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店,一对老人家站在门口,

我微笑着招呼:”Hi, how can I help you?”(请问需要帮忙吗?)

无应答。

我无措地望向理发师安娜。

奶奶走近,掏出小本子,密密写着字,用手比划着。示意我们想要修眉。

一瞬间我怔住了,嘈杂的背景音乐淹没在一片无声之中。

这种感觉,我懂。


临行塔斯,贪玩,在游泳池玩触碰池底,耳朵不慎进水,网罗各种方法,收效甚微。

两三日不见好转,像被封了七窍似的,和人讲话,都得凑上前听,世界就在眼前,却不能全然感知,心里堵得慌。

我没有给自己买保险,好在网路资讯完善,墨尔本也便利,即日买了Bupa(注1:)针对持有短期签证旅行者的一般险,在憋了几日后终于可以看医生帮我疏浚一下耳道,心里算是宽慰了许多。

但是,澳洲社会,做什么都讲究个预约,哪怕是家小诊所,致电过去,对方首先问的”是否有预约”,”在该处是否有常见的医生”,不然,就是留名道姓预约候着。

保险公司的雇员推荐了我主街上一家的有bulk billing(全额报销,注2)的诊所,不料人家的预约得到几日后了,焦躁紧张会削弱人的判断能力,心急如焚的我担心自己就这么聋了,一刻也不想多等,辗转找了Collins St上的一家。现场,用英文蹩脚地解释了下自己状况,前台回复,没有bulk billing,看诊费80澳币。

Bupa对于短期旅行者的险种

晴天霹雳,内心在滴血,鼻子一酸,连日和男友相处的矛盾、荷包的山穷水尽压得我委屈, 心里堵就想发脾气,但这又与他人何干,让两个小人在心里打架。对失聪的恐惧战胜了吃土的恐惧,狠心看了医生

华裔女医生,稍微检查了下,从头到尾不过五分钟,”可能中耳炎吧,我开张单子,你去药房买药滴着,三天后再来找我。”

“另外买药,自个儿掏钱?”我带着哭腔。

“对。”

前台,缴费,帮我预约了三天后。

挣的都是血汗钱,哪能那么轻易放弃,致电取消了预约。

拨电话,预约了另一家,或许是语言的问题,保险这块解释不清,我也听不明,但至少明白没有80刀那么贵,心一横,农场再赚回来吧。

墨尔本诊所给人感觉舒服,这家是由印度的女医生报名字直接来领我进去的。口音极好,无丁点咖喱味儿,大概是土生土长于此。亲切地跟我聊天,打听中国的风土人情。

我怀着殷切之心,祈盼着医生神仙似的,施点法术,把我治好,可耳朵不听使唤。医生说,”药继续滴着,现在还不能清理,怕伤了耳膜,下周再来吧。”

我一听,可慌了,这是3次每次都收80刀的意思吗?别介呀。

“可我来不了,后天就要离开,坐船去塔斯马尼亚了呀。”我回答。

“好,那你去塔斯的诊所看,不过你有些需要注意的……”说着,撕下便利贴,写下我下次需要看诊的时间、耳朵进水常用的药物和相关网站,”预祝你旅途顺利。”

我第一次看诊看得如此暖心。

缴费,bupa和这家诊所有合作,费用全部报销,长舒了一口气。

全额报销的单子

塔斯,我住的镇再小不过,从工作旅社后头的小径穿过,数着邻人的羊和草场,不一会儿就到了镇上的诊所。

脚步轻盈,这次过后总算可以和人正常交流了吧,我开心起来。坐着等护士叫,觉得怪怪的,是了——我是这群候着的爷爷奶奶中惟一黑眼睛黑头发的年轻人嘛。

护士小姐瞧了瞧我的耳朵,总算没有说什么让我再回去候着的话,心安了不少。转身出门拿器材。我静静坐着打量着周围,窗外,阳光透进来,很安静,静得像一幅画。

护士小姐端着托盘回来,让我拿毛巾抵着脸颊,头偏一侧,用大号的注射针筒往耳道里缓慢注水,细细的水流愉悦地漾进我的耳道,如果味觉和触觉相通的话,那么这是甘甜。我感到原本藏在潜水钟(注3)里的身体慢慢探出水面,山洞里沉重的石门渐渐启开,有光透进来。窗户那里似乎有些噪杂的声音飘过来,像是街头偶尔呼啸而过的车辆,像是风吹过窗棂的声响,肩头的发丝在衣料上的”窸窸窣窣”格外清脆,放大几倍,真实到不真实,我反复晃动,感知着发丝。耳朵清明了好多,或者说像被掏空了一般,好久不动用的听觉成倍增长还给我,听闻吸血鬼们感官被放大,从而格外灵敏,或许就像这样吧。

“我第一次感受到发丝摩挲的声音,原来那么好听。还有哪些失聪的人,身心疑障的人是活在怎样一个世界啊!”我欣喜到快要抱住护士小姐。

我这段短暂的无声世界的体验,像困在潜水钟里,经历过埋怨、自责、焦灼、恐惧、接受、平静与反思,放大了我的渴望,我接受不了我身体上任何一部分的缺失,一旦失去,开始拼命挣扎,去抓住,却在平常日子里无视它们。而那些常年囿于身的人呢,我们这些这个世界的正常人,又为他们、为自己做了什么?

文章来自:viola


注1:bupa,即保柏,墨尔本唐人街就有一家,有针对打工旅行签证的短期险种,
价格较合理,且能便捷快速地报销。

注2:bulk billing,指全额报销。在诊所,一般看的是GP(general practitioner),
即普通开业医生,非专科医生。
若诊所为bulk billing,即患者先付款,再凭单至保险公司报销全额37.05澳元;若诊所不是bulk billing,如第一家诊所,保险公司只付37.05澳元,余额患者自己承担。如何判断该诊所是否为bulk billing或与bupa合作,上bupa的专页可以查到。
药品方面,38澳元以内,患者自己承担;38澳元之外,可至保险公司报销。

注3:潜水钟是一种无动力单人潜水运载器,由于早期的潜水器是由一个底部开口的容器,外形与钟相似,故得此名。《蝴蝶与潜水钟》就是由法国《ELLE杂志》总编辑让-多米尼克·鲍比罹患闭锁症候群后所创作的一部小说并改编为电影。

(注:上述信息为2015年查得,若需了解更多,请至保险公司了解最新详情,本人不予以负责。)


蝴蝶与潜水钟 剧照

图片来自网络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