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出走,三次喝酒

一个集市,七个朋友

一场新年餐,一场水饺宴

一次剪头发,一次吃火锅

短暂的日行一善,很多次的突然下班

还有我和薛薛从不缺席永不散场的流水席


-我说想从”头”开始,Grace就有这样的手艺和魔力-


-餐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米尔杜拉”白雪公举和七个小巨人”的家,

肯定是全镇最幸福的家。

之所以叫这个名字,

是因为常年住了皮肤很白的男性小公举(大哥),

和我们七个女性小巨人呀。


-是有大菜园的豪宅没错了-

几天后,

我们的”豪宅”要人去楼空了。

不知道院子里的茄子有没有长大一点,

撒下的韭菜籽有没有发芽,

院子里的罗勒还没有人记得浇水,

(虽然我从不知道它长在哪里)

邻居家”偷渡”到我们院子里的脐橙是不是可以采了,

工具屋旁边的苹果树上啊,

还剩的一个苹果别忘了。

我原以为”米尔杜拉”是为了集二签,

“不得不再痛苦地坚持一个月”的地方。

因为不想再剪葡萄,

所以离开Emerald的时候第一个扔了剪刀,

因为懒得找工作所以跟随大部队来到这里。

但却是最舍不得离开的地方,

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光,幸福到爆炸!


-同样有在农场看日出的时候-

尽管对Open box这样莫名其妙的东西束手无策,

突然袭击的黑工检查让我们逃散回家,

葡萄小车怎么也推不动,

长相放肆的藤蔓仿佛”水帘洞”,

在阳光和阴影下分出黑色和紫色肯定是严重的刑罚,

“豪宅”其实是空调和水管都会坏的虚有图表,

心疼地握着廉价的工资也要吃烤五花肉,

但却是,每一天都可以开怀大笑。


-对于网红葡萄的名字,每个人有自己的想法-

大哥车上后座的空位(副驾是Grace的专席)给我们留着,

大米的笑点你永远也不清楚低在哪里,

Grace全能到能做饭剪发还是每个大哥都想娶的女人,

Emily拖好的地千万不要弄脏,

如果萌萌的手绘是我们屋里最文艺的东西,

薛薛的逗比肯定就是宝贵的”非物质”财产,

Racheal也许是下一个豪饮酒的汉子?

还有很早就离开的潘,Kaj,学霸Connie,

我还记得你们玩”狼人杀”到眼红的样子呢。


-萌萌的水彩是家里的艺术品-


-薛薛承包了家里的笑点-

躺在地毯上聊天的时候,

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自从我不行善了,

没人用豪华的Dyson吸尘器吸地了?

在星空下偷偷把塞不下的垃圾送到邻居家这种事,

不要忘了啊;

可能是整个小镇唯一种了韭菜、空心菜、

辣椒、小葱的”大户人家”,

这件事倒是可以炫耀很久呢,

TFBOYS是我们爱的孩子暴露了”阿姨”年龄,

几点都可以开始的afternoon tea是想吃蛋糕的借口。


-在澳洲吃到韭菜烧烤是多么富有的一件事-


-要不要来吃afternoon tea呀-


-元宵节的红豆沙芝麻汤圆-

Day off的一天,

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小湖,

中午时分的湖面发着光,

脑袋里冒充的第一个词是”天空之境”。



傍晚的时候,

开着车唱着TFBOYS又来了一次,

湖边龟裂的土地有在另一个星球的错觉。

飞鸟密密麻麻地停栖在湖面上,

和倒影一起混乱了空间,

它们从不让人靠近,

随着燃烧的晚霞扑腾而起。

这时候,最美的形容肯定是: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孤独星球的景色,不孤独的我们-

Day off的另一天,

来到了旁边小镇的集市。

虽然蔬菜水果的价格在澳洲超市让人望而却步,

在集市上却美好到让人感动。

既然是集市,怎么能不来一个冰淇淋呢,

再逛逛书摊,像当地人一样坐在草地上休息。


-周末集市的冰淇淋-


-周末集市的书摊-

傍晚的散步总是会碰到恶狗,

还有透过树林铺在草地上的暖黄阳光,

提醒我们:

嘿,该回家吃饭了。


-Emily导游会来科普这是法国柏树-


-是承包了家务活的元气少女-


-散步的时候会路过光影斑驳的麦当劳-

我们看到的农场都不同,

很多时候,

早晨冷到发抖,中午再汗流浃背。

我们遇到了很好的supervisor和不那么好的,

剪过了漂亮的葡萄和让人骂一整天的,

竟然也耐着性子学会了怎么做open box。

我们发现了高度应景的”剪葡萄之歌”:

“没那么简单……”

“别人说的话,随便听一听,自己做决定”

以后我还怎么伴着这音乐,

脱掉高跟鞋拿起红酒杯窝在沙发里看电影呢。


-秋日的清晨其实想和你们去河边烤鱼-


-总是抬头能看到好看的配色-

当我累到直不起腰最后一个回家,

看到有人坐在餐桌前,

总是会哀叹:

“我肯定是我们家最辛苦的那个”,

然后洗个澡坐下吃饭,

等着你们陆续过来吐槽,

就像把所有的不快都堆到一起一举消灭,

体会”累了一天回家有口热饭吃”的无敌幸福感。


-竟然有芒果糯米冰!-


-我们喝了多少大哥的Jack Daniel’s-

也领悟了很多道理,

比如学做一件事,就是要花时间和耐心,

open box就是要花3年才能学会,

然后以最低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也有很多迷茫,

是否要继续留在澳洲,

继续做农活么?好像也挺开心,

未来会不会出现更多呢,

我们能不能找到人生的mission呢?

都说”快乐的时光一闪即逝”,

在米尔杜拉的一个月时间像百米冲刺一样,

我还记得你们笑的时候的样子和说话的音调。

当大米和Emily开始离开去小镇,

豪宅的大门好像打开来,

开始陆续说”再见”。


-清晨的湖面,候鸟留下倒影-

大哥要结束2年的work&holiday回国了,

Grace要北上去昆士兰了,

大米辗转到了海边城市,

Emily留在了附近的小镇,

薛薛和萌萌也要离开了,

Racheal还镇守着,

而身在珀斯的我,

觉得离你们好远好远。


-想念你们的狗粮和满员的餐桌-

萌萌啊,你会不会成为一个酒鬼,

薛薛啊,你什么时候会坐在自己车的驾驶位,

大哥,我们会想你的(比Grace想的少一点点),

Grace,才短短一周我的头发好像又长了呢,

Emily,我想念你的广东普通话

和麻婆豆腐和泡菜豆腐汤以及每一道菜,

(谁让我是超级捧场王呢)

大米,我们约好了要一起去玩呢,

Racheal,我都没来得及好好认识你。


-从这个角度看,有种回家的感觉-

今天傍晚在外头闲逛的时候,

我突然又想起你们,

不知怎么地想找条路回家吃饭,

又马上想到回不去了。

我进了一家韩料店,

点了满满一份豆腐汤,

一个人吃撑到有点胃疼,

难受了好一会儿。

在”白雪公主和七个小巨人”之家,

有你们在很幸福。

祝你们一切都好,

我始终相信,

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亲爱的Y君 | 图文

公众号:一米八少女 | 来源

澳打君 | 编辑

 加微信:nz-whver | 投稿

添加新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还没有评论,请在下面添加你的声音!