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澳厨房工作日记,那群人和他们的故事



好久没码字了。自从回来重新投入工作后,好像有一根画笔把现在和澳洲的生活划了一条清晰的分界线。明明才短短几个月,有些地名和曾经熟悉的人名都开始渐渐模糊了起来。不得不承认,会害怕那些记忆甚至是细节从脑海里一点点流失掉。于是打开了电脑,再回忆一点曾经。


聊聊离开前的最后一份工作吧。


那会儿刚到玛格,结束了一个月的road trip后,口袋肉眼可见的瘪了。找房子和找工作都成了头等大事。玛格是热门旅游小镇,周围又遍布了酒庄,工作机会并不少。先是在FB上看到Woolworths在招人,便电话联系了负责人,那边让我隔天带上简历去面谈。HR得知我之前在Subway工作过,说可以安排在Deli部门(熟食区)。她提到目前一周工时大概20-25小时,比我预想的少。后来她给了我一个Woolworths的员工网站,也没说是否录用,只让我注册一个员工ID后再发邮件给她,然后等通知安排induction。我回去后把ID发给她,一边等消息。


大概过了三天,wwls那边都没有答复。我在FB上看到一家酒店的厨房在招kitchen hand,抱着试试的心态拨通了FB上留的电话,对方让我当天下午六点去酒店面试。


那天下午我见到了贾斯汀,他是酒店的总负责人,其实也就是老板,一个有点跛脚的胖大叔。他看了我简历,问了些之前的工作经历,整个聊天过程算是比较轻松。我问了工资和工时,平时$25.08, 周六$30.09, 周天$35.11,还不错,不过周天只需要上早班。他说工时方面不用担心,只要我愿意,甚至可以结束厨房的工作后再做housekeeping,他可以给我尽量多的工时。但是他一再强调这个工作并不轻松,我要量力而行,他不希望员工因为工作而弄坏身体。我感觉这个人说不上亲切,但印象也不差。谈话结束后他就从旁边的衣橱拿了两件制服给我,我说我隔天要搬家,他就让我再过一天来上班。完了以后便领我进厨房参观。传统的西式厨房,一个晚班一般是两位主厨配一个kitchen hand,早班只要一位主厨和一位kitchen hand,而我就是那个唯一的kitchen hand。和主厨Aaron打了个招呼,远远看到另一个亚洲面孔的厨师正在忙活。贾斯汀说那是L,目前在镇上的Tafe读书,平时白天要上课所以大部分是晚班。


这是一家中档型酒店,据说是四星级,距离镇中心约五分钟车程。餐厅只营业早餐和晚餐,早餐是自助,主要客源就是酒店的住客。晚餐是点单制,菜单是Tapa menu,tapa在西班牙语中是前菜的意思,每道菜的分量都不大,我感觉一个人大概要点3-4个菜才够。


土澳厨房工作日记,那群人和他们的故事

Lamb Ribs


土澳厨房工作日记,那群人和他们的故事

Calamari


土澳厨房工作日记,那群人和他们的故事

Garlic Prawn


上班的第一天是和主厨K配合,也是亚洲面孔,他耐心地跟我介绍了一遍厨房。听他说话我感觉应该是华人,就问了一句他是不是也说中文,他看了下四周,小声地说他是香港人,但是老板不喜欢大家在厨房讲中文,所以以后在厨房尽量都说英文。我意会了他的意思,他想了一下又补了一句说另一位厨师L也是香港人,是他的好朋友,人也很好,有什么问题尽管问。

都是好人啊,我紧张的心放了一半下来。


K说他老婆很快就要生了,他要休一个月的年假,接下去主要是我和L还有Aaron配合。K也是whv来的,已经在这里七年了,一来澳洲就在玛格了。刚来的时候在附近的葡萄园做farm work,后来来到这家酒店也是从kitchen hand做起,升上主厨。老板帮他担保拿了PR,便一直生活在这里。这似乎也是很多背包客来澳洲后选择的另一条路,有人环澳体验生活,有人只在一个地方落地生根。


后来我也见到了L,正如K所说,是很好的人。他教得很细,比如切菜的姿势怎么样比较省力不会伤到自己。晚上下班后厨师都会为晚班的同事们准备晚餐,L有时候会偷偷给我加餐。餐厅有一道韩国炸鸡据说用的就是他的配方,那也是我的最爱,比镇上韩国餐厅的炸鸡好吃得多。他从前在香港就是厨师,在镇上好几家餐厅厨房工作过。他在镇上的学校念西厨,很快就要毕业了。贾斯汀应该是挺器重他的,老说要帮他做担保。我问他打算留下来吗?他自嘲自己英语不好,雅思要是考不过就回香港。有时候真的觉得语言不是最重要的,L像个开心果似的,餐厅的大家都喜欢他,就连冷面Aaron也喜欢和他聊天。


Aaron是厨房资历最老的厨师,在这里工作八年了。最初K就是他的kitchen hand。他是新西兰人,1米9的瘦高个。每天开着他的4×4上班,他养了一只沙皮犬,白天工作的时候,狗就呆在车里等他,特别乖。不苟言笑的Aaron,对着我常常面无表情,我一度觉得他不喜欢我。可能因为在厨房工作太多年了,他早就厌倦这份工作,贾斯汀把他调到maintenance部门,做酒店和花园的维护工作。由于K要休年假,他才回来帮忙。不过元老就是元老,不论当天有多忙多大的订单,他都处乱不惊,三两下搞定。


土澳厨房工作日记,那群人和他们的故事

每周二在酒店举行的Rotary Club meeting


我的工作主要是备料、洗碗,以及忙的时候帮厨师打下手。只有一位主厨的时候,我就要负责炸区的工作,像chips、calamari、KFC(韩式炸鸡)等等。我的菜大多是比较快好的,为了保持菜品的热度和新鲜度,就需要等主厨的菜快好了再下去做。我很享受客人的订单从厨房的打印机里打出来,厨师大声报菜名,我们开始着手准备的那个过程,很有成就感哈哈。不过这也仅限于订单不多你可以有条不紊地操作的时候,如果一下子四五张单子一起来,我就不知道要从哪下手了,脑子一团浆糊。


真的很感谢L,K休假的日子里,只有我、他还有Aaron。如果三个人一个晚班的话,一般都是主厨Aaron,他站帮厨位,我就只有洗碗的份了,偶尔帮忙做做甜点啥的。他为了让我多练习,有时候会和我说今晚我洗碗,你去帮Aaron,多练练手。有次贾斯汀进来“监工”,看到我的进步还挺惊讶的。这些都多亏了L的帮助。


土澳厨房工作日记,那群人和他们的故事

Belgium Waffle


餐厅的早餐就是标准的酒店自助,客人多的时候食物会消很快,有时候餐厅服务生忙不过来,厨房的人就要时不时出去检查,餐盘快空的时候要及时告知主厨,保证buffet台有充足的食物。要是buffet空了又正好被贾斯汀看到,他就会炸毛,骂骂咧咧的。


后来厨房又来了一位兼职厨师,叫Timo,德国人。那阵子厨房人手不够,贾斯汀安排他每周二和周四来负责早餐。他就是我之前那篇文章里写的十几年前来澳洲旅游途经玛格便爱上这里,回国后把餐厅卖掉来这里工作的那个人。他在镇上有好几份工作,在Woolworths做bakery,一家motel厨房的厨师,还在镇上的一个慈善机构做义工。他说德国的工作环境太压抑,而澳洲又太放松,他信奉中国的阴阳太极,觉得要在这之间找到平衡。这也是他选择来澳洲的原因。


从他那里,我也看到了德国人的严谨。我洗碗的时候图快,会把洗好的碗直接叠在托盘里,他看到后跟我说要晾干再收起来,不然滋生细菌是很危险的。其实大家都是和我一样叠起来的,道理也都懂,但是忙起来真的顾不了这么多。他就教我洗完后把碗放在洗碗机上面,借助洗碗机的热气把碗盘蒸干。我一开始没听进去,感觉浪费时间,就象征性地做给他看,后来发现这招真的管用,就一直沿用他的方法。他总是说Let me show you some tricks,说实话忙的时候挺烦的哈哈,但有些是我一直到现在都觉得有用的东西。


土澳厨房工作日记,那群人和他们的故事

我做的poached eggs,练了好久!


再说说餐厅的同事们。


Sanjai和Florence是一对年轻的小情侣。Sanjai是本地人,Flo是whver,阿根廷人。玛格有多小呢?我们刚来的时候住在YHA,Flo是接待我们的前台。我后来在酒店遇到她还很惊讶,原来YHA的工作只是她的兼职。Flo的性格不像我见到的其他阿根廷人那样,她很沉稳,做事也比较干练。


有一天我发现Flo已经好几天没来上班了,问了下别人才知道她去农场工作了,为了集三签。结果没过几天,看到Sanjai整个人无精打采的。K过去问他怎么了,他说Flo要回阿根廷了,因为来不及集三签,她的签证再过两周就要到期了。我挺纳闷的,要是想待第三年早就应该准备了吧,怎么等到签证快到期了才想去集三签。这件事挺不像她做事的风格的,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Megan个子小小的,是全餐厅最年长的,儿子已经读高中了。她的性格很好,特别热情。餐厅有个规矩,每天早晚班前,吧台的人都要为厨房的人准备一杯咖啡。有天Megan问我要喝什么,我点了杯摩卡,Megan面露难色,她不太会调咖啡。我说那你就随便帮我调一杯你拿手的,她说你让我试试。我喝的时候Timo来凑热闹了,问我怎么样?我说Not bad。他认真地看着我:In Australia, you can be honest. 然后眼睛眨巴眨巴看着我:不要撒谎哦(真的很八卦一男的)我说其实有点偏甜,他二话不说跑出去大喊:Elaine说太甜了!Megan马上进来对我说她下次一定帮我调一杯我爱的摩卡。这俩人也算是我在厨房的开心果。


Jeanne是法国人,比我来得晚。话很少,很多时候她都是在晃荡,分不清她究竟是不知道要做什么还是喜欢偷懒,不少人抱怨过她。Timo特别看不惯她,他甚至会当着Jeanne的面略带讽刺地说今天真忙啊,Jeanne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啥也没说。

有一次他实在忍无可忍,一直在厨房念叨:Lazy, lazy! French is lazy! Megan进来说外面有客人需要gluten free bread。一般普通面包是放在外面让客人自己烤的,而GF面包就要厨师另外烤好再端出去。Timo估计是火无处撒,开始黑脸了,说连面包都要厨房烤,餐厅的人能干嘛。转头对我说:我在厨房工作三十年了,从来都是这样,厨房的人忙得团团转,餐厅的人什么也不用干!Megan特无辜,不过她也真的是脾气好,一直哄着Timo。我尴尬症快要犯了,凭着印象去冷藏室拿面包出来烤了。Megan这才松了一口气,和我说了谢谢。其实大家都知道Timo不是针对Megan,而是气Jeanne。


餐厅有两个Junior。Mietta身材高挑长得也好看,差不多是读高二的年纪。她和L读同一所Tafe,Mietta学的是barista。有次她突然问我,你觉得上大学有意思吗?我说我是挺怀念大学生活的。她说她不想考大学。我问那你以后想干嘛?她说还没想好,可能去当模特吧,或者当个咖啡师。我想起来在这里认识的几个Junior,想考大学的寥寥无几。这好像又是东西方观念的差异了。


EJ只有16岁,因为某些原因暂时休学来餐厅打工。每次收盘子进来,看到客人吃剩的食物很多,她就会拿出手机拍照,说这些人太浪费了,要拍照发上Twitter。做错事时会全脸通红来回踱步嘴里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真的就是一个小孩子。我离开的前夕,她跑来我面前,说这是最后一天和我同一个班了,小姑娘突然害羞了起来。我们拥抱了一下,互道再见。


Leigh Ann是全餐厅我最喜欢的人了。她是苏格兰人,在玛格生活二十年了。每次见到我就特别浮夸地要跟我拥抱,演一出久别重逢的戏码。餐厅和厨房的人每次看到都要翻白眼哈哈。她和Timo是十几年的好朋友,都在慈善机构当义工。私底下可谓是相爱相杀,常常斗嘴。Timo和我说,Leigh Ann曾经和英国BBC著名的大厨Jamie Oliver一起共事过(就是网红Uncle Roger吐槽过的那位蛋炒饭大厨)。他说Leigh Ann不喜欢大家提这个事情,她觉得特别尴尬。又叫我下次见到她就问她是不是认识Jamie,看她的反应,一定很funny。我一直也没去问。得知我快要离开后,Leigh Ann老和别人说,我们一起绑架Elaine吧,不要让她走。最后一天工作日,她准备了一张小卡片,找大家签上祝福语,悄悄让L夹在我的工时表里。我翻开的时候眼眶瞬间红了。


土澳厨房工作日记,那群人和他们的故事
土澳厨房工作日记,那群人和他们的故事
土澳厨房工作日记,那群人和他们的故事
土澳厨房工作日记,那群人和他们的故事
EJ, Megan, Timo, Leigh Ann

最后就是贾斯汀了,他的作风是公认的bossy。听Aaron说他曾经在南非同时管理几家酒店,回玛格后承包了这家酒店。他们一家人就住在酒店的其中一间套房里,所以他几乎没有休息日,没事就在酒店里转悠。他会时不时到厨房来监工。几位主厨都不喜欢他在厨房,因为他会盯着你的一举一动,一旦做得不符合标准他就会干预。让本来就很忙的厨房雪上加霜。我见过他对着K大吼大叫,K就一言不发地做自己的事。事后K跟我说他就是这样,有时候跟疯子一样,但是忙完以后他又会像没事一样请大家喝酒有说有笑,习惯就好。Megan说他有钱数就开心了。

土澳厨房工作日记,那群人和他们的故事
为数不多的“酒驾”体验

我想了很久要什么时候和贾斯汀说我要离开,因为当初面试撒了个谎,说我至少会在这里呆三个月,实际上那时候我回国的机票已经订好了。其实像我们这种casual staff,就算今天提明天就走,他也确实没办法拿我怎么样,但是这样挺不负责的。一方面又觉得像贾斯汀这样情绪化,也有提完就被告知明天不用来了的风险,毕竟距离回国还有一段时间,我的计划是工作到离开西澳的前两天。听K说,之前有个法国人,做了一段时间,有天晚上给贾斯汀发了个信息隔天就不来了,害他临时到处找人。还有一个台湾主厨,曾经也是K的朋友,贾斯汀替她做了雇主担保,她拿到PR后直接就离开了,当时大家闹得很不愉快。我听完这些后还是决定提前两周和他说,让他可以开始着手招人。也是我多虑了,他并没有生气,还夸了我一通,然后让我帮忙看看身边有没有人愿意来接替我的位置。也算是happy ending了。

土澳厨房工作日记,那群人和他们的故事

回来居然也半年了。酒店的Facebook偶尔会po出招人的帖子,ig账户时不时更新餐厅的动态,一切都遥远又熟悉。

土澳厨房工作日记,那群人和他们的故事

这是我在澳洲的最后一段工作经历,算不上有趣。但就像每段旅程一样,最有意思的永远是认识的那群人和他们的故事。





土澳厨房工作日记,那群人和他们的故事


投稿微信:adj-helper3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