事就是——一个敢卖(原车主),一个敢看(叔叔),一个敢信(我),也可能是我求车心切,在房东叔叔和我说他觉得车ok,要不要买就看我自己决定了。我就买了……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看车

虽然我之前的理想车是马自达或者丰田,但买到一辆白色现代,我觉得也算不错。两年多没开车了,又重新回到新手司机的行列。回到住处休息了一下,叔叔便带我去过户和换轮胎。感谢叔叔的帮忙,一天之内,就有车了!但其实没有很喜悦,因为真的太贵了……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珀斯日落

在等换轮胎的过程中,叔叔说他看到我护照上的生日,说自己的前妻和我同一天生日!并且他还告诉我,自己26岁的孙女在英国定居,而且已经有三个宝宝了。我一时间,不知道该称他叔叔还是爷爷?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每天看飞机

等晚上Trumpet下班后,我开车去让他帮我看看情况,并托他帮我联系一下他每次保养车的车行,我想确保一下车况安全。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第二辆车

车行的师傅看完车后,告诉我车子存在引擎漏油等问题,七七八八维修下来,也需要一千澳币左右。修吧!只要能解决,虽然觉得很贵,但还是希望安全第一……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住宿附近有个菩提寺,差点就想进去拜一拜

在等待修车的日子里,我决定修好车后就北上去布鲁姆找工作。南半球的冬天要来了,珀斯的夜晚也日渐寒冷,而北部因为纬度低,处于热带草原气候,天气还是比较热的。虽然比起炎热,我更喜欢冷一点的气候。但是也不知道为何,我就一直心心念念想去布鲁姆。或许是两年多前未达成的愿望。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住宿附近的公园


和Aria、Evelyn、Hayden见面,大家聊了聊近况,嬉嬉笑笑,人和人的故事在不断发生着变化,好在大家都有过一段共同美好的回忆,时至今日想起,也依然觉得能够在如此辽阔的世界里遇见,实属难得。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机缘巧合,在离开珀斯的前一周,因为面试工作的缘故,认识了顺顺和滨哥。他们开车带我去Fremantle海边遛狗看日落,带我去参观葡萄酒庄和巧克力工厂,邀请我去家里做客看小猫。因为我说我打算在超市特价的时候去买口锅,顺顺便送了我两口锅!请我吃了串串为我送别,我也很期待他们能在冬天的时候来布鲁姆看日落。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顺顺家的Chestnut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Fremantle的海滩——这张照片的由来
我:🤚🏻👉🏻📸👌🏻?
大哥:👌🏻👱🏻‍♂️🐶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顺顺家的Nono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顺顺家的尿尿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尿尿的宝宝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葡萄酒庄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巧克力工厂

离开珀斯前,Trumpet和小海一起为我践行,现场教我在餐厅点单的英文。豪华烤肉大餐我们一直吃到了店铺打烊。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韩国烤肉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韩国烤肉

感谢Trumpet下班后还要帮我一起处理车的问题,临别前送了我汽车搭火线。独自北上两千多公里路,说实话,自己其实也有点担心。顺顺知道我要睡在车里,便给我准备了枕头、毯子、洗面奶、木瓜膏、免洗洗发水……大峻隔着12小时的时差,和我介绍北上之路可能会遇到的一些情况。Yee虽然在东边的城市也依然一起牵挂着我的车况以及工作和住宿,Joyce说路过卡村可以在她家住一宿,远在布鲁姆的Carrie帮我推荐各种租房信息以及那边的情况,Alice说来了就带我找工作,不要害怕。Ivan问我要不要在路过Carnarvon时在养老院住一晚,如果需要的话他提前帮我收拾好房间。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脑袋上有两盏灯的合照

将大家厚重的爱意搬上了车。

4月14号,到珀斯的第17天,我又离开了这座城市,一路向北,朝着未知与酷热冒险……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孤独和寂寞不一样,寂寞会发慌,孤独则是饱满的。」
可是,孤独的人啊,也会慌张。








在珀斯的17天,无非就是在孤独之城治愈孤独

投稿微信:adj-helper3
点击阅读原文可跳转至原文,关注作者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