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睡不着,和仍在澳洲打工旅行的Leo聊了几句。他说,他要早睡,明天要早起去摘蓝莓。放下手机静止了几秒,便不由自主地嘟囔着:”F*ck!我也想去摘!!!”


我旁边就是来自台北的好兄弟Leo, 家境不错,顶着父母的反对来澳洲赚钱体验生活。他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和我卸集装箱,他说当时如果还找不到工作的话,他就得回台湾。后来我们经常一起工作,慢慢地成为了好搭档。上图是我俩刚卸完一集装箱的面粉

脑子里像演电影一样的快进着在澳洲各种热血干活儿的镜头。好奇我到底干了多少种不同的工作?翻开手机相册总结一下。我喜欢用”热血”来形容澳洲的4个月,因为自己以前从没有做过这么长时间的体力劳动。不管是为了生存也好,体验生活也罢,现在想起那段日子,不禁嘴角上扬,我觉得就够了。


从没有做过这么多种体力劳动,放一张2年前在北京创业时候的照片,这种形象可能更符合社会大众对年轻人的期待吧。

很多的巧合交织在一起让我做过:拆货柜、搬家工、油漆工、清洁工、搬砖工、刷碗工、送货员、地砖工等等。还有一些工作我不知道怎么说,一回忆吓一跳,竟然做过这么多种不同的工作。



地砖工

因为我最喜欢上面这个图片,那就先说这个工作吧。我也不知道”地砖工”的名字对不对。反正我的工作内容是把房子外的地砖一块块的撬起来,用工具把地上的土弄平,用刷子把砖上的泥刷掉再原位铺上去。



刚开始的时候还很high的拍照录视频什么的,房东不在家,周围又没什么人。我就一个人把音乐放到很大的声音手舞足蹈,可是没过1小时,我就痛苦得想死,不管是坐着、跪着还是蹲着,腰都要断掉。


最后铺完清扫的时候因为没有扫把,我只能跪在地上用手一粒粒得把土划拉到旁边的草地上。背后是来验工的老板剥削的嘴脸,很残酷很冷血。但是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很真实,有血有肉的。


这个活儿其实很痛苦,因为干一会儿就会觉得不管是蹲着、跪着还是坐着腰都是要断掉的。

总结的说,这个工作还是很辛苦的,主要是累腰而且很晒。还要一直用水平仪测量来保证地砖是水平的。有时候吭哧吭哧得干了好久,发现竟然特么不平!!!便要撬起来重做。那一刻的感觉就是除了想死还是想死!地砖工一共做了有两天吧,不算多,但印象深刻。


用图里的机关枪哐哐哐的干了一天的地,15个小时,第二天耳朵还是嗡嗡嗡的。


电镐瓷砖工

我不知道这个工种叫什么名字。工作内容就是拿着电镐,像机枪一样的东西,把家里地上所有的瓷砖撬起来。因为房主着急,大早上6点我和Leo就已经开工。第一个卧室的地砖真的很脆,水泥不是很多,很容易就搞定了。于是我和Leo心照不宣地稍微降低了速度,生怕这么简单的活儿很快就干完了,因为我们是按照时间发钱的。


除了第一个房间,其他地方地砖下面的水泥都超硬超厚!要很用力地钻!

我还不爽地嘟囔着,因为前一天晚上,工头打电话说什么这天的活儿难搞,肯定会保证我一天的工时。为此,我还推了其他的工作。可按照当时的速度,中午十二点肯定搞定。可事实是,我和Leo一直挣扎到晚上快10点其实还没有完全干完,房东实在看不下去放我们走了。


那天我们就用电镐”哐哐哐”地干了15小时!因为噪音很大,以致于第二天我的耳边还是”嗡嗡嗡”的。原来,只有第一个卧室是容易的,其他地方的瓷砖底下的水泥都是很结实很厚。我俩就这样轮流着用机枪打水泥,了解的兄弟们肯定知道,这种多年的水泥特么的真的硬!有些地方我们要全力的打很久,各个角度的尝试。


浴室墙上的瓷砖要举着机枪打,蛋疼的是全是灰尘,要硬生生地睁眼和喘气 

最后,还有浴室墙上的瓷砖,虽然不难打掉,但是要举着大机枪就比较蛋疼。最主要的是,里面的窗户打不开,全浴室都是灰尘,根本无法睁眼还有喘气,可还是硬生生得睁眼和喘气…….



刷油漆

刷油漆这个活儿是最轻松的几个活儿之一。除了味道难闻点,其他都还好。我和Leo就是边聊黄腔儿边刷,只需要注意背后工头是否来了即可哈哈。不过,讨厌的是,刷完要用那个什么喷枪去补,有时候一刮风喷的油漆就会飘到脸上身上。所以要小心的,一旦飘到眼睛里就不好了。



其实,当看到自己顶着烈日刷了一下午的墙那么白那么漂亮的时候,也还是很满足的。



拆货柜

拆货柜是我来澳洲做的第一份工作,断断续续一直在做。拆货柜是我最喜欢的工作。除了工时少,其他都很喜欢。拆货柜的工作内容是把集装箱的货搬到托盘上,然后叉车司机再把托盘插到仓库里码好。最喜欢印尼的司机大傻,和他配合总会开各种黄腔,气氛愉悦。


最喜欢这个印尼的傻×叉车司机,和他一起干活儿就是轻松愉悦,经常帮我们缠胶带。

拆什么货很重要,直接决定你是否痛苦。我卸过食用油,冰冻的鱼,罐头,方便面,面粉等等。这其中最痛苦的是食用油,这种油只能一只手去提,不好发力。久而久之,后背就会很疼。也许因为第一次拆货柜就是这种油没什么经验,上千桶油搬完后,记得当晚后背就疼成狗,睡觉翻身困难,胳膊抬不起来。



当然也有危险的时候,因为集装箱很高,所以在卸货的同时,要时刻注意上面的货是否掉下来。有次卸冻鱼,因为是冰冻的,所以盒子很滑,我的搭档就被砸了两次头,头被砸个包,眼镜被砸坏….我比较幸运了,掉下来的几次都躲过去,心里窃喜,幸好哥之前练过哈哈哈。


拆货柜的搭档很重要。因为通常都是两个人一起配合。搭档不但需要体力很好,也要会聊天。和Leo就是在拆货柜的地方认识,他就是很好的搭档,很会聊天。我遇到过体力很差的搭档,尤其是到最后的时候,托盘上层的货举不上去,你就要发扬团队精神帮他往上举。


搭档很重要,图上的这哥们儿就很赞!名字忘记了

比体力差更不好的事情是遇到三观不符,有一次和一香港的搭档,他一直在提醒我要慢点干(因为我们是按照时间算钱的嘛),不停地上厕所,出去抽烟喝水…..其实,你偷没偷懒谁不知道呀?老板又不是傻子,是不是呀年轻人。



刷碗工

这是我干的唯一的白工。本来是去应聘waiter,经理说急缺Kichen hand,原以为是厨房帮工,可以学习下厨艺。其实绝大部分工作就是刷盘子。


因为是新人,刚开始的时候肯定要分到大家都不愿意干的工作啦,像什么做披萨啊三明治啊切水果这种好活儿很难轮到你啦。相对于搬砖啊卸货啊,刷盘子的累是我不喜欢的那种累,那时候每天要刷5个半小时,从中午12点到下午5点半,加上规定要装逼的穿着劣质黑皮鞋,回家基本上就是瘫倒。



作为新人,基本上做披萨三明治这种好活儿很少分给我,不过还是做了几次,作为没有味觉的我,不知道客人吃了我做的东西什么感觉哈哈

因为餐馆在机场,周四周五的时候航班超级多,基本上就是不抬头的一直刷!要是慢的话,就要晚下班。大家都走了,你就要一个人刷完才可以走。有两次,洗碗机坏了!我就吭哧吭哧的手刷,幸好大厨帮忙,要不然真的是要刷到死。


和大厨Sandy的关系最好,经常跑我这儿背着摄像头偷偷给我东西吃。哈哈

不过,总体来说,刷碗这个工作还是比较划算的,因为白工嘛,工资蛮高,还有补助啊退休金什么的,还有重要的是餐馆里都是多国部队,土澳人啊爱尔兰人啊德国人啊毛里求斯啊印度啊菲利宾啊等等。大多数都是常年全职,气氛很融洽,大家操着各种口音的英语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


下面两个餐馆的盘子我都要刷,周四周五很很很忙


看我的工作餐,还不错炸鱼薯条

反正我是基本上都听不大利索,当地土澳人说得太快听不大懂,其他什么毛里求斯啊印度什么的又带着阿三哥的口音,你懂的。真是听不懂,哈哈哈。总之,在机场工作的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还是很开心的。


每次休息的时候,喜欢坐在窗户边上,看着飞机飞来飞去的


垃圾工

收垃圾比较有意思。我干的三种工作里都有收垃圾这一项。在澳洲,稍微大型的垃圾是要自己送到垃圾场的,而且都是要付钱给政府。


这是我们收拾的上顿的装修垃圾


所以,当时不管是给于哥做搬家还是给John做handyman的时候,都去收拾过垃圾,就是把所有人家不要的垃圾搞到我们的车上,再拉到垃圾场倒掉。这种活不累,只是有些脏,有次去一家餐馆清理,包括厕所里的垃圾….


记得这是第一天跟车干活,最后收了一车垃圾,像傻逼一样好兴奋。

收垃圾总体还是比较轻松。在机场做帮厨的时候,每天都要给三家餐馆倒垃圾,每次推着装满垃圾的车在偌大机场里走,有时遇到别人躲我的时候,我就尤其的开心。哈哈哈哈


在机场收垃圾,有时候大家会躲着我走,那一瞬间我竟然觉得好刺激哈哈,图上这天是垃圾最少的一天,每次垃圾都是满满的,有时候会比我高,我一方面要把住垃圾不让掉下来,一方面还要看路,不容易得嘞。


机场小垃圾场里的自拍,我头型怎么样,像劳改犯么哈哈哈


送货员

在机场餐馆里工作的最后两周我又兼职了库管员和送货员。每天早上我要七点准时到达我们的仓库,因为我工作的餐饮公司在我们的航站楼基本上属于垄断,有四个餐厅,一个小咖啡馆加上一个中餐馆,所以需要一个人每天在机场楼下的仓库里接货、理货然后根据每天每个餐厅需要的物料清单给他们送上去。


后来两周我又兼职了库管员和送货员,这个工作我好喜欢!因为可以在机场自由穿梭

可能因为我之前学物流的原因,管这样一个仓库对于我来说比较easy啦,除了前两天比较蛋疼地认各种酒加上不熟悉位置有些晕之外,基本上第三天我就可以应对自如。


喜欢送货员的工作,因为每天可以自由的在机场闲逛,只是每天要过10几次安检比较蛋疼,我送的每件货都要过机器。


大早上就接各种现做出来的甜品什么的,好想偷偷地吃掉所有!!!

总之,送货员的工作是我最喜欢的工作之一,一方面是比较自由,可以在偌大的机场里慢悠悠得逛,悠闲得看着各种形色匆匆的旅客。只是每天,要过十几遍安检比较烦人;


库管员需要收货验货和送货,单子上的各种缩写一度搞蒙我

另外一方面是脑力和体力劳动结合啦,因为每次接货需要对单子啊验货啊之类的,还需要动手搬货,运动量虽然也不小,但是相比于搬砖啊搬家啊卸货之类的,做送货员运动量是比较适中啦。而且还不晒!


这是我做换宿义工的青旅,我的责任是每周三天的值班加上清洁


清洁工

清洁工主要都是最后一个月在青旅做换宿义工时候经历的。当时的工作内容就是每周有三天从晚上12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值班加上清扫整个青旅。


青旅前台值班,当然这是摆拍啦哈哈

关于清扫的规定是只要早上八点的时候是干净的就可以了。因为,那时候我白天还要去机场做送货员和刷碗工,晚上必须睡好觉,所以我都是把值班电话放到枕头边然后早早就睡了,凌晨三点半或者四点起床打扫,然后6点的时候让同事帮忙值班到8点,因为我要赶公交车去机场。


除了后院的烟头难搞,其他还好啦

说实话,在青旅做清洁,除了清扫后院的各种烟头啊什么的比较痛苦之外,其他的还好,不过有时女厕所里的卫生巾还是比较蛋疼啦。


说到青旅,要提一嘴,我把跟随我5年的包永远的留在了那里,希望真的Backpack可以接管它。



说到青旅,当然不能忘了你们,下面这几个找不到合影了,只能把他们在分大麻时候的照片分享出来

除了这些工作,和于哥搬家也是很难忘的工作,这个之前的文章有详细的写。还有搬砖啊钻地啊按窗户啊按游泳池的盖布啊等等。篇幅原因就不细说啦,分享几张图吧。


搬砖那天比较兴奋,只是砖有点小有点少




人没有三六九等,工作也没有贵贱之分。第一阶段的澳洲打工旅行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个月,昨天刚刚买了回程的机票,很期待第二阶段的澳洲之行,不知道又会有什么样精彩的故事发生…….


2017年7月30日/8月15日/21日

中国广州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